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回宫

第二百六十九章 回宫

  又过了好一会儿,刘瑾进来说道:“爷,陈知府求见。”

  朱标放下手里的纸随口道:“叫进来吧。”

  与别的人不同,陈佑宗往后就是朱标与世族联系的纽带,也是他要提拔重用的人,自然要摸清底细,到底是真的有行政能力,还是就靠着家世才让杭州这么繁华。

  刚才看的就是他上任以来的所有政策,虽有依仗家世取巧之嫌,不过此人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当一个知府是绰绰有余。

  那就先调任中书省然后找个机会放到户部当个侍郎,往后也好安排,朝廷现在官职还是比较混乱,有些衙门的职责都重合了,朱标回京后也打算整理一下。

  正想着就听见陈佑宗的声音,让他起身坐下后说道:“本宫明日就回京了,江南的事情就由你收尾,做得好了自有嘉奖,若是想着瞒天过海就不要怪本宫无情了。”

  陈佑宗点点头,他自然明白殿下是担心世族在放还田亩这件事上耍心眼,这到底不是朝廷的事情,世族若是有心,那些田亩到最后还是会回到他们手中。

  陈佑宗站起身说道:“殿下放心,此事若是不解决彻底,臣也无颜上京拜见殿下。”

  他刚才回府就被自己老娘叫去了,等他到的时候全家人都在看着女儿手中的玉佩,陈佑宗一眼就看出那是宫廷御制的,如此一想什么都明白了。

  朱标看陈佑宗的神态就知道此事没有问题了,何况他也会留下亲军都尉府暗中观察,若是哪个世家真的头铁,想把所有家产都献上来,那朱标也只能收下了。

  光明正大的抄家所获可真能缓解朝廷的需要,最好是张家,朱标看了看其明面上的家产都有些眼馋,这可真不是一两代人能攒下的家业,可惜张家稳的一匹。

  朱标想了想说道:“往前是乱世,你们世家招收点死士护卫也正常,可现在不同了,朝廷不会允许你们有这样的势力存在,何况你们也清楚,再多十倍也不可能是朝廷的对手,放了吧,莫要给自己留下把柄。”

  陈佑宗躬身应诺,然后说道:“我等倒是都好说,田亩散尽也就留不下多少人了,只是不知李家如何安排,那些亡命之徒放了可能会出乱子。”

  朱标这么一想也对,盐贩子可都是极不安稳的,就是没有了李家他们也不会安心当良民,不过全杀了倒有些浪费,不如送到海上给汤鼎补充人手。

  若是真的事成了,给李家一个官身也不是不可以,贩卖私盐对朱标来说倒也不是死罪,毕竟就是生活必须品罢了,偏远地方官盐太贵了,贫苦百姓根本吃不起,可人不吃盐怎么行。

  想了想后都吩咐陈佑宗去安排,又仔细叮嘱了释放佃户分发田亩的事情,做得好了大明的发展能提速不少,江南毕竟是好地方。

  等夜深了陈佑宗才退了出去,朱标也歇下了,真想好好游玩一遍,可惜现在没有这个时间可以浪费,好比春耕的时候多努力点,秋收冬藏才能过个富足的年儿。

  第二天一早,朱标在陈府吃了一顿早饭,然后就直接出城准备回京了,城门口一大群人相送,朱标也没露面,让刘瑾下去说了几句,否则可就没完了。

  几天后就到了南京城外,朱标返京自然有不少人相迎,就连胡惟庸都来了,现在的他就是朱标也得给些体面了。

  看着地上的一群人,朱标跳下马亲手扶起领头的胡惟庸笑道:“本宫在外许久了,还未恭贺胡相升任右丞相。”

  胡惟庸谦卑的躬身回答道:“岂敢受殿下的恭贺,殿下为国北上南下奔波劳碌,臣恨不得能鞍前马后为君效劳。

  朱标笑了笑,胡惟庸这个时候还是谨慎的很那,其余官员都一一上前问候,除了文官也有不少勋贵武将也来迎接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回城,朱标进城门口的时候看向一旁地上行礼的守城将士们,领头那个分明是蓝玉,朱标冷哼一声说道:“蓝大将军现在如何,可还骄横?”

  说完也不等他回话,直接就走了,蓝玉这个家伙给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还得再压两年否则他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往后再闯出祸事朱标也容不了他了。

  朱标身后的官员互相对视一眼,上前扶起蓝玉宽慰道:“爱之深、责之切,怕的就是殿下当没有你这个人,现在还能骂你就是记得你,将军往后早晚有复起之日。”

  蓝玉也不是傻子,自然清楚朱标特意骂他一句的原因,若是太子就这么路过走了,那蓝玉才没有一点面子,沉稳的朝宽慰他的官员们说了句:“末将还要值守城门,就不多奉陪了,诸位也赶紧跟上殿下吧。”

  现在是中午了,朱标跟官员们客套一会儿后就直入皇宫,正想着自己父皇应该是在御书房处理政务,就被马皇后身边的的宫女接到了坤宁宫。

  朱标走在宫内就感觉很开心,江南再美也没自己家好啊,这种安心的感觉是在外体会不到的,走到坤宁宫门口就看见自己太子妃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看见朱标到了常洛华赶忙迎上去拜见,刚要下拜就被自己夫君拉住了,常洛华有些不好意思,朱标笑呵呵的拍了拍她的手问道:“父皇母后都在?”

  常洛华柔和的笑道:“都在等着殿下呢,父皇下朝后就来坤宁宫了。”

  朱标点点头就走了进去,里面马皇后抱着朱露哄着,朱元璋则是在一旁看奏章,不时看两眼朱露,到底是嫡出的小闺女,老朱也宠爱的很。

  朱标领着常洛华走进屋内后就看到了这一幕,笑着走上前跪下磕了一个头:“儿子回来了,劳父皇母后挂念了。”

  还不等朱元璋和马皇后说话,朱露就朝着自己兄长扑了过去,小丫头六岁了,难为她分别这么久没认生,居然还记得自己亲哥。

  马皇后也是颇为激动赶忙叫起他,朱标抱着朱露站起身,然后跟自己父皇对视一眼,父子俩在这个场合也没什么肉麻的话好说。

  马皇后拉着朱标关心起来,老朱一副专心看奏章的模样,实则认真的听了一会儿,看确实没有问题才咳嗽一声说道:“行了,谁也不敢亏待他,用膳吧。”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