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好言难劝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好言难劝

  李文忠还是遗憾的叹了口气,望子成龙之心人皆有之,不过朱标说的也是实话,顶级勋贵又何须太过聪明,只要牢牢抱住皇帝的大腿,代代富贵是有了,太聪明才容易出问题。

  何况李景隆也不错,至少是个不错的演员,否则也不会把大好局势活生生的演输,永乐时期人家可是凭着这个授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子太师,增加岁禄,列于群臣之首风光无限,那些靖难诸功臣都为此愤愤不平。

  朱标喝了一口刘瑾端送上来的茶水,李文忠此时也放平了心态笑着念道:“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世上又岂有十全十美之事,是臣太贪心了。”

  朱标不可置否,沉默了片刻后李文忠开口道:“如今臣这国公府就没有闲着的时候,真是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朝中不仅是武勋在贴近,就连中书省官员和六部都有不少人送来过拜帖,臣能推的都推了。”

  朱标缓缓点头吩咐道:“文武分列,中书省和六部官员你不要见,那边本宫自有安排,何况肃清吏治可还远远没有结束呢,那些文官能活到最后再谈其他吧。”

  李文忠点点头,他自然不愿意跟文臣有过多的接触,能作为太子在军方的代表已经足够了,若是再贪图文臣,那他自寻取死之道了。

  当年的李善长不就是如此,否则以他的身体在干五六年也没问题,那就至于早早的回乡荣养了,这还是圣上看在李善长劳苦功高和君臣之间的情分上。

  李文忠接着说道:“自巩昌侯郭兴之后,其余侯爵也都在靠拢,天天都有人请赵庸他们几个在京各处青楼酒肆寻欢作乐。”

  朱标皱起眉头说道:“如此下去不好,纵然父皇不会怪罪,但吃相也太难看了,表兄你看着筛减一些,不要怕得罪人。”

  李文忠苦笑着回答道:“臣自然是不怕得罪谁,只不过觉得用些可惜,都是能征善战之辈,现在又都手握实权,就这么放手实在是……”

  朱标摆摆手:“能征善战者多是骄兵悍将,表兄是宗亲,理当知晓这些人的危害,现在他们托庇在本宫麾下,哪怕是刑部和大理寺也不敢对他们下手,这不是本宫想要看到的。”

  李文忠点点头,储君之位牢不可破,又不需要跟其他皇子争斗,无论文臣武将都不需要收笼太多,等日后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朱标随后敲了敲桌子吩咐道:“先敲打一遍,让他们遵纪守法,怎么享乐无所谓,但绝不能贪赃枉法,更不准欺压良善,天下太平了,若他们还是按照乱世的章法做事,那早晚难逃死劫,区别无非是父皇下手或是本宫下手罢了。”

  ————

  李文忠站起身躬身应诺:“臣明白了,好言难劝该死鬼,那些肆意妄行之辈臣会把他们踢出去。”

  朱标挥手让他坐下:“好言难劝该死鬼,表兄说的不错,朝廷肃清吏治绝不仅仅是针对文官,勋贵也在此列,只不过到底是开国功臣,父皇想先以文臣的血警告他们,若是冥顽不灵……”

  李文忠是勋贵但他更是皇亲国戚,闻言之后也没有太大反应,沉声点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正事说完气氛缓和了许多,朱标随口调笑道:“陈佑宗可曾来拜见过?”

  李文忠脸色一红:“来了,还送了臣万两银子,让殿下见笑了,臣仰仗天恩一家老小吃喝用度是够了,只不过当年随着臣征战的那些弟兄,或死或残,家中生计难以维持,臣这才把主义打到了江南世族身上。”

  朱标闻言笑意真诚了些:“本宫自然是信得过表兄的,将士用命其身后事本该有朝廷负责,父皇也下旨安顿了,如今还是连生计都维持不了,看来是有人中饱私囊了。”

  李文忠叹了口气:“这些事都是兵部和户部负责处理,臣也带人去讨过公道,只是他们互相推诿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朱标闻言也不意外:“这件事本宫会亲自盯着,等北方平定了,军中必然是要走精兵路线,兵卒们的生前身后之事乃是重中之重。”

  李文忠闻言松了口气,凭他自己能照顾的能有几人,这种事唯有朝廷才能做好,只要殿下意志坚决,他们再从旁看顾,最起码能让伤残兵卒有个生计。

  之后俩人就这茶点谈论起了北方情况,李文忠少年从军,跟着徐达常遇春邓愈等名将百战还生,其见解也有独到之处。

  等谈的差不多了,李文忠突然问道:“颖国公功高不假,可这封赏是不是太过了,毕竟巴蜀不过固守之势,被攻克不过是早晚之事,不知圣上是何用意,还请殿下解惑?”

  朱标其实也刚想明白,淡淡的吐出一句:“京中不可无大将。”

  李文忠闻言一愣,宋国公冯胜和卫国公邓愈虽然都外出镇守偏远地区了,但京中还有中山王徐达,而且他李文忠也自问不弱于人。

  难道圣上有意让他和徐帅都离京镇守?可没有理由啊,又没有大战,北方有常帅就够了,南方云贵跟巴蜀一样,不过是依仗地利固守罢了,根本没有威胁,西面乌思藏也颇为安稳,何况他们内部有何动静根本瞒不过大明的眼线,东方沿海倭寇也不过是癣疥之疾。

  朱标见他想不出来就开口指点道:“刚才跟你说什么了,肃清贪腐的屠刀定然要落到勋贵头上,骄兵悍将是最让朝廷头疼的问题,你和徐帅麾下都有众多党羽,都挤在京城只会拖延处理的时间。”

  李文忠虽然早有准备,但没想过会太严重,本以为就是挑一些性格恶劣的杀鸡儆猴,可这要把他和徐帅都调离京城,那么看来就不仅仅是要杀鸡了。

  朱标幽幽叹道:“父皇不仅仅是淮西人的皇帝,更是天下人的皇帝,纵然有你和徐帅压制,但某些公侯越来越过了,仗着自己是淮西出身,竟然都把手伸到了中书省。”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