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宝印

第三百九十八章 宝印

  林林总总写了十余封信件,交给刘安让他安排人送出去,这时候韩政正好过来拜见,他身为护驾主将自然是不会离朱标太远的。

  让韩政起身后朱标问道:“查的怎么样了,庆阳府的赈灾粮食都在何处?”

  韩政站起身后说道:“殿下,经探查赈灾粮食大部分都安放在庆阳都指挥使司,每日都只是拿出一点赈灾,具体剩余数目根本无从探查。”

  朱标了然的点点头,果然还涉及到了地方卫所:“此处卫所的指挥使是何人?”

  韩政回答道:“昭毅将军何承,曾跟随汤帅南征北战。”

  汤和的麾下,怪不得连个勋爵都没捞到,只是加了个三品的武散阶,镇守的地方卫所也不是个富裕的地方。

  朱标还真不记得这个何承是谁,没有什么印象,也就是说此人无论是开国前还是开国后,都没做什么大事,应该只是个平庸之辈。

  “此人你可曾接触过?秉性如何?”

  韩政面色不太好:“当年末将奉命分兵扼守黄河,断绝山东援军之时倒与他接触过,此人强匪出身只认汤帅,当年对上位就多有怨言,言说上位能有今日还不是靠着汤帅一力扶持…”

  朱标眉头一扬,这种人其实也不少,徐达常遇春麾下也不是没有,只不过汤和麾下尤多,毕竟汤和比老朱大三岁还早入军,汤和当千户的时候朱元璋徐达等人还都在老家为生计发愁呢。

  若是排资论辈的话汤和确实是淮西部将的老大哥,至于更后来的常遇春就更不必说了,这可不是小事,在古代乡党之中,老大哥的地位应该是不容后来小弟动摇的。

  朱元璋越过汤和其实弊病颇多,尤其是在一些耿直的乡党弟兄眼里,所以汤和一直备受打压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甚至最后在军中的领导权还被徐达常遇春越过,这里面要说没有朱元璋的意思就怪了。

  开国后被用于杀鸡儆猴的还是汤和,不就是因为汤和资历老体量够大么,不过好在汤和是个平白人,一直把自己的位置摆的明明白白,到了如今老朱也得承情,巴蜀事了后必然是要受封国公的,不高不低富贵传家之本。

  不过汤和明白,他麾下那些骄兵悍将可就没有那么清醒了,韩政的意思就是提醒朱标要小心,这样一个本就对朱家不满的莽夫,一旦自知事情败露必死无疑的情况下,定然会反噬朱标。

  乱世出来的将军,可没有多少敬畏之心,多是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的凶悍之辈,临死前杀了朱标让朱皇帝流流泪也是一件快事。

  朱标抚眉问道:“王世坚如今到哪里了?”

  韩政回答道:“按照殿下的吩咐,王世坚已经到了平凉府。”

  “平凉府的卫所指挥使是谁,本宫记得应该是费聚的人吧。”

  “定远将军王六确实曾跟随平凉侯费聚,不过……”

  听韩政说到一半就犹豫了,朱家就知道这个王六估计也是属于贪腐集团的一份子了,那倒是有些麻烦了,两个州府卫所的统领竟然都与侵吞赈灾粮食的案件有关。

  那朱标纵然表明身份,都不好办了,陕甘天高皇帝远,这里的卫所兵卒定然也是得了好处的,犯了罪可就上了贼船,倒时候被自己上官一激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朱标算是知道为何历朝历代皇帝都是宁愿来来回回派遣钦差大臣,也不会派皇子或者自己亲身暗访,实在是有点危险,毕竟贪污赈灾粮款本就是满门抄斩的罪责,谁也不怕再多点罪名了。

  朱标敲了敲桌子,韩政开口劝道:“殿下,咱们还是先退回去吧,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况是您了。”

  朱标仔细的考虑一下说道:“本宫记得西安府驻扎着一只朝廷准备用于镇压陕甘灾民造反的驻军。”

  韩政回答道:“西安府地处紧要,北濒渭河、南依秦岭,八水润长安,十多个王朝在此建都,本就有大规模驻军,陕甘灾情一起,朝廷就令南阳府河南府的驻军在西安集结,如今是由宣宁侯曹良辰统领。”

  韩政语气一顿然后坚定的保证道:“殿下,末将不敢保证曹良辰没有涉嫌贪污,但可以保证他对圣上以及殿下的忠心,他纵然是死也绝不会伤害殿下。”

  朱标神情一松,西安驻军可以说是大明在西方最大的军事力量,其统领必然是朱元璋的心腹,何况宣宁侯曹良辰朱标是认识的,与韩政一样,都在天下形势未明时没有采取观望态度而主动归附朱元璋的将帅。

  自己父皇的眼力朱标是相信的,有曹良辰在那朱标也就安全多了,只是绝不能随便表明身份了,务必要等到绝对安全才能清理贪官污吏。

  朱标书又写了一封信,然后让刘安取出太子宝印,一齐交给韩政说道:“你亲自去见曹良辰,若有不对持本宫太子宝印接管西安驻军。“

  韩政躬身接过方四寸,厚一寸二分,状若蹲龙的太子宝印,早在年初圣上就曾下令,太子印玺形同皇帝信玺,可以调令地方驻军护驾。

  西安驻军本就还有南阳以及河南的驻军指挥使,并不是曹良辰一人说了算的,哪怕曹良辰与陕甘牵扯过深,东平侯韩政持着太子宝印也足够接管西安驻军,这也是朱标以防万一的准备。

  韩政下去后朱标又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回房睡下,计划要加快了,他等的了受灾百姓却是等不了太久了。

  第二天一早,朱标独自用了一顿简单的早膳,清粥咸菜馒头,陈炳先也是聪明人,知晓朱标在这个时候不想吃喝享乐。

  等朱标吃完了,陈炳先才进来禀报道:“公子爷,您吩咐的事情查明白了,不过现在人都在府城大狱内。”

  朱标喝着凉茶示意他接着说,陈炳先掏出一份名单说道:“平阳府原本有两名同知,除了昨日见过的张恒,还有一位曾世麟曾同知,不过被钦差弹劾以贪污公款之名上奏朝廷,被下令暂且收押,等刑部官员来审核,除此外还有两名县令,三名通判…………”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