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深渊_空战之王
点众阅读 > 空战之王 > 十九 深渊
字体:      护眼 关灯

十九 深渊

  周至寒就是想要坂本龙之介的命,堂堂正正的要。

  比赛是你坂本龙之介要求的,我可答应,可不答应,我在比赛当中加入酒的元素,你坂本龙之介也可答应,也可不答应,既然你答应了,就是你自愿的,我没有强迫你,所有学生都在现场,可以证明比试双方都是自愿的。

  你坂本龙之介如果死了,跟我周至寒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就算坂本龙之介不死,这次比拼,也让他元气大伤,说不定变成一个比死还要命的废人。

  西点军校里的学生大多都是欧美人,他们在体质上占有先天优势,但硬拉这一项运动,如果没有经过专门训练过,就是欧美男人也很难做到拉起80公斤,更别说硬拉15次。

  而就目前来说,亚洲军校里对于硬拉也没有特别要求,可练可不练。

  80公斤硬拉,在亚洲也算是比较强的了。

  100公斤硬拉,在亚洲范围内,已真正踏入强者之境,即便是在大力士很多的欧美军校,也是非常优秀的了。

  军人历来尊敬强者,谁也没有想到,身体看上去并不是很强壮的周至寒能够硬拉80公斤15下,这一成绩,在即放在将毕业的大四学生之中,也能算上中等。

  如果周至寒能拉起100公斤,那么,他在整个西点军校,绝对能够进入前200名,这对于一名来自亚洲的大一留学生来说,绝对是荣耀

  负重2公里跑,360米折返跑,水中憋气拉硬物行走,甚至包括单杠卷福在内都有很多技巧,但硬拉,更多需要的是强壮的身体,对技术的要求相对较少,而周至寒不是很费力就完成50、80公斤硬拉,现在准备挑战100公斤,这让许多学生开始对他刮目相看的同时心生羡慕或嫉妒,他从前在别人眼中咸鱼的地位,也随着他完成80公斤硬拉而彻底崩塌。

  100公斤硬拉开始。

  周至寒没有开启胜人一筹战局,在刚才这一番比拼中,他所喝的酒早已随着汗水流完,它在运动时的每一滴流汗,会让他变得更强,他现在也想试探一下,他身体素质强到了什么地步?

  输给日本人?

  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单凭自身的实力完成不了100公斤硬拉,他就会开启稍胜一筹战技。

  当金克·怀特中士大声宣布100公斤硬拉开始时,周至寒试探着发力,当杠铃离地的那一刹那,周至寒心里立刻有了底气,以他目前的身体素质,完成100公斤硬拉没问题。

  刚才,坂本龙之介又松了一圈的把腰带紧回去,他有点紧张。

  他反复失败,每一次失败后都发誓下一次一定赢,但从早晨到现在从来就没有赢过,这很伤士气。

  坂本龙之介再一次发誓,这一次全力以赴,能不能挽回败局在此一举,只要在100公斤级别上战胜东亚病夫,在接下来的比拼中就能生稳操胜券。

  一口气喝下2000毫升的威士忌和四瓶啤酒,酒量再大的人都把持不住,更别说接下来的比拼。

  坂本龙之介拼了,就算受伤,他也毫不在乎,个人的颜面,帝国的荣耀,在此一战!

  坂本龙之介一连拉了四个,他的脸更红了,甚至有点发紫,双臂上、脖颈上青筋爆出,就像一个个长条状的小气球,随时都有可能爆开。

  周至寒保持匀速拉着,当坂本龙之介硬拉到六个的时候,周至寒只拉了四个。

  操场上学员们的气氛被彻底燃爆,就是平时脸上时刻挂着威严的金克·怀特中士也被学员们欢快激烈的气氛感染,这一场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比赛太过精彩刺激,数十年难得一遇。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坂本龙之介在拼命全力一战。

  在场的都是运动专家,其实谁都能看出来,坂本龙之介在拉到第四个时,他的身体已经出现中度颤抖,当拉到第六个的时候,他浑身的骨骼发出炒黄豆般的爆裂声,这是将体能发挥到了极致。

  而此时的周至寒,双腿只是出现了微微的颤抖,脸色微红,两只脚所站的地方全是汗水。

  众人咋舌,周至寒不会是尿子了吧,流这么多,但此处空气很新鲜很阳光,没有尿味儿。

  其实这也正常,运动量这么大,还喝了那么多啤酒,不湿才不正常。

  坂本龙之介准备拉第七个。

  四周鼓励不断。

  看着坂本龙之介脸肿得只剩一条眼缝,学员们集体尊敬强者的同时又全体可怜弱者,都希望坂本龙之介能搬回一城,

  不然,下面怎么看。

  比赛到了这份上,学员们热情空前高涨,为坂本龙之介呐喊助威。

  坂本龙之介觉得呼吸有点困难,两只耳朵发出嗡嗡声,就像有两只苍蝇飞在耳朵里面不肯离开,有爆裂的感觉,腹部以下丹田处有针尖大小的地方传来隐隐微痛,坂本龙之介知道,这是即将受内伤的前兆。

  他现在必须休息一下,调整一下呼吸,他也清楚的知道,他领先周至寒两个硬拉。

  坂本龙之介松开紧握杠铃干的手,刚直起腰呼出一口浊气,却见周至寒已经拉完了五个,放下,深吸一口气,将第六个拉了起来。

  坂本龙之介第感到有点慌,他连忙深吸一口气,弯腰去拉杠铃,由于调整时间太短,准备不充足,他这次发力硬拉,杠铃的另一头竟然没有起来,而这时,周至寒开始拉第七个。

  坂本龙之介又急又怒却无可奈何,他真的输不起了,这一刻,他感觉到头上扎着的这一条写着必胜的白色钵卷,和钵卷上画着的太阳旗,就像是有千钧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而东亚病夫脸上的五星红旗还是那么璀璨,青天白日旗依然湛蓝洁净如天空。

  绝不能让太阳旗输给青天白日旗和五星红旗。

  死也不能。

  坂本龙之介再次调整一下呼吸,胸闷稍微好一些,勉强把第七个拉了起来,在挺直腰时,双腿颤抖幅度有点大。

  就在这时,坂本龙之介就像有几只苍蝇同时鼓噪的耳边,穿来学员们齐声大叫的“九!”

  坂本龙之介知道这是赌周至寒胜的学员们在为周至寒打气。

  支那人在拉第九个。

  这一刻,坂本龙之介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自己随时都能坠入属于弱者、失败者的无底深渊。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