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号舍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号舍

  朱标看着刘瑾说道:“怎么上了这么多菜,刘瑾,我不是让你不要铺张浪费么?”

  刘瑾在一旁回道:“爷,您忙了一天了,奴婢想着让你多吃些,奴婢愿意领罚,您先吃着吧。”

  朱标摇摇头:“一会剩下的,你们都吃光它,不准浪费。

  等刘瑾谢恩后,朱标也就开始动筷子了,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虽然朱元璋不至于被吃穷,但是也可见一个男丁这时候有多能吃。

  朱标吃完后留下刘瑾等人扫尾,自己领着暖玉在东宫院子内转悠起来,走了一会朱标突然对暖玉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么?”

  暖玉正欢乐的在朱标身后跟着,听到这句话一愣:奴婢家中除了父母好像是有两个弟弟的,不过自奴婢小时候进了王府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朱标点点头:“可想回去见一见?”

  暖玉摇摇头:“奴婢发了月钱都会让人送出宫,但是奴婢不想见他们了。”

  朱标点点头,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朱标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暖玉,那是虽然在吴王府养了一段时间,但还是骨瘦如材,而且做事怯生生的,极为胆小,可见她在家中过的也并不好。

  暖玉如今还愿意把自己月钱送出去,就已经很孝顺了,毕竟她父母早就得了她的卖身钱。

  又走了几圈,朱标就回去睡觉了,明日还要仔细检查一番恩科考场。

  第二天,朱标起床洗漱过后,用了一碗粥,然后就直接朝着新建的恩科考朝走去,宋濂也已经到了,科举在即,朱元璋已经免了他的早朝。

  师徒俩见过礼后,就往里面走去,现是要跨过一道门,上面描绘着龙纹,意味着鲤鱼跃龙门的意思。

  院子里面也算敞亮,只是到了学子们真正考试的地方就让人大失所望了,朱标了一遍号舍,里面长五尺,宽四尺,高八尺,都是单间,每一排号房以某字为编号,约有百余间,都面向南成一长巷。巷宽四尺余,巷口有栅门,楣墙上大书某字号,并置号灯及水缸。

  朱标自己坐进去感受了一下,里面只有两块可以拆卸的木板和一把椅子,考试时两块木板叠在一起形成桌子,晚上把两块并在一起就是床,若是高壮一些的士子恐怕连腿都伸不开。

  朱标模拟了一下答卷,只感觉难受的很,就像被关在了笼子里,心中莫名的开始犯闷,朱标起身走出来对着宋濂说道:“吃不好睡不好,还要绞尽脑汁的答题,这可真是太难了。”

  宋濂捋着胡须笑道:“鲤鱼跃龙门可不得经历苦难,这点小事算什么?”

  朱标一想也是,跟考上后的光宗耀祖比起来,这点小事也不是不能忍受。”

  朱标走了一圈,也看了看传说中的臭号,可想能坐到这里的考生要忍受怎么样的折磨。

  宋濂看走的差不多了问道:“殿下可满意,是否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朱标说道:“若是考场有空余的地方,就把臭号封了吧。”

  宋濂点点头,朱标也就跟自己老师告辞了,自见过科举的那几位人才后,朱标对科举的热情一下子就降下了许多,不愿意再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

  起身直接往中书省方向走去,这时候早朝也已经下了,他准备去跟李善长聊一聊。

  一路走到了中书省,刚踏进去就听见了吵闹之声,朱标挥手制止了几位官员准备行礼的动作,走上前就听见了杨宪和胡惟庸的声音。

  双方态度都很强硬,不过可以明显感觉是杨宪占据了主动,胡惟庸不过是想守住底线。

  杨宪冷冷的看着胡惟庸说道:本官制订的章程是经由圣上批复的,有什么问题?”

  胡惟庸冷笑道:“好一个媚上欺下的中书左相,你要求我们在短短时间内完成公务,你可知道中书省下达的指令关乎社稷,有些政务不经过妥善的商讨,直接下达是要出大乱子的!”

  杨宪哼道:“那就是你们把一件事情压半个月才批复的理由?本官告诉你,中书省的行政效率必须提高,绝不可一拖再拖。”

  朱标摇摇头也懒得参合进去,这件事是论不出对错的,总不能为了行政效率随意下发指令,但中书省习惯性的拖沓政务也是不对的。

  不过这件事必然是以杨宪的胜利告终,因为他身后站着朱元璋,而胡惟庸也清楚这一点,皇帝对中书省处理事情的效率早有不满,就是特意用杨宪刺激他们。

  但是政治上的事情,不是说你知道了结果就不需要去做了,杨宪风头正劲,结合浙东党拼命挤压着淮西勋贵们,胡惟庸既然想接李善长的班,那就必须上前表态,哪怕不敌,我也绝不会任由杨宪放肆。

  朱标走到李善长的房前,他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对着朱标躬身行礼:“老臣参加殿下,殿下千秋。”

  朱标伸手扶起他:“李相太多礼了,进去说吧。”

  李善长侧身把朱标迎了进去,刘瑾则是守在了门外。

  朱标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李善长的相椅上说道:“这吵吵闹闹的相国就不打算管一管?”

  李善长给朱标倒上一杯茶,然后自己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说道:“吵闹些也好,中书省睡的太久了,早就就应当被鞭策几下。只不过都是老臣的门生故吏,老臣也不好对他们过于苛刻。”

  朱标端起杯子吹了吹:“看向李相确实是把胡惟庸当成自己的接班人了。”

  李善长笑了笑:“臣有私心,但是胡惟庸确实是有王佐之才,满朝也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何况他对殿下也是敬重有加,在臣面前多次夸赞您。”

  朱标喝了一口略微有点苦涩的茶水说道:“当朝宰相之位除了淮西人,恐怕也没能够服众了。”

  李善长也喝一口说道:“其实刘伯温也是够资格的,只不过他的性子与圣上犯冲,若真是党当上了宰相,恐怕不得好死啊。”

  朱标看了眼李善长,还是决定多说几句,李善长年纪不小了,为朱明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刘邦杀了不少功臣,但不也没杀萧何么。

  朱标打算全了朱元璋和李善长的君臣之谊,让李善长安度晚年,何况李善长也算是朱标的岳父。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