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四百九十六章 挨揍

第四百九十六章 挨揍

  不过听这动静儿也确实得快点进去,老二如今都是十五六的少年了,不是原来的皮孩子,封王之后也是要脸面的,如今这么不管不顾的在后宫哀嚎惨叫,可见是真疼了。

  那几名值守的侍卫也是满脸苦色,最难的莫过他们了,若是可以选择,他们宁愿去替晋王挨揍,也不想夹在皇帝与太子之间。

  放太子爷进去,无异于是违背皇命,不放那就是得罪太子爷,往后岂能有好,实在是进退两难。

  最后若是逼的太子爷强闯,那种状况他们肯定是不敢拦的,伤到太子必然是死罪,弄到最后两头不讨好………

  朱标没朝着侍卫们生气,奉命办事忠于职守岂有罪责,若是这点都不能体谅,心胸是得有多狭隘。

  “尔等忠于职守理当夸奖,不过权衡变通也是要的,圣上何等英明,岂会料不到你们阻拦不住本宫,无非是多拖延一会罢了,否则方才直接下令让你们去抓回这个报信儿的小太监岂不更方便?”

  侍卫们见太子殿下屈尊降贵心平气和的同他们讲理都是心头一暖,猛然涌起冲动想直接给殿下让路,大不了事后被责罚一顿,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罢了。

  其统领挥手,让侍卫们让出道路,然后朝着朱标拱手道:“圣意高远臣等不敢揣测,只懂奉命行事,请殿下指点。”

  朱标没回答,只是朝着刘瑾使了个眼色,刘瑾当即朝着统领扑了上去,其余宫女太监一愣,然后也都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把其余的侍卫埋没了。

  一群小太监小宫女能有什么力气,岂能比得过千挑万选出来的禁军虎贲,只不过是侍卫们配合罢了,否则就是不还手,手挽手结成人墙也能轻松将他们拦住。

  这个场面也是有趣,一摞摞人山叠了起来,最下方是捂着脸趴下的侍卫,其上是小太监,最上面则是不断娇斥的小宫女们,各个神采奕奕,仿佛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青涩的小脸上绽放出耀眼的光彩。

  朱标看的发愣,而他脚旁跪着的太监却是急的不行,他可不管那群宫女现在有多耀眼,一心惦念着他的主人。

  “太子殿下,咱们快点进去吧,晋王殿下都没声了,奴婢这心都快跳出来了,不会出事了吧?”

  朱标这才回过神,想起自己还有个弟弟,赶忙朝着里面跑去:“好样的,等回宫后各个有赏!”

  又是一阵欢呼,底下的侍卫们脸色更红了,别管怎么说,被一群小太监小宫女拿下这件事一传出去,定然是要被同僚耻笑的。

  “你个畜生东西!猪狗不如,咱今天非得打死你,省的以后给咱丢脸!”

  啪!啪!

  终于快到地方了,朱标心头一跳,刚才朱樉的声音没了,他还以为是老朱打得差不多停手了,可现在这动静好在揍啊,那怎么没动静了?

  不会真的打死了吧,卧槽!

  朱标暗骂一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去,后面的小太监都被拉下了,终于过了一道回廊,看见了朱元璋高举的木棍,以及地上刺眼的血迹…

  “父皇别打了!”

  老朱听见耳边传来的声音,手中的木棍狠狠落下,仿佛生怕再晚就打不着了,一棍子生生震散了一层血,被打的那个也是身子颤动了几下,也不知道是被活生生打醒的,还是听到救星的声音苏醒的。

  “圣上别打了,皇爷别打了,奴婢们求求您了,晋王殿下都昏过去,太子殿下也到了,您停停手吧,要打就打奴婢们吧,再打可真要出事了啊。”

  俩人身旁跪着几十个太监宫女,清一色的额头泛青,可见都是求老朱息怒求了好久了……

  朱标冲上来抱住自己父皇的腰杆,嘴里穿着粗气,后宫的路七扭八拐,他以冲刺的速度跑,方才一个大拐弯好悬没直接扑到池塘里,这要是没抱住自己父皇,他也得趴在地上了。

  “别…别…打了,父…皇,有话好说,二…二弟有什么错,儿臣…儿臣管教……”

  朱标感觉喉咙发甜,有铁锈的味道,也幸亏这辈子身体比上辈子强,不是亚健康状态,要不跑半道就趴下了,从东宫跑到这儿七扭八拐的,还穿着一身束手束脚的衣袍,可真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

  被朱标这么一扑,老朱晃了晃身子,用手中的木棍撑住了,他也是满头大汗嘴里喘着粗气,抡棍子打了这么久,他也累的不行了。

  跪在一旁的人想上去搀扶,可有不敢,只能眼巴巴的瞅着,而地上趴着的朱樉也是恢复了神智,略微扭过头看见自己大哥的身影,张嘴便虚弱的哭嚎了起来:“大哥,大哥救命,父皇要打死我了,呜呜呜…”

  朱标在自己父皇背上抹掉额头上不断滚动的汗珠,然后松开环住老朱腰杆的双手,朱樉身下的血液都有一摊了,看着吓人。

  朱标趴到朱樉身前嘴里念叨着:“没…没事了,大哥来了,你感觉怎么样,屁股还有感觉吗?”

  朱樉面色发白抽泣道:“疼,又麻又疼,大哥我屁股好疼,呜呜~”

  朱元璋双手拄着棍子,下巴贴在双手上,看着自己长子脖颈处的汗珠,以及明显粗重的气息眼中透出欣慰满意。

  朱樉屁股处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可见打得确实不清,朱标伸手摸了摸他的腰眼以及臀股部分,一碰朱樉就是一阵哀嚎抽泣。

  朱标大大的松了口气嘴里念叨着:“还知道疼就好,腰没断,骨头没伤到。”

  然后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骨头没伤到,只是皮肉伤就好说了,老二虽然总有些小心思,但怎么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两世为人连朱棣都能容下,更别说一个脑子不聪明的朱樉了。

  一旁的朱元璋则是气哼哼的说道:“标儿让开,咱今天非得打死这个狗崽子!”

  言罢那棍头都被血液染红的棍子再次高高举起,朱标这才看到,原来棍头上面是有几根木刺,流这么多血是皮肉被划破了,不是被生生打出来的。

  老朱到底还是爱自己子嗣的,朱标这才真的放心下来,他刚才就觉得不对,依自己父皇的性格,朱樉纵然犯错了,也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原来还是举的高落的轻…

  不过他都到了,也不能再看着朱樉挨打了,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疼却是真的疼啊,皮开肉绽的屁股,碰一下都要一哆嗦,更别提坚硬粗糙带木刺的木棍再落下了。

  朱标撑地抱住自己父皇的腿:“父皇,不能再打了,您教训的也差不多了,老二肯定知道错了,后面的儿臣教训他,定然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让开,说教有用的话,这小子还能这么浑?咱今天就得让长个一辈子的教训!”

  这时候马皇后同一群嫔妃也急匆匆的赶来了,所有人入眼的画面就是,皇帝神色狰狞的高举着带血的木棍,地上躺着流血虚弱哀嚎的晋王,太子紧紧抱着皇帝的腿哀求。

  这个刺激不是一般养尊处优的妇人能承受的,几声娇吟过后,瞬间后仰躺倒几名妃嫔,中而晋王朱樉的母妃李氏,也捂着博大的胸怀仰了过去,但心念爱子坚持着没有昏倒。

  “娘娘,求您快救救晋王吧,怎么都打成这样了。”

  “就是啊,太子殿下竟然也没拦住,可见圣上是动了真怒,也不知道晋王殿下是犯了什么大错。”

  “晋王向来胆大……………”

  妃嫔们胆子大些的也看得脸色发白,但靠着本能还是开始了窃窃私语,只是没一个敢去上前,唯有马皇后面色不变步伐坚定的向前走去,母妃也赶忙跟了上去。

  朱标也看到自己母后来了,刚要松一口气,就感觉自己胸口被老朱用膝盖顶了一下,心思一动,朱标就转身顺势扑到了朱樉身上,瞬间就感觉一个棍子落在了他背上上。

  较为沉闷的声音响起,整个天地仿佛都安静了,方才还吵杂喧闹的声音瞬间停滞了,所有人的眼睛都要鼓出来了,就仿佛被吊上岸鱼一般,张着嘴却呼吸不到空气。

  最先有反应的就是远处的妃嫔们,又是两个意志不够坚定的昏了过去,好悬后面的侍女没接住,实在所有的都处于一个目瞪口呆的状态。

  晋王挨打没什么了不起的,虽然这次看着惨烈了些,但在众人心中也就是那样,反正大的这几个皇子们都皮实,自小就被圣上打出来的。

  可太子殿下不一样,那可真是圣上的心头肉,纵然入宫晚些的也知道,太子自幼受尽宠爱,圣上别说动手打了,连大声责骂都从没有过的。

  这下周围的太监宫女们也不再跪地哀求了,纷纷站起身拦在地上的俩人前面,将皇帝同两位殿下隔开,若是要打这棍子也只会落在他们身上。

  他们心中都清楚,晋王挨打他们敢上去拦,那是死罪,可太子若是挨打了,他们敢不上去拦着,别说太子殿下会不会处罚他们,圣上消了怒回过神也会重惩他们,竟然不知道保护太子,那时候才是万死之罪。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