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国难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国难财

  蒙古那边的事情还没传开,可过了今夜那些妇人们也就都知道了,最后传来传去传到常洛华耳朵了就不知道是什么样了,与其让她那时受惊,还不如他亲口告知。

  常洛华闻言点点头:“臣妾知道了,父王常年征战,在乱世尚能纵横天下,而今我大明军威鼎盛那就更不会有问题了。”

  朱标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岳丈号称将十万众就能横行天下,如今北方驻守将士何止区区十万,区区小战本也不打算同你说,只是怕你听到那些瞎传的。”

  小夫妻俩正在用晚膳的功夫,刘瑾进来通禀:“殿下,通政使司陈佑宗求见。”

  朱标直接吩咐道:“把他领到文华殿,本宫一会儿就去。”

  刘瑾应诺而退,朱标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吃着饭菜,常洛华也没催促,让臣下等等君主这不是恩宠么?

  朱标则是在思考该如何开口,太过强硬不好,他又不是强盗,太过柔和也不好,储君岂能求臣子,只能希望陈佑宗配合点吧。

  用完膳朱标吩咐道:“估计要谈到很晚,你不必等我了,早些睡下吧。”

  然后就出了承乾殿,宫女太监们提着灯笼领路,文华殿倒是不远,走进去后就看见陈佑宗跪在地上,朱标路过他身旁的时候随口让他免礼起身。

  陈佑宗站起身,不等朱标开口,就直接说道:“殿下急召臣来定有吩咐,还请殿下下令,臣必然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朱标一愣,陈佑宗懂事通透他是知晓的,在杭州就见识到了,可没想到如此上道,这可点都没有点呢。

  可他忘了,虽然一直没有特意召见过陈佑宗,却已经升任他为通政使司的长官,直接从正四品到正三品,这可是一步登天。

  官职分为九品,由正一品到从九品,共计十八级,正一品至正三品都可称为堂上官,从三品到正七品,称为堂下官或参上官,从七品以下为参下官。

  从称呼上就能得知这正三品有多么显贵,要知道正一品可多是虚职,正二品基本就是臣子们的顶端了,也就是六部尚书的级别,到了堂上官的地步其实资历就都差不多了,到最后就看谁简在帝心,上可总领中书统辖六部礼绝百寮,下可

  可总领一部辅佐朝政。

  陈佑宗当初还以为自己要在正四品或者从三品熬上四五年才有机会总领一部,没想到刚入朝数月就跨过了这道龙门,从此直接成为一方要员。

  现如今江南世族都已经明确表示为他马首是瞻,部堂属官各个顺从,朝堂内的同僚也愉快的接纳了他,就连圣上对他都颇为照拂,他当然清楚这是靠的谁的面子。

  说实话,他当初虽然主动投效,但也只是想着太子殿下地位稳固,想着压注等日后新皇登基有个顺龙之功,本以为圣上龙体康健,殿下在朝中应该没有太多影响力,可想想同僚们热情洋溢的笑脸,他就明白了。

  他也是宦海沉浮过的人,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人,若是处处都顺遂如意,那就说明是人家刻意奉承着你。

  朱标身份太高,每当过官,自然不清楚这其中的门道,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平常的升任,通政使司新立,自然要放一个自己的人,毕竟通政使司负责传递宫里宫外的消息,用外人不安心。

  朱标看陈佑宗神情诚恳,面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蒙古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朝廷现在粮食紧缺……”

  陈佑宗躬身说道:“臣家中还有不少存粮,若是都拿出来大概能凑出二十万石,殿下有需臣愿都献出来。”

  朱标摸了摸鬓角,这话说的,殿下有需要和朝廷有需要可不一样,看来二十万石就是陈家也舍不得了。

  不过也正常,就是户部现在都拿不出二十万石粮食,可想而知这是何等豪富了,不过这点粮食还远远不够堵上缺口,徭役赈灾打仗,那个都是惊天的消耗。

  朱标点点头说道:“陈爱卿忠心可嘉,不过朝廷岂能强征你家的粮食,如此不合礼法。”

  陈佑宗当即说道:“岂是强征,臣得蒙天恩浩荡,早有报效之心,正逢朝廷有需自愿献出粮食此乃美谈,何人敢多嘴多舌。”

  朱标笑着摆摆手,还是那句话,朝廷是秩序的建立者和维护者,现在他是为了正事,可这个例子一开,那往后的王公是不是就可以随意压榨世家商贾了,这对社会发展不是好事。

  朱标此次不仅是为了征粮,还是为了建立朝廷的信誉,信誉关乎到以后朱标一系列的计划,绝不容有损,就比如往后的纸币,你没有信誉如何让百姓愿意拿真金白银换用轻飘飘的纸张。

  总不能还走老路,靠着老朱同志手里八十米长的大刀,让天下人哭着被迫承认这是钱,这样的体系到时候难免崩溃。

  说实话,历史上大明朝廷的信誉确实不好,明知道宝钞制度崩溃了,依旧还在疯狂印制,明摆着就是靠这个剥削世家商界和百姓,尤其是老朱和朱棣,这俩人完全不懂经营,就知道肆意印钱然后去砍人,至于之后的事,老子砍外族都赢了,你们还敢跳?

  朱标敲了敲桌子说道:“你的家财都是祖上辛苦攒下的,朝廷没有白要的理由,不过朝廷现在确实有较大的缺口,若是不管不顾从各地抽调,那么刚刚安稳下来的百姓又要活不下去了。”

  “本宫的打算是想要以户部和内务府的名义向世家商贾借,三年后就会以新粮还上,还会有利息,陈爱卿以为可行吗?”

  陈佑宗眉头紧锁说道:“恐怕很难,臣在殿下面前不说虚言,现今粮食比银子更值钱,是硬通货,北方中原都缺,只要费时间贩卖过去还是有不少挣头,尤其是听闻陕甘最近发生百日干旱,河沟干裂水渠断绝,已经有不少人朝那边运粮过去准备大赚一笔了。”

  朱标眼睛眯了一下,果然有敢发国难财的,这次非得狠狠杀一批,正好,那些粮食也都可以扣下,直接当救济粮用,省的朝廷还要浪费时间运动,如此那就让他们去运吧。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