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道祖的争端和楚齐光的实话_旧日之箓
点众阅读 > 旧日之箓 > 第896章 道祖的争端和楚齐光的实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96章 道祖的争端和楚齐光的实话

  虚道宫所在的星系,被命名为幽渊。

  根据楚齐光所查阅的资料,在他的理解中,这是一个拥有两千亿颗恒星的巨大漩涡星系,数目繁多的种族、国家、文明生活在这个星系之中,并接受天庭的统治。

  而虚道宫则是天庭之上的存在,平日里虽然不插手天庭的日常事务以及对各个文明的治理,但却决定着整个已知宇宙的发展方向。

  也正是因为虚道宫的存在,整个幽渊就如同目前已知宇宙的中心。

  这里有着远远超过其他星系的繁华,在武功、道术、仪轨、丹药、炼器等等方面都蓬勃发展,达到了一个远超宇宙中其他区域的高度。

  而此时此刻,整个幽渊星系中的无数文明都开启了一场直播。

  无数强者或是以法宝倒映出现场的光华,或是施展道术接受那跨越了宇宙真空的光影。。

  一颗颗星球的大气上也都被展开投影,许许多多的平民或是将目光看向天空中的场景,又或者是摆弄着自己的法宝接收虚道宫的直播。

  也有道术高手直接展开仪轨,将现场的画面传入整个星球每一个人的脑海之中。

  更有许许多多来自其他星系,乃至其他星域的人专程赶到幽渊,就是为了近一点观看这一场大会的直播。

  这一刻,整个幽渊星系中有无数人将目光看向了会场,整个已知宇宙中更是有数以万亿计的生灵关注着幽渊。

  事实上早在数千个小时前,就有越来越多人关心这场会谈,会谈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各种小道消息都能牵动宇宙中无数生灵的心神。

  只因为这次天人九福的会谈结果,将关系虚道宫未来的发展策略,关系到宇宙万物的方方面面,关系到未来数百年乃至数千年的历史。

  ……

  楚齐光目前还不清楚自己接下来的一举一动不止是虚道宫,甚至已经被全宇宙的无数上位存在盯上。

  他只是在观察着眼前的情况。

  ‘我还能感觉到自己的那具新肉身在书房里,甚至能进行一定的控制。’

  ‘来到这里的似乎只是我的意识?’

  ‘那这个会场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像梦一样的虚拟世界?’

  他抬头望去,就发现眼前的世界由无尽的云海组成。

  无边无际的云海在天地之间翻滚不休,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而在那云海的中央就是这次的会场中心,一座古朴、苍茫,散发出无尽威严的巨大石台若隐若现。

  就在这时,楚齐光的耳畔传来一阵底呼,他转过头去就发现是初雨。

  显然对方的意识也被拉了过来,将同楚齐光一起参加这次会议。

  看到她惊讶的模样,楚齐光心中一动,问道:“初雨我考考你,你认不认识这个地方。”

  初雨连忙说道:“这里我怎么会不知道!这里是登神台啊!”

  楚齐光心中突然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这种不好的预感在今天已经有很多次了,他现在都有些麻了。

  此时此刻,楚齐光脸上仍旧保持着镇定,看似随意地问道:“那你可知道这登神台的来历有什么特别之处?”

  从初雨的表现来看,这登神台似乎是一个人人皆知的东西。

  于是楚齐光这次问得不是太直白,免得引发对方的怀疑,耽搁他获取信息的效率。

  ‘楚先生还真是喜欢考我。今天都考校我好几次了……’

  虽然这么想着,但初雨还是恭恭敬敬地答道:“登神台乃是虚道宫第一代道祖虚极祖师为了组建天庭、镇压气运而亲手炼制的宇宙至宝。”

  “后来又经过静极祖师重炼,此宝不但能够敕封神位,更是能掌握各界天劫,能划分道区,有着神鬼莫测之能。”

  听到这番话,楚齐光目光一动:‘就是这玩意划分了不同的宇宙扇区,导致同样的武功道术在不同区域有着不同大小的威力?’

  而初雨则接着说道:“除此之外,登神台所开辟的这一片罗天界能够从宇宙各处唤来意念,逐渐成为了历来虚道宫重大会议的举办地点。”

  “毕竟此界之内有着登神台镇压,任何人都不能撒谎,就算是历代道祖都不行。”

  听到这话,楚齐光心中狠狠地跳了一下:‘不能说谎?’

  ‘人不说谎还能活?’

  ‘不能说谎这社会还能稳定?’

  ‘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在楚齐光看来,这不能说谎的特性实在是太糟糕了,简直是破坏了宇宙的平衡,毁灭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限制了整个文明的发展。

  ‘不能说谎……竟然不能说谎……’

  楚齐光深切地感受到自己从降临到这虚道宫以后,就如同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按在他的身上,将他抓入到某个预定好的糟糕结局之中。

  如果继续一步一步走下去的话,恐怕还会有更多针对他的手段浮现出来。

  就在这时,眼前的云海剧烈翻滚了起来,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幽暗身影从漫天云海中浮现出来,环坐在登神台周围的一圈石椅上。

  每一道身影都如同一片深渊般吞噬着四周围的光线,让人哪怕穷尽目力也休想看清楚分毫,只能感受到那深不见底的黑暗。

  出现在楚齐光面前的,正是这一片宇宙的至高存在,虚道宫的最高领导层,被称为七十二道祖的统治阶级。

  光是直视这一道道黑影,楚齐光就感觉到了一阵心神摇弋,甚至他远在虚空另一头的本体内都一阵气血激荡,有种难以自控的错觉。

  楚齐光心中一惊:‘光是看一眼……竟然就能跨越时空,影响到大汉世界的我?’

  这一刻,楚齐光深深感觉到了道祖的深不可测。

  另一边的初雨更是连忙低下了脑袋,因为她怕自己直视过多以后直接失控,甚至是畸变扭曲。

  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道祖,心中也感觉到无比的震撼。

  ‘不愧是道祖啊,哪怕遮蔽了真身,依然有这样的威压。’

  ‘传说道祖们一直在参悟天道运转,因此才沾染了太多的天道奥秘,一旦展开真身的话,光是其存在本身就会导致整片星空的扭曲。’

  ‘所以道祖们从不显露真身,哪怕是隔了一层直播的保护,仍旧要这样出现,就是害怕引发不必要的灾祸……’

  与此同时,众多道祖中的一道身影传出一阵声浪。

  那声浪不但直接灌入楚齐光的意识之中,更是伴随着这一场直播扫过了整片星系,落入了无数生灵的耳中:

  “楚齐光,天人九福的开发迟迟未有进展,经过天庭雷部的查证,反而有大量资粮被转移到外域之中,对此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推三阻四,拒绝解释和问询。”

  “如今直播、登神台……还有我等,都按照你的要求到了。”

  “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了吧?”

  一听到对方所说的话,楚齐光就感觉到对方的语气之中蕴含了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显然这很可能是一名反对他、敌视他的道祖。

  与此同时,其他道祖也同样发难。

  “楚齐光,你借着天人九福的名头,滥用仙道支配地位,实施包括强迫大量修士二选一、滥用虚空数据杀熟、扰乱市场秩序等等垄断行为,你可知罪?”

  “楚齐光,你的天人九福计划之中,有成员严重泄露参与者的个人信息,有内部高层利用自身权限窃取了天庭三千六百位正神的虚空信息,你可知道?”

  “楚齐光,天人九福过度采集千年书库内存放的知识,违规使用虚空道术,并且海量知识的存储有着跨星域的安全隐患,还导致天人九灾的禁忌知识遭到泄露,冲击了天庭和道宫安全。在知识安全方面,你是不是真的做到位了?还是你自己也有牵扯其中?”

  “楚齐光,根据我上一次的突击检查,我强烈怀疑天人九福下的修士是否有合理的修炼强度,是否落实了道术安全责任,还有境界成长、虚空申诉的机制又是否健全?”

  “在过去一年,有十二位仙人在为你工作后自尽而亡,你解释一下吧。”

  “还有在深暗星系倾倒虚空污染物,导致当地七大星系文明被毁灭的事情,你可有合理的解释?”

  听着一个个道祖的声音传入脑海之中,楚齐光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席卷整颗星球的浩大海啸一次又一次轰击,传来一股股像是震荡灵魂般的冲击。

  不只是对方精神上的压迫,更是其中蕴含的信息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麻烦。

  ‘垄断市场……泄露个人信息……出卖关键技术……压榨雇员……环境污染……’

  光是随便听听,楚齐光就感觉到了一阵阵心惊。

  ‘真是……把以前我想做的事情都做了嘛。’

  ‘但我只是想而已,可没真正在这里做过这些事情,怎么能把帽子扣我头上了?’

  ‘不过,这里既然是登神台的话,也正好能证明我的清白吧?’

  ‘这难道也是算计好的吗?’

  于是在几位道祖的发言结束之后,楚齐光直接开口说道:“一派胡言,我根本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事情,也没在幽渊碰到过你们说的那些事情。”

  “总之,你们刚刚说的那些恶劣之事,我一件都没有参与过。”

  一道冰寒的声音响起,咄咄逼人道:“楚齐光,如今证据在握,你莫非还要抵赖吗?”

  就在这时,一道楚齐光微微感觉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末劫道祖,登神台前不可妄语,楚齐光既然说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些事情,那自然是他真的不知道了。”

  楚齐光心中一动:‘这是天河道祖的声音?那位叫我帮他推演剑术的道祖?’

  又一位道祖赞同了天河道祖的说法:“不错,登神台前是撒不了慌的,我看是末劫你们搞错了吧?”

  伴随着接下来几位道祖的争辩,楚齐光立刻就能感觉到七十二道祖之中,有一批在针对他,但也有一批在力挺他。

  针对他的道祖之中,以一位被称为末劫道祖的存在为首。

  而力挺他的道祖之中,则似乎是以天河道祖为首。

  这两位在七十二道祖之中显然也是非同寻常,一同立于最中央的位置。

  不过末劫道祖和天河道祖的中间还有一位道祖,楚齐光观察了对方一阵,这位站在最中心位置的道祖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也不知道对他是什么态度。

  与此同时,随着两边的道祖发声越发激烈,显露出来的矛盾也越来越尖锐,说的话似乎也越来越无所顾忌。

  而直播和现场的对话声音,也逐渐开始变得不同。

  “我看楚齐光做的不错,上次的时空扰动就是他摆平的,可是出了不少血,这一点你们都得认吧?而且上个千年的天人九灾就是你们九大宗弄出的岔子,照理来说这次天人九福轮不到你们来管。”

  “楚齐光是做了些事情,但他带来的麻烦更多。上届天庭天帝被他生生剥了九成气运,他一声道歉就想了事,搞得天庭十二部怨气翻腾,你们都忘了?”

  “气运不流转还叫气运吗?九天帝也是个废物,都已经退下来了还想要强留气运,就算楚齐光不出手我也要废了他。”

  “那刚刚说的那些事又如何?那可是证据确凿。”

  “楚齐光都对着登神台说了没做了,我看是雷部和他积怨已久,自己搞错了吧。”

  “搞错?雷部三百正神查了一年你说搞错?破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收了楚齐光的好处,但谁给好处就为谁说话,我们还怎么维持宇宙之平衡?探索天道之奥秘?”

  “巨阳!你休得胡言,楚齐光是给我门下做了投资,不过那是为了建造星桥和道院。我为楚齐光说话,是因为他的天人九福计划的确能造福宇宙,甚至未来有机会彻底重塑天道。”

  “他说重塑天道就重塑天道?我还回滚宇宙呢。个个都像你们这样,那这虚道宫干脆分家吧。”

  “好啊,你们九大宗留在这,我们就再建一个……”

  与此同时,整个星系听到的直播中,道祖们的交流仍旧温文尔雅、风轻云淡,像是经过了一层过滤。

  而现场的楚齐光听着双方的争吵,越听越是惊讶,他突然感觉到这些高高在上的道祖其实和很多统治阶级有很多相似之处。

  所谓领导宇宙未来的会议,其实本质上也不过是宇宙中最强的72人在决定未来方向的同时,又抱团分赃罢了。

  作为至高存在的他们,仍旧在渴望着更高的境界,更强的力量,更多的知识……

  楚齐光心中暗道:‘哪怕是到了道祖的境界,也仍旧无法摆脱利益分配的问题,这也许就是智慧生命的宿命吧……’

  就在这时,站在中心位置的那位道祖终于说话了。

  “谁要分家?”

  伴随着他的开口,现场立刻安静成了一片,刚刚争吵最为激烈的巨阳道祖和破碎道祖也纷纷没有说话了。

  “虚道宫,是历代道祖凝聚宇宙智慧,为了苍生未来而建立的圣地,不是让你们争权夺利,只想着自身境界、修为的地方。”

  “末劫道祖说的有道理,天河道祖说的也有他的道理。”

  “不如我们还是多听一听楚齐光怎么说的吧,让他在登神台前,把天人九福的进度好好报告一番,大家一起来看看到底有没有问题。”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