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孟子

第一百六十五章 孟子

  这场酒宴一直持续到了亥时,朱樉已经喝醉了,朱棡和朱棣扶着他下了楼梯,门口早就停好了马车。

  朱标又跟徐允恭常茂谈论了一会儿,今晚其实喝醉的只有朱樉,其余人都控制的很好,生怕在太子殿下面前丢了脸面。

  徐允恭看朱标的面色有些困意了,就轻声说道:“时辰也不早了,殿下还是早点回宫休息吧。”

  常茂也点头说道:“我这就安排人护送殿下。”

  朱标也没有拒绝,于是就转身朝楼下走去,徐允恭和常茂刚想跟上就被傅忠挤开了,看着面前魁梧的背影,俩人都有些无奈,但是也没计较什么。

  出了重泽楼街道上一片漆黑,隐隐能够听到打更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朱棡和朱棣都在马车前等着他。

  徐允恭看了眼黑暗的街道,莫名的感觉里面有好多人在盯着他们,想来是暗中保护四位殿下的人吧。

  刘瑾搬来踏凳,朱标转身看着勋贵少年们说道:“最近都收收心,准备一下去山西的事务,莫要到时候手忙脚乱。”

  徐允恭等人躬身应诺,朱标笑了笑就转身上了马车,到里面就看见了打着呼噜的朱樉,等朱棡朱棣也上车后,马车缓缓开动,常茂安排的人手刚想跟上,就被一群从黑暗中走出的人拦住了。

  为首的一个对他们拱拱手,正是亲军都尉府的统帅毛骧,常茂等人赶紧回礼,再一抬头人就都没影子了。

  徐允恭揉了揉脸说道:“行了,有亲军都尉府接管太子殿下的安全,咱们也不用担心了,都回去吧。”

  其余人互相打过招呼后也就各回各家了,他们虽然爱玩,但也很少这么晚才回家,要知道京城可是有夜禁的,规定很明确,一更三点敲响暮鼓,禁止出行;五更三点敲响晨钟后才开禁通行。

  在二、三、四更在街上行走的,笞打五十下;在一更夜禁后、五更开禁前不久犯夜的,笞打四十下,当然了疾病、生育、死丧可以通行。

  当然了,这些人都是顶级勋贵,夜间巡逻缉捕的官差哪里敢打他们,除非是运气不好,碰见不讲情面的大佬,但那也就是被踢几脚教训几句的事情罢了。

  何况这次他们又不是花天酒地去了,跟太子殿下交流感情这可是正事,估计一家老小都在府邸翘首以盼等他们回去。

  朱标撩开了窗帘,不知何时他前后都有了一辆马车在护卫着他行驶,黑漆漆的路边还可以看见不少人跪在一旁,身边是刚刚挪开的栅栏,可见是特意为他挪开的。

  朱棡看着自己大哥说道:“今晚大哥也喝了不少,现在感觉怎么样?”

  朱标放下窗帘说道:“我没什么事,老二还好吧。”

  朱棣拍了拍朱樉说道:“就是喝多了,回去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说完话后马车内陷入了沉默,兄弟三人听着老二的呼噜声回到了皇宫,深夜回宫自然没有那么简单,马车被拦了下来,例行检查过后才打开了宫门,而且只有这一辆马车可以进去。

  另外两辆马车上跳一下一群人,跟着朱标的马车跑去,终于回到了东宫,云锦领着宫女太监们迎接,朱标下马车后对着远处的毛骧挥了挥手,他就躬身退下了。

  朱标看着身后的弟弟们说道:“太晚了,你们就在这住下吧。”

  朱棡和朱棣也累了,而且回去的话他们还好先送朱樉,还不如在这睡一觉了,刘瑾赶忙指挥太监小心的把二皇子背下来,送到一处房间。

  东宫大的很,怎么可能没有地方睡呢,尤其是大夏天也不用烧暖,刘瑾去安顿皇子们,朱标也回了自己的宫殿。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朱标现在困的很,也懒得去洗澡了,躺倒在床榻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才恢复了精神,洗漱了一下就到院子里走了几圈,这时候朱家三兄弟也起床了,都是年轻人,身体倍好,睡一觉就好了,朱樉也没有头痛的样子。

  于是兄弟几个久违的一起吃了一顿早餐,然后三兄弟就告辞了,朱标则是回书房接着研究大明水师的问题。

  到了中午朱标去跟自己老爹蹭了一顿饭,然后回东宫继续研究此事,往后几天也是如此,朱标的计划太过杂乱了,趁着现在他也好好整理一下。

  直到宋濂来东宫拜见,朱标自然是亲自出去迎接,这才多久没见,感觉自己老师苍老了许多。

  朱标扶着他落座,暖玉也赶忙给他端了一杯茶水,然后宋濂用自责的语气对朱标说道:“哎,老了就糊涂了,这下我要成为千古罪人了。”

  朱标赶紧宽慰老头说道:“宋师做事向来规矩,那就到千古罪人的地步了,就算出了什么事,弟子会为您想办法的。”

  宋濂叹了口气说道:“今日老臣本在判卷,突然被圣上召见,匆忙赶到御书房,还未等喘口气,圣上就询问臣孟子所言的,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是何意?”

  “老臣熟读孔孟,自然是为圣上解释了一番,但是圣上又接着问道,孟子言,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何解?”

  朱标听到这里就感觉头疼了,孟子的理念是以民为本,也就是支持只要君王做的不好,那天下的百姓就可以造反,造反有理!

  以后世人的观点来看,这种思想觉悟可以说是很先进了,但是对大一统的封建王朝来说,那就很不友好了,尤其是对老朱这种喜欢对贪官污吏下狠手的皇帝来说。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现在大明就处于兴的事情,这点期间百姓们并不会过的很好,因为大明百废待兴,为了整体的发展,必然是顾及不到他们的。

  就像马上就要施行的大移民,这对天下来说好处多多,但对被强迫移民的百姓来说就很不好,还有兴修水利征伐外族,这些对国家来说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是对被裹挟在其中的百姓来说,却是暴政。

  如果人人都信奉孟子的话,那岂不是天天都要反对朝廷,而且孟子的话也容易被那些贪官污吏借用,朱元璋现在需要的是大力推崇中央集权,即法家所提倡的独视独断独听。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