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主神挂了 > 174,他在华山之巅,挥袖落天劫

174,他在华山之巅,挥袖落天劫

  夜幕沉沉,四野漆黑,正是黎明之前,至暗之时。

  如雷蹄音踏破寂静夜空,一队骑士在这近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飞驰。

  夜间放马,极其危险,稍不留神,就会出现惨烈马祸。

  不过这一队骑士,个个都不是常人。

  其中哪怕武功垫底的几人,也都有二流的武艺、一流的骑术。

  正是倪昆、赵敏一行。

  众人一人双马,坐骑皆是大宛良驹,快马加鞭之下,只大半夜功夫,便已赶至华山脚下。

  那巍峨险峻的雄伟山岳,已然近在眼前。

  突然,几条身影自道旁树林中疾蹿而出,四肢着地飞扑而来,于古怪的嘶吼声中,宛若下山猛虎一般扑向骑队。

  嘭嘭嘭!

  几声巨响,骑队外侧几匹无人骑乘的备用马,竟被那几道身影硬生生撞得侧飞起来,撞向骑队中间的骑手。

  “是徐福的神兽!”

  陈玄风低喝一声,两脚一踩马蹬,纵身跃离马鞍,侧向斜掠丈许,一个千斤坠使出,正踩在撞向他的那匹骏马背上,硬生生踩停此马飞撞之势,将之踏落在地。

  梅超风、史万宝、阿大、阿二、阿三、刚相如法炮制,各自踏落一匹骏马。

  神箭八箭则同时摘下大弓,弯弓搭箭,八根劲矢齐射一头“神兽”。

  噗噗噗!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那八枚足以洞穿铁甲的破甲箭,射在那头神兽咽喉、心口等各处要害上,竟只将其飞扑之势逼停一刹,接着箭矢便纷纷弹落开去。

  那神兽则又继续生龙活虎向骑队追来。

  神箭八雄大吃一惊,正待继续放箭,东方白淡淡道:

  “神兽刀枪不入,无谓白费功夫。”

  说话间衣袖一拂,数点闪烁着湛蓝星光的寒星飙射而出,正中一头神兽。

  寒星细若毫芒,打入神兽身体时,正面伤口亦只小小针孔。

  可当其透背而出时,神兽背上血肉横飞,俨然炸出了数个海碗大小的血窟窿。

  这等伤势之下,纵神兽生命力顽强,亦是一声不吭,仰天倒地,霎时气绝。

  东方白出手时,祝玉妍亦抬起修长玉指,一记圆融金指点出,淡金指力如一枚螺旋金锥,噗地一声,将一头神兽头盖骨掀开。

  见两人轻描淡写各杀一头神兽,赵敏手下阿大等高手不甘示弱,有心较劲,各自迎上一头神兽。

  然而甫一交手,阿大等人便大吃一惊。

  却是在东方白、祝玉妍手下显得不堪一击的神兽,一对一居然能与他们打成平手。

  这种怪物不仅力大无穷、敏捷如风,更是钢筋铁骨刀枪不入,其皮肉对内力的防御力亦是极强,很难将内力轰入它们体内。

  它们便可仗着不怕伤痛的优势,施展种种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的打法。

  阿大等人可没有如此硬朗的体魄,根本不敢与神兽换伤,一时打得束手束脚。

  陈玄风、梅超风、史万宝早见识过神兽厉害,半点都不托大,三人联手对付一头神兽。

  陈玄风使一套堂皇正大、犀利异常的爪法,爪势破风声宛若利刃撕裂空气,纵是神兽刀枪不入,连破甲箭都射不透,挨上他一爪,亦会被剐去一层薄薄的皮肉。

  不仅爪势凌厉,攻击之时,他手臂偶尔还会咔嚓一声,平空暴长一尺,几次都于不可能之间,抓伤那头神兽。

  倪昆见状,心中暗忖,这莫不是九阴神爪?

  瞧陈玄风这爪法使得堂皇正大,毫无阴森邪气,难道黄药师传了他们正宗的九阴真经?

  陈玄风用爪法战神兽,偶尔甚至还敢用肩、背等硬朗部位硬接神兽攻击,被神兽打得嘭嘭作响,却也只是略微闷哼一声,脸色白上一下,一身横练功夫,竟也只比神兽的钢筋铁骨稍逊一筹。

  梅超风则手持当初从倪昆身上顺走的那口削铁如泥的匕首,以短匕施展桃花岛剑法。

  剑势灵动飘逸,潇洒好看,青光闪烁间,宛若片片花瓣飘零,却又杀机深藏,不时就在神兽身上刺出一个血窟窿,或削去它手臂一片血肉。

  两人师出同门,夫妻同心,配合默契,又都有横练功夫在身,敢于跟神兽硬碰。

  史万宝混在中间,感觉自己纯属多余,干脆不参与进攻,只施展一门沉稳质朴的剑法,专心防守,帮陈玄风、梅超风抵挡神兽凶险攻势。

  三人联手合击之下,不过百招,便斩杀了这头神兽。

  再一看阿大等人,还在与各自的对手苦苦缠斗。

  赵敏见状,板着俏脸,神情不悦。

  策马飞驰大半夜,她本来就有些疲累,秀发凌乱,细喘吁吁,额头满是细密香汗。

  此时见手下家将表现不佳,莫说与倪昆的姬妾相比,便连李秀宁的家将们都比不过,又累又气之下,顿时有些控制不住脾气,纤手一摘挂在鞍上的长剑,就要亲自下场。

  旁边的倪昆轻笑一声,抬手挡住她:

  “区区怪物,何需赵内史亲自动手?纲手,碾碎它们。”

  纲手嘿地一笑,也不见动弹,身形蓦地自马背上消失。

  再出现时,已在与阿大缠斗的神兽之侧,随手一拳轰出,白白嫩嫩的粉拳势不可当地打在那神兽身上,将那神兽轰得抛飞出去,尚未落地,整个身体就爆成了一蓬血雾。

  跟着纲手身形再度平空消失,再次现身时,已出现在阿二对面的神兽上空,单脚往那头神兽脑袋上一踩,便如钉钉子一般,将那头神兽整个踩陷进泥地里。

  待纲手消失时,神兽陷入泥土的位置,蓦地喷起一股血泉,却是整个没入泥土的身体,都被震成了碎沫。

  就这样,纲手又连续消失、现身两次,剩下的两头神兽,亦被她一拳一脚,打成了粉末。

  举手投足干掉四头神兽后,纲手身形又平空出现在马背上,坐姿稳稳,看上去仿佛完全没有移动过。

  而她连续数次消失、现身时,其移动过程没有任何人能看清,整个过程就好像平空瞬移一般。

  见这胸围傲人、五官精致,身上隐有几分贵气,宛若世家贵女的金发“夷女”,竟有如此惊人艺业,赵敏眼角微微一跳,对倪昆也不禁有了几分刮目相看。

  老实说,虽史万宝、陈玄风、梅超风将倪昆吹得神乎其神,但除非亲眼见到倪昆手段,否则赵敏对他们的说法,始终抱有几分怀疑。

  但现在……

  她手下的阿大等人,俱是一流高手,一对一尚且无法拿下一头神兽。

  而倪昆身边的姬妾,前有那隔空一指,轻描淡写点杀一头神兽的白衣女,后有这移动宛若瞬移,举手投足瞬杀四头神兽的金发女。

  这等女强人,居然能被他收在身边,彼此相安无事,无论倪昆本人实力如何,单这份对付女人的功底,就足以令赵敏钦佩不已。

  干掉阻路的数头神兽,倪昆等人又继续前行,赶往前方华山北麓峪口。

  华山东峰,亦即后世观赏日出的盛地“朝阳峰”。

  峰顶之上,有一块小平台。

  徐福负手屹立平台边缘,前方便是深不见底、陡直如削的危崖。

  他目光深沉,凝视下方幽深山谷,轻声自语:

  “二十四人么?

  “除上次围攻我的倪昆等人,其余诸人,皆不值一哂……”

  听他语气,竟似是透过那几头神兽的眼睛,看清了倪昆一行的人数、修为。

  “三娘子,看来那倪昆,对你还真有几分情意……”

  徐福回首,看向整个身子被封在一块玄冰之中,只露出头脸的李秀宁,笑吟吟说道:

  “这才一夜功夫,居然真就赶来华山救你了。”

  徐福并未封住李秀宁内力。

  但徐福玄冰坚不可摧,连东方白都无法一击打穿,李秀宁那点功力,用来对抗玄冰寒气,保持体温都有点吃力,根本不可能自行破冰而出。

  此时听了徐福这番戏谑,李秀宁幽幽一叹,说道:

  “徐先生何必说笑?

  “倪公子身边尽是绝色佳人,以他眼界,如何看得上秀宁?

  “倪公子此行,非是为了秀宁,乃是为了徐先生你而已。

  “其实徐先生将秀宁掳来此地,纯是多此一举。

  “纵然不抓秀宁,徐先生只要露上一面,倪公子也必会前来寻你。”

  徐福冷哼一声,眼神变得阴冷:

  “倪昆那贼小子貌似随和,实则内心高傲无比,根本就没有把我徐福放在眼里!

  “若不将你抓来,哪怕他知道我重出江湖,只要没有撞到他跟前,他只怕也懒得拿正眼看我!”

  李秀宁无奈道:

  “徐先生未免也太看轻自己了……”

  徐福冷然道:

  “无论他是为谁而来,既来华山,便是踏上了本座为他安排的不归路!

  “李秀宁,你且放心,我也不会杀你。

  “杀掉倪昆之后,我还需要利用你,去将你父亲、兄长一一掌控……”

  李秀宁闭上双眼,漠然道:

  “徐先生想多了。

  “就算以我为质,我父亲、兄长也不会向徐先生臣服的。”

  徐福哂笑道:

  “你以为我是要以你为质,要挟李渊、李世民?

  “天真!本座的手段,岂是你能揣度的!”

  说到这里,徐福大袖一拂,玄冰咔咔滋长,将李秀宁口鼻封住,只留下一个小小气孔,令她能勉强维持呼吸。

  “倪昆他们已经上山了。三娘子,你且安心看着,瞧本座如何反手为云,取倪昆等人首级!”

  倪昆一行在北麓峪口下马,施展轻功,穿行山林之间,朝华山东峰攀去。

  初时道路还算好走,但行至半途,便已山陡林密,处处绝壁,令人几乎无有落足之地。

  好在一行人都不是庸手,还可继续快速前行。

  路过一道绝壁时,上方崖顶忽然莫明松动,数十块小则水缸大小、大则房屋般巨大的石块,轰然直坠而下。

  赵敏见状,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因众人此时所处位置,左边是陡直如削的峭壁,右边是深不见底的危崖,只一条不过两尺宽的崖边小道可供行走。

  且小道距前方尽头尚有数十丈,后方则同样要退二十余丈,才能返回开阔处。

  二十几人一字长蛇处在这峭崖小道之上,轻功再好,也根本无处闪避。

  “想不到我赵敏,竟会死在这里……”

  眼见巨石轰然砸落,赵敏背贴崖壁,娇躯轻颤,双腿发软,心中满是绝望。

  跟在赵敏身后的陈玄风、梅超风却只是初时吓了一跳,接着赶紧抬眼去看倪昆。

  就见前方隔着几个人的倪昆,若无其事抬头瞥一眼那坠下的数十块巨石,大袖一拂,道道闪电状的刀罡,便挟滚滚雷音激射而出。

  堂皇电光将四周耀得一片雪白。

  轰轰雷鸣之中,那数十块巨石转眼之间,就被数十刀罡轰成齑粉,如雪粉一般在崖边疾风之中,扬扬洒洒飘散开去。

  “隔段时间不见,竟又有新的神通了!倪小弟你可真是善于给人惊喜!”

  梅超风对倪昆竖起大拇指,灿然一笑。

  陈玄风不苟言笑的脸上,也浮出一抹笑意,对他点了点头。

  阿大、阿二、阿三、刚相、神箭八雄,看向倪昆的眼神,满是敬畏,如见神明。

  赵敏则一脸茫然地眨了眨眼,难以相信一场生死危机,居然就如此轻松渡过了。

  回想方才情形,她只看到倪昆轻轻挥了挥衣袖,跟着视野便被雪亮的闪电填满,耳畔也回荡着震耳欲聋的雷音,几乎什么都没看清。

  所以,刚才是倪昆化解了这一场死劫?

  挥袖之间,电闪雷鸣,这等神威……

  再次看向倪昆时,赵敏眼神之中,也不觉有了一抹敬畏。

  要是不那么好色,这就是个完美的男人了。

  她心中暗忖。

  倪昆挥手轰碎数十大小巨石,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笑道:

  “看来徐福给咱们准备了一些小礼物,不过无妨,他也就这点小手段了。稍微小心一些,继续前进吧。”

  话音一落,打头的纲手便大大咧咧,大步前行起来。

  走过这一段绝壁,又来到一片松林中。

  刚刚步入松林,便有黑雾滚滚升腾而起,将整个松林掩映在浓密黑雾之中。

  接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伴着铁链拖曳的哗哗声,传入众人耳中。

  很快一头身高三米,面目狰狞,獠牙毕突,体型硕大,肌肉发达到近乎畸形,浑身没有一丝毛发,皮肤呈铁黑色,双臂各拖着一条铁链,铁链尽头还各连着一口布满锯齿的奇形镰刀的人形怪物,便貌似步履蹒跚,实则速度奇快地闯入了众人视野。

  看见这人形怪物,倪昆神情不禁有点古怪。

  因为这怪物的造型,看上去像极了热血传奇里的矿坑boss尸王。

  此情此景,甚至令倪昆情不自禁回想起了那句亲切的广告词:是兄弟就来砍我!

  然而回忆还没有结束,尸王就已扑街。

  纲手冲上去就是一拳,直接把那造型威武霸气,气息邪恶深沉,令赵敏等人压力山大,令陈玄风、梅超风神情凝重,疑似矿坑尸王的怪物上半身轰成了粉碎。

  可惜,怪物没有爆出任何装备……

  怪物一挂,黑雾立刻消散,倪昆无语地摇了摇头,看向东峰峰顶:

  “徐福,给力点啊!”

  峰顶的徐福,似是听到了倪昆的嘲讽,眼角微微抽搐一下,以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低语:

  “不过是正戏开场前的暖场小游戏而已……死囚砍头前,也要吃顿好的。你们都是将死之人,便先容你们得意一阵……”

  山下。

  倪昆一行继续登山,又至一处绝壁,这次倪昆抬手止住众人,喝令众人后退。

  待众人退出数十丈后,倪昆凝视那绝壁一阵,忽然抬起右手,五指箕张,指尖各迸出一道血线,凝成一只血色大手,飞过去对着一处崖壁重重一拍。

  啪!

  一声脆响,几条裂痕出现在血色大手拍击之处。

  跟着裂痕闪电般蔓延开去,转眼之间,爬满整堵绝壁。

  随后就听轰隆一声巨响,整座高有三十余丈,长达五十余丈的绝壁,整个坍塌下来,山崩之声震耳欲聋,烟尘弥漫遮天蔽地。

  纲手、祝玉妍、小青各自挥拳,打爆几块迸飞过来的大石。

  赵敏等人则目瞪口呆,一脸震惊地看着那已半数跌落旁边悬崖之下,半数化为一地碎石的绝壁,难以置信倪昆竟然只是“随手一掌”,便打崩了这么大一道山崖。

  倪昆倒是没有贪功,笑着解释:

  “这绝壁内部早已布满暗劲,蓄势待发。

  “一旦我们自绝壁下走过,暗劲爆发,绝壁即刻整体崩塌,将我们掩埋在山崩之下。

  “徐福这一手颇为阴险,可惜没能瞒过我。

  “我那一掌,只是提前引发了徐福布下的暗劲罢了。”

  他修炼过去弥陀经以来,神魂日益壮大,灵觉愈发敏锐。

  徐福布下的暗劲,能瞒过其他所有人,唯独瞒不过他。

  引爆了徐福布下的陷阱,倪昆一行踩着碎石堆,从容路过这一道崩溃之后,反而不再险峻难行的绝壁,再前行一阵,华山东峰已遥遥在望,已隐隐能看到山崖边上,徐福那宽袍大袖、道貌岸然的身影。

  “华山东峰果然险峻!”

  倪昆看了一阵,皱眉道:

  “地形过于狭窄,人多也毫无用处。”

  以华山东峰的地形,便是他独自一人上去,与徐福单挑,都嫌地形过于狭窄,没有走位空间,又哪有空间容人与他并肩上阵?

  “看来徐福是刻意选择了这里,好与我单对单,避免被围攻……

  “亏我还带了这么多帮手,到头来,却无法再复制阳直之战时的围殴之势了!”

  倪昆摸着下巴,沉吟一阵,说道:

  “小青跟着我,其他人留下。”

  说罢一拂袖,循那两侧皆是陡崖,只数尺来宽的天然山脊石道,朝东峰之巅大步行去。

  小青紧跟在他身后,迈着轻盈的步伐,随他前往山巅。

  以东峰地势,除体型可大可小,且能无视绝壁地形的小青之外,就连纲手都没有施展空间。

  其他人都只能留在山巅之下,仰头目送倪昆与小青。

  徐福居高临下,看着倪昆只带小青一人前来,心中冷笑一声,扬声道:

  “倪昆,上次你仗着人多势众,侥幸胜了本座一手。今次本座特地为你选了此地,看你还如何能厚颜无耻、以众凌寡、以多欺少!”

  倪昆笑道:

  “徐福,你这话也忒不要面皮。

  “你修行一千多年,有不死之身,我则不满十八,还是青春少年。

  “以你年纪、资历、修为,以大欺小到这种境地,居然还好意思指责我以多欺少?”

  徐福神情一下变得阴沉如水。

  他最讳忌的,就是被人拿年龄说事。

  显得好像他一千多年的修为,都练到了狗子身上,居然老是被年纪不到他零头的年轻人按着毒打。

  激怒之下,徐福只觉一股邪火直蹿脑门,厉啸一声:

  “死到临头还敢逞口舌之快!倪昆小贼,受死吧!”

  话音一落,徐福并指一点,一发帝天狂雷轰爆空气,挟冻气成霜的极度严寒,向倪昆暴轰而来。

  倪昆手指一弹,一道雷劫刀罡飙射而出,于灼人眼球的炽白闪光之中,挟滚滚闷雷之声,与帝天狂雷硬撼一记。

  轰隆!

  整个山巅微微一震,帝天狂雷劲力爆碎,化为一片雪白霜雾,四散开来。

  而雷劫刀罡竟仍有余力,破开浓郁霜雾,激射徐福。

  徐福暗吃一惊。

  没想到不过半个多月未见,倪昆实力居然又有精进,刀罡竟由此前那邪气森森的惨白金气,化成了正大堂皇,炽白金气之中,弥漫雷霆精气的闪电刀罡,且威力暴增数筹。

  当下不假思索,又一指屈弹,打出一道帝天狂雷,截下这道刀罡余劲。

  “徐福,你功力好像退步了!”

  倪昆哈哈笑道:

  “而我,则大有精进。纵然今日你刻意挑选这对你有利的地形,也难逃一死了!”

  说话间,他一步迈入弥漫的雪白霜雾之中,很快又破雾而出,大步逼向山巅。

  小青也随他走进了霜雾,可徐福眼里只有倪昆,竟没有意识到,走进霜雾之中的小青,竟迟迟没有再走出来。

  眼见倪昆越来越近,徐福双眼死死盯着他,厉啸一声:“大言不惭!”

  并指作剑,一剑虚点,山峰几株松树簌簌摇晃,抖落漫天松针,在徐福真气催动下,悉数化为足以摧金裂石的“针剑”,无数针剑又凝成一条十余丈长的黑绿苍龙,铺天盖地、张牙舞爪袭向倪昆。

  看到徐福这一手,赵敏等人无不失色。

  仅仅只是远远看着,他们便觉似有无形剑气扑面而来,刺得他们浑身针扎一般隐隐作痛,眼睛亦情不自禁渗出了泪水。

  而直面徐福这一招“万剑归宗”的倪昆,却只是悠然一笑,大袖一拂,上千道闪电状的雷劫电罡汹涌而出,漫空狂舞。

  一时间,夜空之上,电芒灼灼,映亮四野,雷音滚滚,震动四方。

  看到这一幕,即使早知倪昆厉害的陈玄风、梅超风,亦被震撼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一别半月,倪昆实力竟已来到了这等境地。

  “人怎么可能修炼这么快?”陈玄风难得失声。

  “所以……倪小弟,本就是天神下凡吧?”梅超风喃喃回答。

  至于首次真正见到倪昆全力出手的赵敏等人,更是激动地浑身发抖、口干舌燥。

  再看披浴雷光,衣袂飞扬,于电闪雷鸣之中负手前行的倪昆时,心中皆有与梅超风一般的想法:

  倪公子,莫不是掌控雷电的天神下凡?

  否则如何能在挥袖之间,便放出这漫天闪电,降下这狂暴雷劫?

  就连祝玉妍等人,也是第一次看到倪昆这手“雷劫镇狱刀”神通。

  为那漫天飞舞的闪电刀罡目炫神迷之余,皆是笃定公子恐怕又找回了前世部分神通,离他曾经的“真仙”之境更近一步了。

  此时此刻,华山东峰之上的所有人,包括被封在玄冰之中的李秀宁,皆沉浸在倪昆挥袖落天劫的震撼之中,几乎难以自拔。

  甚至徐福,都震惊地瞳孔骤缩,心中狂呼:

  “怎么可能?这才过去了半个多月啊!

  “半个多月前,他只有十三道邪异刀罡,半个多月后,他怎就炼出了千道雷电刀罡?

  “他究竟是吃什么修炼的?”

  震惊之余,他全力催动那无数松针小剑凝成的墨绿苍龙,与那漫天狂舞的闪电刀罡对轰。

  霎时间,山巅之上,便迸发出惊天动地的金铁交击声、电闪雷鸣声、山石崩裂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