就,后悔_被投喂的N种姿势(穿书,H)
点众阅读 > 被投喂的N种姿势(穿书,H) > 就,后悔
字体:      护眼 关灯

就,后悔

  婚礼很顺利地完成,顾大哥走的时候还叮嘱顾软软好好跟沈琛相处,过年时早点开证明回家,那个态度跟刚开始时,简直就是360度大转变,困惑得小仓鼠心里痒痒的。

  但两人谈的什么,顾软软怎么都套不出来,问狠了,男人直接就以吻封缄。

  “你那天到底怎么跟我大哥说的呀?”这次,顾软软又不Si心地追问着。

  沈琛刚下工,天气太热,身上的衣服全被汗Sh透,懒得走前门,他翻身进的院子,然后直接将上衣脱掉,拿着桶从水井打水,哗啦地就淋了一身。

  顾软软出来时,他刚洗完,光滑结实的x膛挂着水珠,Sh透了的K子紧紧贴着大腿,g勒出强壮紧致的肌r0U轮廓,下腹中间凸起的部位,大包鼓鼓。

  无论见了多少次,顾软软都忍不住惊叹,上天对这人真的超级厚待!!!

  身材好,外貌佳,脑子还好,资本还雄厚!

  眼神忍不住瞟向他下T,顾软软眼神闪烁。

  “你是想我亲你了吗,故意这么招我。”拉着人进门,房门一关,将她抵在门板上,沈琛俯首,带着薄茧的手指m0上她的唇瓣,呼出的气息热而润。

  他的手指略微粗糙,摩擦得唇瓣有点痒,顾软软眉头一挑,鼠胆子肥了,张嘴就咬住他的手指,还=挑衅似地用牙齿研磨几下。

  某人力度如同挠痒痒般,沈琛并没有放在眼中,反倒顺着这姿势,伸着手指往里面送了送,声音微沉,“来,hAnzHU它。”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沈琛的眸sE不是纯黑的,是茶sE那种,动情时会变成茶褐sE,这是小仓鼠某次实战中发现的。

  骨节分明的手指抵着小舌头,下巴被他捏住,顾软软瞅着他那b平日深浓了几分的眸sE,还有腹下鼓鼓的那一大包,胆子小了,后仰着脑袋,小舌头用力地将他的手指往外顶。

  昨天晚上折腾的,她现在身T还酸着。

  可惜晚了。

  捏住某人的下巴,沈琛直接低头用力吻了上去,点了火就想跑,哪能呢。

  外面日光大亮,yAn光透过纱窗斑驳地洒在床上,两个人影交缠重叠着,小娇人领口大开,露出JiNg致的锁骨,掀起的衣角露出大截雪白的小蛮腰,男人ch11u0着x膛,单手撑着床板,另一只手则不安分地探索着nV人的身T。

  顾软软按住他从衣服底下伸进来的手掌,好不容易从虎口中逃出,她有些气喘,小气闷地推一把跟前的x膛,入手结实炙热,触感极佳,顾软软顺手m0了一把,口中却说着,“大白天的,沈同志请你收敛点,克制一下自己的yUwaNg。”

  “白日宣y,有人来了怎么办。”

  顾软软在村子里人缘好,沈琛没有小菜园,他们新婚后,村里的婶婶们总担心他们没菜吃,经常地三天两头拿菜过来,小仓鼠不喜欢吃青菜,但又拒绝不了,只好大部分锁着门,装着人不在家,也得亏他们住的离村子b较远,要不以某男人这随时发情的情况,想想现在房子的隔音状态,再想想隔壁人的反应,太可怕了,小仓鼠摇摇头甩掉那些社Si的场景。

  也不知道是不是顾软软点亮了乌鸦嘴的技能,她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喊她的声音。

  “顾丫头!你在家吗?”桂花婶子挎着菜篮子,站在院子外面,篮子里是满满的各种蔬菜,前两天顾软软送了两个腊兔子给他们,说是给蔬菜的回礼,她家那个眼皮子薄的媳妇就收下了,她前几日回了娘家,今天回来才知道这事,那点蔬菜谁家没有啊,更甭说值两个腊兔子,教训了一翻自家媳妇,她就赶紧摘了好些新鲜的蔬菜赶过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如果不是腊兔子被吃了,她也一并带过来还了。桂花婶子是真喜欢这个小娃娃,又乖又糯又听话。

  屋内,顾软软听出了来者的声音,她有些小庆幸地眨眨眼睛,小爪子直接上手推他的x膛,让他起身。

  沈琛眸sE深沉,盯着她好一会,身T才稍微偏侧一点。

  顾软软大喜,撑着起身,身T刚离开床面,她胆大包天,转身小爪子直直往某人下身偷袭去,按了一把就离开。

  然而,她高估了自己的速度,也低估了男人的能力。

  双臂环住某人,沈琛蹭着她baiNENg的颈脖,T1aN舐着,声音微哑有磁X,隐隐有些笑意:“给过你机会的,接下来是我的时间。”

  铁臂一般的手臂紧紧禁锢住,小仓鼠掰了好一会都没办法弄开,力竭,她直接躺平放弃了。

  桂花婶子还在门外。

  被人按在床上,双手捆在背后,顾软软咬着唇,努力地不让自己出声,然而,随着某人的动作,嘤嘤碎语还是忍不住从嘴边泄出。

  呜呜,就后悔,也不知道当时脑子是缺了哪根筋,她竟然敢老虎头上拔毛……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文儿小说;阅读更多精彩小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https://m.dianzhongyuedu.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