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元旦

第二百四十二章 元旦

  然后俩人统一的把视线投向自己儿媳妇的肚子上,常洛华脸色一红,他也喜欢小皇子小公主,可她自己实在是做不到啊。

  这个时候远在凤阳的朱标已经喝的迷迷糊糊的被扶进屋内睡觉了,他又怎么会有不希望能回京过年呢,只不过职责所在,克己律身罢了。

  常洛华这个时候也回了东宫,诺大的宫院只有她这一个主人,云锦和暖玉伺候她梳洗,常洛华自己带来的侍女婆子在外伺候。

  本分的女孩总是招人待见,已经这么久了云锦暖玉都还是清白之身,可想而知她们不是那种狐媚之人,常洛华也有心与她们拉近关系。

  毕竟朱标念旧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的,往后东宫来的人越多,她们这些自小伺候朱标的老人就越会有地位,常洛华也不介意扶持一二。

  大小双儿把御赐的如意和凤钗都收好,不过东宫的玉如意也不知道有多少把了,暖玉把常洛华的长发疏散下来,把拿下的饰品放到一旁,太子妃貌似越来越喜欢她了,这让暖玉的小日子越发过的顺心。

  云锦则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浑身散发着柔和的气息,让人看了就心生好感,常洛华有时都不禁在心中暗想恐怕云锦当太子妃会做的更好吧。

  常洛华梳洗完之后,云锦小心的把汤婆子放到里面,太子妃体寒,还是暖和些的好,暖玉伺候常洛华躺了进去。

  常洛华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小手,暖玉的大眼睛瞬间变圆了,呆萌的看向太子妃,想着难道自己中午偷吃果铺的事情被太子妃知道了?

  云锦眉毛一挑,神色不变接着做自己的事情,常洛华看着仿佛会炸毛的暖玉笑着说道:“夜里太冷了,要不暖玉你给我暖床吧,听殿下说抱着你睡觉很暖和。”

  暖玉呆呆的看向太子妃,常洛华长得像蓝氏很是秀美,但也继承了常十万的气质,英气十足,朱标当初就是喜欢上这点。

  过了好一会儿暖玉脸颊爆红,吱吱呜呜的说了什么然后就捂着脸跑出去了,常洛华满足的把下巴埋进被窝里说道:“怪不得殿下这么喜欢暖玉,还特意把她安排在文华殿,真是可爱。”

  云锦轻笑着坐到床边给她掖了掖被子:“奴婢守着太子妃,过会儿就给您换汤婆子。”

  常洛华笑着拒绝道:“你下去休息吧,明日宫里的事情多了,都得你去操持。”

  云锦也就不再多说了,她是宫里女官之首,明日又是元旦,自然是忙碌的很,若是今夜再不睡明天恐怕真就熬不住了,于是出门叫太子妃的奶娘进去伺候。

  元旦之日五更时分,宫女们就会早起,焚香放花炮,饮用椒柏酒,吃饺子。同时还会在饺子里面偷偷包上银钱,“得之者以卜一年之吉”。

  到了天明,由一名教坊寺乐手敲击奉先门侧的大鼓,先击鼓框一声,再用双棰连续敲击鼓心,一重拍一轻拍,节奏由慢转快再由快转慢,鼓声由弱转强,再由强转弱,接着由另一名教坊寺乐手重击奉先门侧的大钟一声结束。

  随着鼓声,身穿朝服的百官开始列队于午门之外,陆续的往奉天殿方向走去,而这个时候,执事官来到华盖殿,朱元璋早在这里穿戴好衮服龙冕,端坐于大殿御座之上。执事官向皇帝行五叩之礼,叩首毕,请皇帝驾临奉天殿。

  皇帝启驾,教坊司乐队开始演奏“中和乐”。尚宝司官员手捧皇帝御玺走在皇帝前面,由导驾官作为前导。

  皇帝来到奉天殿后,已陈设于此的明扇打开,珠帘也卷起,尚宝司官员将御玺置于预先设立于御座之东的宝案之上,至此,教坊司乐队停止演奏“中和乐”。

  内赞官员高喊:“宣表目!”。宣表官员此时要跪下匍伏于地等待“宣表”。展表官取表,宣表官来到皇帝御座前的珠帘外,高声朗读“表目”,百官跪聆“表目”。

  一套繁琐的仪式后宣表结束,大殿内外的臣工集体跪拜,山呼万岁。

  之后,序班官员将宣读完的“表目”移到大殿东侧,外赞官员高喊:“众官皆跪!”代表百官向皇帝致贺的“代致词官”跪在丹陛之中,向皇帝致词:“具官臣某,兹遇正旦,三阳开泰,万物咸新。恭惟皇帝陛下,膺乾纳祜,奉天永昌。”

  说完这番话后,众官起身。此时,教坊司乐队再次演奏韶乐,百官再向皇帝行四叩礼,然后起身。

  音乐停止,传制官跪在皇帝面前向皇帝请示旨意,然后传制官由大殿东门出,来到丹陛前,面朝东站立,高喊:“皇帝有旨!”

  赞礼官高喊:“跪!”,百官再次跪倒,传制官高声朗读皇帝的旨意:“履端之庆,与卿等同之。”

  赞礼官高喊:“山呼!”百官跪地把双手举到头顶高呼“万岁”!赞礼官再喊:“山呼!”百官再高呼“万岁”!赞礼官再喊:“再山呼!”百官再呼“万万岁”!。百官山呼“万岁”之时,在场的全体人员必须齐声呼应。那声势可谓地动山摇!

  之后,再经过一系列繁冗的仪式,皇帝才能起身返回华盖殿,百官也才能依此离开。这一套仪式下来,要折腾一个多时辰。

  然后就是举行酒宴了,文武百官和外国使者都有出席,彰显了皇帝的威严和明朝“天朝上国“的地位,他们一齐向大明皇帝祝颂、呈现礼物,后半部分是皇帝赏赐百官,包括赏赐礼物、举行宴会。

  按照礼制,大宴要行酒九次,期间还要有音乐和舞蹈。比如饮第一爵酒时,要演奏《炎精开运之曲》、《上万寿之曲》,同时还要有平定天下之舞,无论是行酒,还是举箸,都必须由皇帝开头。

  哪怕朱元璋早就已经头晕目眩了,也依旧要做完这一套完整的礼仪,皇帝过年并不轻松、并不愉悦,太多的繁文礼节,太多的仪式程序。

  但自古礼乐不下庶人,为了体现敬天法祖的精神,也为了体现了皇家的威严,这些都是必不可免的。

  远在凤阳的朱标倒是逃过了一劫,毕竟他身为东宫太子按理是要跟随着皇帝走完全部的仪式的,其中还有不少专属于他的麻烦的仪式。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