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朝会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朝会

  朱标想了想问道:“父皇想要做到什么地步呢?如果是彻底把孟子移除文庙恐怕有些难,毕竟他是儒家亚圣,孔家那边也会上奏的。”

  朱元璋缓缓说道:“做到什么地步就看他们的了,不过《孟子》里的那些什么民贵君轻、臣视君如寇仇这些都需要删除,其他先秦典籍也是如此,如有犯忌讳的都需要删减。”

  朱标听到这里就明白了,孟子的牌位是可以挪回文庙的,毕竟朱元璋也不会真的跟一个死去多年的人计较,他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这些不符合统治的言论。

  这件事闹到最后也就是君臣互相妥协,最后谁站上风就看这期间的手段了,现在是朱元璋仗着高位直接下了手黑棋,占据了领先优势,孟子的牌位可还在外面吹风呢。

  父子俩交流了一会儿,朱标就告辞了,这件事其实对朱元璋来说并不是太大的事情,现在占据主流的是理学,孟子的那一套本身就没有人会真的信奉,能有几个县令知府做到以民为本。

  孔孟之道在他们活着的时候都没有能被统治者接纳,更何况是现在了,他们的教义早就被一代一代的修改,形成了如今独特的儒家文化,仁是精神追求,但实际上他们依旧享受着贪腐带来的享受。

  第二天一早,朱标起身到了奉天殿门前,文官们都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包括李善长刘伯温杨宪等人,他们身处这个地位,一举一动都被天下是文人士子看着呢,所以他们是必然要为孟子说话的。

  另一旁的武将们则是嬉皮笑脸的看笑话,看文官就像看傻子一样,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积极的为死人说话,他们爹娘死了都不见得这么着急。

  看到太子殿下来了,文官们这会也顾不得其他了,纷纷涌上来行礼说道:“殿下,您也是我名教子弟,孟子那是我等读书人的先贤,自宋以来就已经配享文庙了,如今怎么能就这样移出去啊!”

  “圣上恐怕是一时之怒,请殿下一会儿帮着劝一劝吧,刚刚举行完新科大考,怎么就出来这样的事情呢!”

  “自昨日起,臣就接到不少京城友人的信件,他们也都在盼望着圣上收回成命,那些考生也都人心惶惶啊。”

  朱标打着太极,也没有答应什么,只是安抚着他们,告诫万不可冲撞了圣上。

  李善长看差不多了,就让他们站好,准备参加朝会了,朱标也算被解了围,走到离奉天殿大门前。

  不一会儿奉天殿大门开启,所有人都立刻噤声,规规矩矩的跨入大殿,对着上方的皇帝陛下行礼问安,朱标行完礼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朱元璋并没有说话,下方骚动了一会儿,李善长叹了口气站出来,这就是他的责任了,他身为文官领袖,必然是要为这个集体发言的。

  李善长躬身说道:“臣听闻昨日圣上下令从文庙移出了亚圣的牌位,敢问圣上为何?”

  朱元璋开口说道:“朕读《孟子》一书,发现里面全是歪理邪说,孟轲不当为亚圣亦不应受到国家的祭祀。”

  此言一出,朝中乱成了一片,朱标甚至看见有几个御史真的流出了眼泪,这下不仅是李善长出声劝解了,奉天殿顿时喧闹了起来。

  文官们都站出来声嘶力竭的为孟子抱不平,有的在诉说孟子的功绩,有的在说着去除孟子的后果。

  反正听他们的意思就是没有了孟子,那这个天下就没有了道德,天下人心都将不稳,如果现在他们这些名教子弟的劝解下皇帝迷途知返,那还来得及。

  朱元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的表演,直到所有人都说的口干舌燥了才开口说道:“朕意已决,再有谏者以不敬论,且命禁军射之。”

  然后就起身离开了,下面的文官们呆愣愣的看着朱元璋的背影,剧本不对啊,上次皇帝要撤了孔子他老人家的祭祀,就是这么被他们生生劝回来的啊。

  朱标自然也是赶紧跟着自己父皇开溜,这些文官不敢跟朱元璋吐口水,但是对他可不会客气,要是拦住了他,朱标天黑前都别想离开了。

  武勋们看皇帝都走了,互相打了个哈哈,就勾肩搭背的商量起晚上去哪里喝酒,满口的污言秽语,根本不在乎孟子如何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御史们摸了把眼泪,瞪了这些武夫一眼,就准备回家呕心沥血写出一篇奏章,递交给圣上,期望他可以幡然悔悟。

  李善长刘伯温对视一眼,然后就回去处理公务了,他们都是成熟的政客了,这点事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

  自家皇帝什么脾气秉性他们还不知道么,真要是玩什么死谏的把戏,搞不好孟子的牌位是回去了,但他们的牌位也在家摆上去了。

  最好所有人都俩俩三三的退下了,这还是开国以来第一次下朝这么早,朱标跟着自己父皇走到御花园,其余的太监们远远的跟着。

  离开朝堂后朱元璋脸上的神态就舒缓了很多,这件事不过是帝王的一次尝试罢了,赢了自然好,输了也不过是把孟子的牌位放回原处。

  这就是地位带来的不公平,朱元璋背负着双手看起园中的花花草草,正常来说他下朝后就有的是公务要处理,时间紧张他也不敢浪费。

  而今天难得下朝这么早,朱标也知道自己父皇恐怕是有半年都没有闲工夫赏花了,朱标也没有开口说那些烦心的话。

  父子俩就这么逛了半个多时辰,期间朱元璋还跟儿子说了不少树木的习性名称,这些朱标确实不知道,他也从没有关注过。

  也有不少朱元璋认不出名,但是无所谓,皇帝金口玉言直接就给树起了个名字,身后的太监都还拿本记上了,这树在宫里瞬间有了地位。

  看着笑容灿烂的朱元璋,朱标忍不住说道:“父皇平日就该这样,儿子也想看您多笑笑。”

  朱元璋拍了拍朱标的肩膀笑道:“天下的事情总得有个人来做,当爹的苦些总好过儿子苦,你不用担心,咱的身体好得很。”

  朱标轻声说道:“您的慈爱之心我知道的,但越是如此,儿臣就越发希望父皇因为我而这么劳累。”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