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拒绝_暗香
点众阅读 > 暗香 > 063 拒绝
字体:      护眼 关灯

063 拒绝

  暗香!

  在看守所的日子还是挺不错的,每天专人准备吃喝,只是因为我的拒不认罪,让他们很是头疼。对我的审讯也是日益增多,恨不得屈打成招。

  陆深沉所说的那些证据,也就是警方手中最大的证据。他们日日夜夜地轮番审问我,我确实是觉得快要熬不住了。

  当林静言又出现在我的床前时,我很是平静,“林小姐,今天打算用什么刑?其实如果你这么只手遮天,为什么不直接定下我的罪?”

  她只是温婉地笑了笑,“苏晚,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警方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证据,准备起诉你了。”

  我的笑容僵了僵,足够多的证据?是呵,他们有什么做不到的?

  “所以林小姐是想最后来羞辱我一下吗?以后去监狱看我,应该是没这么方便了。”我干脆躺在了床上,我已是无路可走,又会怕谁呢。

  林静言倒是很奇怪我的洒脱,“苏晚你可真是让我开眼了,其实我真的很奇怪,陆深沉明明通了很多关系想来救你的,为什么你宁愿坐牢都不跟他走?”

  “关你什么事。”我瞟了她一眼,心如死灰,“林小姐,我劝你别对我做什么,不然上了法院我一身的伤,只怕警方难以解释。”

  我冷冷地看着林静言离开,没能看到我害怕心慌,想必她很是失望吧。

  听着门上锁的声音,我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得发抖,杀人,坐牢,我甚至有点后悔没有和陆深沉低头。

  我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证明我的清白,除了求他。三天,明天就是我和陆深沉的三天之期。

  我紧紧捏住了床单,陷入了挣扎,成为一个杀人犯去坐牢还是回到陆家去坐牢?

  吃过了午饭,突然来了一个警察要带我出去,我正在奇怪,还会有谁要见我?

  陆深沉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绝不会提前一天来的。

  “苏晚,好久不见。”

  我穿着一身囚服,和西装笔挺的薄言之面对面坐着,实在是一副很奇怪的光景。

  “薄先生,这样的地方可不适合你。”我微笑着,心里满满的疑问。

  “我是来救你的。”薄言之笑得很是温文儒雅,眼底却是触不到底的寒意。

  我苦笑着摇头,怎么现在救我还要排队了吗,“薄先生,我从来都相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对你来说,有什么利用价值?”

  “帮我对付陆深沉。”

  薄言之递给我一个盒子,我还以为会是什么,打开发现都是糕点,震惊地看着他。

  “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吧,先吃点东西吧。”他温柔地像是一个大哥,我却是看到了糕点里满满都是毒。

  我把糕点推了过去,“无功不敢受禄,薄先生,答案我说过很多遍了,你还是请回吧。”

  比起毫不了解更难捉摸的薄言之,我宁愿回到陆深沉的身边。

  他仍是那样温煦的笑容,“晚晚,你的孩子,是陆深沉不要的。”

  他所说的话,就如同一把刀子刺在我的心口,是,陆深沉是一个前科累累的人。

  薄言之的手里多出了一条闪亮亮的东西,放到了我眼前,是一条钻石手链,很眼熟。

  “这是?”我接过手链,他该不是要送我礼物吧,这手链确实很眼熟。

  “苏晚,我不是今天第一次救你了。你还记得吗,酒店门口的出租车。”他低下了头,低沉地说了一句,“不必谢了。”

  是他!我握紧了手链,难怪这么眼熟,我妈死的那天,我从酒店仓惶跑出来,出租车上的人是他。

  我用来抵车费的那条钻石手链,就是这条。

  “那天我偷偷回国,不想被人发现,所以叫了出租车,结果刚巧救了你。”

  薄言之的微笑在我看来很复杂,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陆深沉?

  “苏晚,我只想告诉你,我绝不会故意把你逼上绝路,再来威胁你。”

  他的话让我心口一震,是,我不想让陆深沉得逞,更不想去坐牢,最好的选择就是和薄言之合作。

  我还没有开口,他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们的合作出自你的自愿,只要你不愿意了,可以随时离开我身边。不过我相信,你不会的。”

  “男人总是这么自信吗?”我冷笑了声,还是点了头,“不论如何,还是谢谢你,救了我两次。”

  “并不是所有男人都这么自信,我是自负。”他把点心推到我面前,“你安心留在这里,警方的控告就让他们去告,证据,据对不足。等你无罪的那一天,我会来接你,重回阳光之下。”

  不得不说,薄言之的话让我很心动。阳光,现在对于我来说多么的奢侈。

  这一夜,我睡得安稳香甜。睡梦之中,感觉有人在揉搓着我的柔软,熟悉的感觉让我轻声呻吟,我警觉地惊醒过来,正对上一双漆黑如星空的眸子。

  陆深沉的吻激烈地横冲直撞,渐渐吞噬了我所有的理智。

  自从林静言给我下了麻痹神经的药,我身体的反应能力就不是很好,根本就无法抗拒陆深沉的掠夺。

  看守所的床很小,他紧紧搂住我躺着,头埋在我的秀发之中。

  我倚在他胸口,“陆深沉,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要来看守所里泄/欲?”

  感受到他微微一震,更紧地抱住了我,“晚晚,我来带你回家。”

  心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是暖流流过,回家?我的眼泪几乎要控制不住,可是我想到那个无辜的孩子。

  我冷笑着推开他,他一个不稳,差点从床上跌落下去,“陆深沉,我拒绝。”

  他的表情有些震惊,应该是根本没想到我竟会拒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https://m.dianzhongyuedu.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