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1541 心寒

1541 心寒

  乔治五世对南部非洲还是不够了解,他以为关上门开会,就不会泄露出去。

  结果当天晚上,会议内容就形成文字放在罗克的办公桌上。

  罗克并没有理会,他还是低估了乔治五世的迫切心情,两天后,乔治五世公布了他的决定。

  罗克和基钦钠都没想到,乔治五世会在这时候更换英国驻南部非洲总督。

  新任总督也是罗克的老熟人,世界大战期间同样担任过英国远征军总司令的道格拉斯·黑格。

  这同样是个让人无奈的人选,英国国内除了基钦钠,已经没有几个人能对罗克形成有效制衡了。

  1926年的当下,英国老一辈军人已经所剩无几,世界大战期间担任过海军大臣的约翰·费希尔已经与1920年去世,英国远征军的第一任总司令约翰·佛伦齐是去年去世的,萨克维尔·卡登被解除职务后一病不起,已经余日无多,皇家海军参谋长亨利·威尔逊在自己家门口被枪杀——

  英国军方现在的当权派,除了海军大臣约翰·杰力科之外,几乎都是罗克在世界大战期间的下属,连陆军大臣伊恩·汉密尔顿都和罗克关系莫逆。

  达达尼尔海峡战役期间,伊恩·汉密尔顿是罗克的副手。

  所以乔治五世找来找去,现在的英国,也就黑格才有勉强替代基钦钠的资格,而且有没有效还不好说。

  罗克肯定是不愿意更换总督的,所以在得知情况的第一时间,南部非洲联邦议会就像伦敦议会提出抗议,不同意更换总督人选。

  “没用的洛克,我老了,应该把舞台让给你们这些年轻人,接下来我会返回利斯托尔老家,无论如何,我都会怀念在南部非洲的日子,洛克,很高兴认识你——”基钦钠眼里掩饰不住的落寞,说的话就跟临终告别一样。

  基钦钠出生于爱尔兰凯里郡利斯托尔一个英国军官家庭,不过基钦钠对利斯托尔没多少感情,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利斯托尔到瑞士求学,后来考入伍尔维奇军事学院,开始他的军人生涯。

  基钦钠终身未婚,父母也早已离世,利斯托尔连亲人都没有,罗克肯定不会让基钦钠就这样离开南部非洲。

  “不,元帅,你哪儿都不会去,伦敦不再需要你这个南部非洲总督,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却需要你继续当高级顾问,你依然会住在总督府,当然了,总督府的名字肯定得改一改。”罗克果断,乔治五世可以过河拆桥,罗克还是眷恋旧情的。

  “呵呵,洛克,谢谢你,不过你要让新总督住哪儿?”基钦钠莫名感动,罗克强留基钦钠,也是要承担风险的。、

  “爱住哪儿住哪儿,我不喜欢的总督,才不会留在正义宫身边碍眼,开普敦是大英帝国最早的殖民地,就让新总督住在开普敦算了。”罗克一脚把黑格踢到开普敦,至于黑格怎么想,罗克才不管。

  按道理说,英国更换主南部非洲总督,不需要征求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意见,这是英国政府的权力。

  南部非洲终究还是不一样,当初乔治五世任命基钦钠担任南部非洲总督的时候,还征求时任南部非洲首相菲利普的意见呢。

  到了罗克这儿就成为直接通知,连问一声都不问,这就让罗克不可接受。

  “洛克,不要因为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决定,这不是我想要的。”基钦钠感动之余还是理智,如果因为他加深了南部非洲和英国之间的矛盾,基钦钠也会心存愧疚。

  “元帅,这不是理智不理智的问题,伦敦议会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并没有给予南部非洲应有的尊重,既然这样,新总督的人选南部非洲也不会接受,这同样是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决定。”罗克并没把所有责任都归咎于乔治五世,还是留出一丝余地。

  并不仅仅是罗克一个人反对乔治五世的这个决定,罗克挽留基钦钠的时候,南部非洲联邦议会也在激烈讨论。

  总督人选并不是讨论的焦点,而是英国政府这种不尊重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行为,激起了大部分南部非洲国会议员的反感。

  “伦敦议会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是对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极大不尊重,我们不接受这种更换总督的方式,如果伦敦议会坚持这么做,那么我建议我们直接拒绝,取消总督这个职位!”来自奥兰治州的国会议员肯尼·范迪克言辞激烈,奥兰治人一贯是最讨厌英国政府的。

  “取消总督这个职位,不如直接退出英联邦算了——”来自维多利亚州的国会议员巴斯蒂安·齐勒直言不讳,他是徳裔,说出这样的话很正常。

  “齐勒议员,请注意你的发言。”巴克敲桌子,提醒齐勒注意点分寸。

  “议长先生,伦敦都已经这么过分了,难道我们还要忍受吗?”齐勒呵呵冷笑,南部非洲的很多议员,早就想推动南部非洲脱离英联邦了。

  南部非洲的很多新移民,就是为了逃避战争才从旧大陆来到南部非洲。

  发生在旧大陆的战争,其实和南部非洲没多大关系。

  南部非洲的白人,不管是英裔还是法裔,甚至是徳裔,都不想终日活在仇恨里。

  世界大战给人们留下太深刻的教训,南部非洲越来越多人意识到,仇恨不能延续下去,如果欧洲再次爆发战争,南部非洲还能不能像上次一样万众一心反哺英国真不好说。

  “先生们,英联邦市场对我们南部非洲来说很重要,我们不能失去英联邦。”巴克也是心力交瘁,南部非洲实力强大是好事,可是人们的野心也在增长。

  “议长先生,即便我们脱离英联邦,也不会失去英联邦这个市场——”艾登是小斯在国会的代言人,他的发言,很大程度上能代表大部分白人议员的态度:“——而且问题的关键不是总督人选,是伦敦做出这个决定的态度,伦敦的意思很明确,不管你们南部非洲人是不是接受,我就这么做了,你们能怎么样?”

  “怎么样?我们会请他们撅好屁股,等着我们排队去踢!”齐勒言语粗俗,白人议员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明显比华人议员更激烈。

  “自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我们从来没有背叛过伦敦,兰德金矿出产的黄金,每年都要将大部分送到伦敦,以维护伦敦世界金融中心的国际地位,可是我们得到的是什么?除了贬值越来越快的英镑,只剩下伦敦议会的猜忌和侮辱——”艾登身上还兼着德比尔斯统一矿业公司的职务呢。

  “艾登议员,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不是这个——”巴克再次提醒,英联邦运动会这可还没有结束呢。

  “不管怎么样,我可不想让那个屠夫来到我的国家——”艾登对黑格的印象很不好,估计黑格都不知道他在南部非洲得罪了这么多人。

  黑格在担任英国远征军总司令的时候,南部非洲远征军可没少伤亡。

  虽然这并不全是黑格的责任,但明显黑格的责任占一大部分。

  之后罗克取代黑格担任英国远征军总司令,黑格和罗克的关系也随之降到冰点。

  乔治五世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可依然任命黑格为南部非洲总督,这背后代表着什么引人深思。

  “让他来,我想我们南部非洲很多阵亡将士的家属,一定会对黑格伯爵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的。”齐勒阴阳怪气,黑格1919年被封为伯爵,随后英国议会还奖励了黑格10万英镑,这待遇罗克都没有。

  说起世界大战期间对大英帝国的贡献,罗克明显比黑格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可是英国议会奖励黑格10万英镑,罗克一个便士都没有,这个操作就很迷。

  不能因为罗克身家巨万,就对罗克这么吝啬吧,罗克有钱那是罗克的,跟英国议会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议长先生,请问我们现在有没有可能促使伦敦议会改变这个决定?”来自尼亚萨兰的议员路易斯认真,抱怨没有用,得解决问题才行。

  “我们已经向伦敦议会表明了我们的态度,伦敦议会到现在还没有回复——”巴克也不确定,能改当然很好,不过希望不大。

  “呵呵呵——现实一点吧先生们,伦敦议会没有给我们任何尊重——我刚刚收到的消息,黑格元帅已经从朴茨茅次登船,目的地就是南部非洲。”艾登冷笑,伦敦议会在这种事情上一向都是很积极的。

  不能怪黑格迫不及待,南部非洲总督这个位置确实是个香饽饽,黑格大概是很期待在这个位置上大展身手。

  “勋爵决定挽留基钦钠元帅,短短半个月,我们可建不起一座新的总督府。”路易斯也冷笑,基钦钠担任南部非洲总督这几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就这么被伦敦抛弃,确实是让人心寒。

  当然了,对于那群政客来说,基钦钠也没有什么好委屈的,毕竟都是为了大英帝国的利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