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_我的蓝桥
点众阅读 > 我的蓝桥 > 第1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章

  工作计划中的最后一天。

  像前些天一样,早上赵南箫背着自己的工具,提前五分钟坐到了停在旅馆门口的车里。

  八点钟,陆陆续续人到齐了,最后还剩徐恕没露面。

  这有点反常。

  他虽然不是设计团队的人,但负责领队,前些天,每天基本都是他、她还有陈松楠出来得最早,提前上车等同事来,一起出发,一起回,白天他就在现场帮忙,晚上在旅馆同住。入夜休息前的那段时间,她一般都在工作,所以也没怎么关注他的动向,但有天听陈松楠偶尔提了一嘴,说他似乎也很忙,陈松楠晚上有时去找他的时候,看到他都是在电脑前工作着,只不过不大清楚他在忙什么而已。

  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到点了,还不见他人。

  赵南箫扭头,透过车窗张望旅馆大门的方向。

  秦总吩咐司机:“张师傅,走吧!人到齐了。”

  车门关闭,朝前开去。过了一会儿,赵南箫低声问坐在自己身边的陈松楠:“知道徐恕去哪了吗?”

  陈松楠摇头:“不知道G。我也正奇怪。要不我问下?”

  “不用,随便问问而已。”

  赵南箫不再说话,转头望着车窗外的景象。

  徐恕在旅馆的房间里,正和昨夜刚通过话的父亲打电话。

  “什么事非得一大早打电话?快点说!我等下马上要开个重要的会!”

  徐振中开口就没好声气儿。

  反正徐恕也习惯了,倒是昨晚,他不知道真相前的那种亲热语气,才叫当儿子的听了满身不适。

  “爸,我记得搞房产的那个严叔叔,在这边有个度假别墅是不是?他现在没用吧?你立刻帮我打个电话,借一段时间,我要用!”

  徐恕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直接提要求。

  徐振中:“你想干嘛?”

  “你别管!你给我借过来就是了!”

  徐振中断然拒绝:“你让借我就借?谁知道你借过来要干什么?万一你躲里头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我怎么和人交待?”

  徐恕气恼:“你就这么不相信你儿子?”

  徐振中哼声:“你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哦对了,是有一件,你追不上小南!不说了,挂了!”

  “别!借过来就是给小南他们用的!”徐恕赶紧低头。

  那头的声音一顿:“什么意思?”

  徐恕把目的说了一遍。

  “让设计院的人留在这里工作?”徐振中有点惊讶。

  “是啊,”徐恕面不改色。

  “爸你想,集团接手大桥,追加投资,后来一看,原来确认了的设计不行,要他们改,他们凭什么给我们改啊?这改动也要钱,照合同,钱是我们出,这就是一笔不小的额外成本了。他们要是再拖拖拉拉,出图慢,耽误工期,一天又是多少损失,爸你比我更清楚。全都是钱!我这么考虑,也是为集团利益着想。不如把他们留这里,吃喝供着,早晚催,逼他们干活,他们有压力,说不定还能提早出图。这样的买卖,爸你自己算下,就只要你打个电话而已,你说合算不合算?”

  徐振中想了一下,很快说:“你给我打住!你打的什么主意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不想让小南回北京?”

  徐恕的语气也不耐烦了:“你管这么多!反正话我都说了,你给个痛快,电话到底打不打?我可告诉你,爸,设计院里现在有个男的追小南追得跟狗皮药膏似的,她要成了别人老婆,你儿子就打一辈子光棍。反正我是无所谓,能娶小南最好,娶不了,我一个人过也挺好。”

  “哎你这个小王……”

  徐振中硬生生把后头会连带骂到自己的俩字给吞了回去。

  “行!我打!不过我警告你,徐恕,你可别给我胡来!这个项目不是儿戏,事关重大。”

  做儿子的态度立马又好了:“爸你放心,我知道轻重,建议他们换个更好的环境利于工作而已。他们实在不同意的话,我也不可能把他们捆过去,爸你说对不对?”

  徐振中沉吟了下:“你可以联系下老丁,他是这个项目的总指挥,看看他能不能出面和秦总协调。不给你面子,老丁的面子,设计院总要给几分的。”

  徐恕乐了:“不愧是我爸。我也这么想的。”

  徐振中黑脸:“别给我耍嘴皮子!不准在老丁那里提我!被人知道了,我可丢不起这个脸!”

  “知道知道,爸你赶紧打电话!记得,打完电话再开会!我就指望你了!”

  徐恕挂了电话,立刻驱车一个多小时赶到了一百公里外的高速公路工地,在那里截到了这两天下来视察高速进展情况的西南区丁总经理,说明来意。

  丁总说:“小徐,你这个想法很有创意,集中设计院力量打冲刺战,提高效率,及早出图,我求之不得。问题是秦总他们愿不愿意?”

  徐恕说:“丁叔叔,您支持就行。您只要打个电话和秦总交个底,说这是指挥部的建议,请他们予以考虑,剩下的交给我。”

  “行,没问题!”

  丁总一口答应,关切地看着他,“小徐,怎么样,工作会不会太累?需不需要给你调个岗位,减轻负担?”

  “您放心,不累。”

  “那就好。上次我去北京开会,老总私下特意问我你的表现,知道你工作出色,很高兴啊。”

  徐恕说:“您就是对我不满意,也不会在我爸跟前提的。他怎么连这个道理都想不明白,这不白问吗?”

  丁总哈哈大笑:“臭小子就你会抖机灵!怎么,夸你还不乐意了?”

  “我乐意,我巴不得您天天夸,把我夸上天,省得我爸看见我就是教训。丁叔叔,任务紧,您赶紧打电话吧。”

  “行!你为这个工程这么上心,我这就打!”

  丁总摸出了手机。

  ……

  最后的收尾顺利结束,下午三点多,设计院一行人就收了工。

  赵南箫上了大巴,坐到中间的一个空位上,林洋本来坐在前排,见状立刻起身,跟着要坐她旁边。

  “林工,不好意思让下!”

  陈松楠挤开林洋,一屁股坐下去,抬头冲着盯自己的林洋嘻嘻一笑:“我有个问题,要请教赵工。”

  林洋脸上露出一丝保持风度的勉强笑意,朝赵南箫点了点头,想回自己刚才的位子,一扭头,发现那个好位子已经被工程技术处的老张给占了,现在只剩最后一排还空,无可奈何,一肚子地坐了过去。

  汽车很快回到县城。

  每天野外来回跑了一个多星期,大家都有些倦,准备休息一晚上,明天回北京。

  赵南箫正在房间里收拾行装,陈松楠来敲门,说秦总让大家到他房间开个小会,有事要说。

  赵南箫放下手里的东西,过去,见人都来了,连早上不见的徐恕也在,正笑容满面地和秦总还有负责行政带队的老王在说话。

  赵南箫看了他一眼,坐到角落的一张椅子上。

  “大家人都到齐了吧?秦总和我把你们叫过来,是有个事要征询下你们的意见。”

  老王开口:“是这样的,这个项目因为特殊情况造成时间异常紧迫,大桥又是高速的控制性节点,这一点,大家肯定比我还清楚。现在距原本定下的开工期也没多久了,ZJ方万事俱备,紧锣密鼓就等上阵,我们这边的任务还很艰巨,他们那边对此也很关注。中午呢,指挥部的丁总指挥和我们这边交流了下想法,他们那边提了个建议,希望我们予以考虑。具体就由徐工和你们说。”

  徐恕说:“丁总指挥今天找我谈了下,指挥部的意思,是希望咱们设计院的人能不能不用回北京,直接衔接,继续留在这边工作……”

  他话音未落,房间里就起了一阵骚动。

  老张立刻说:“哎呀小徐,这恐怕不大合适吧?”

  徐恕抬手压了压,示意安静,微笑着说:“先听我说完。不是在这里工作,指挥部选了个新的地方,距离县城五十公里,雪山脚下的一座度假别墅,别墅供暖,有健身房台球室影音室,还有温泉,对过去,就是以后要开发的大雪山景区,风景怎么样,就不用我说了。配专业厨师。你们工作中需要什么硬件软件,指挥部负责解决。为什么这么安排呢?丁总知道你们搞设计的很辛苦,希望你们工作的同时,也能得到放松,劳逸结合,更有助于工作进展。”

  房间里慢慢安静了下来,大家显然对ZJ方提供的优渥条件感到很是意外。

  “其实这么安排,还有另个更重要的考虑,就是方便各位后续工作。出施工图,修预算,过程中万一发现新的问题要再次现场勘查,不用舟车劳顿来回赶,并且,接下来的工作里,你们设计方也能第一时间和我们施工方的技术组进行最迅捷的信息交流,减少后期修整,避免不必要的重工浪费。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我们丁总的这个想法很不错。我刚才和秦总交流了下,秦总也表示认可。”

  他看向秦总。

  秦总微微颔首:“我个人是不反对的,团队这样集中工作,能最大程度地保证效率。刚才和胡院通了下话,他也不反对。当然,也要听下你们的意见,有困难可以提。”

  工程师们相互低声交谈。

  “我没困难!妈呀这么好的事,工作还带泡雪山温泉?”

  小陈兴奋得很,第一个抢着表态,表完态,见大家都看自己,这才意识到还轮不到自己开口,挠了挠头,赶紧缩了回去。

  老张见大家仿佛摇摆不定,没人说好,也没人说不好,迟疑了下,说:“秦总,不是我不顾大局,实在是我都跟我老婆说好回的。过几天就是我们结婚二十周年,她非要一起吃个烛光晚餐什么的,我要不回,我怕她会不高兴。”

  老张怕老婆的名气,在设计院里人人知道,一听,哄堂大笑。

  老张面红耳赤:“笑什么?我这是对老婆好,你们学学才对!”

  徐恕笑着说:“这个问题很简单。指挥部并非不近人情,也考虑到了大家的实际困难。别墅地方很大,空房间很多,有需要的,可以把家属接过来,人数不限,就当度假,包吃包住,包来回机票。”

  “张工,你可以和你太太商量下,看她愿不愿来?”

  老张眼睛一亮,摸出手机:“那我问问她。”

  他跑到外头去了,房间里剩下的人也忙了起来,发微信,打电话,热闹得很。

  老张没一会儿就进来了,笑眯眯地说:“小徐,我没问题了!我老婆说她把家里事情安排下,看看机票,这两天就飞过来!”

  徐恕点头:“那太好了,感谢你太太的理解和支持。”

  秦总环顾四周:“大家谁还有困难吗?实在不能克服的话,也可以回,有问题,和团队线上及时交流。”

  没人反对。

  赵南箫也没意见,确实真的没意见。反正对她来说,在哪都一样,不过就是换了张工作台面而已,也省得妈妈天天在耳朵边催念。

  林洋看着她,见她没表示,就说:“秦总,我没问题!”

  “我也没问题。”

  “我也是。”

  大家纷纷表态,最后全部通过,没一个人回去工作。

  徐恕微笑:“那好,那就这么定了。我代表我们丁总向大家表示谢意,谢谢你们为配合我们做出的牺牲和努力。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就送大家去别墅开始工作。”

  第二天早上,设计院一行人抵达了别墅。

  徐恕昨天的描述确实没有半点夸张。别墅的位子很好,坐落在雪山脚下几公里外一个人口只有几百人的自然村的近旁,周围树木环绕,环境幽静,有车道直通大门,抬头,峰顶长年积雪的巍峨雪山扑面而来,这种感觉,就好似身处一副3D电影画面之中。别墅占地也很大,房子上下三层,里面娱乐设施样样不缺,温泉在后园,大厅里还有个壁炉,现在已经起火了,松枝在炉子里燃烧着,一种令人身心愉悦的松香味,充盈在了暖和而蓬松的空气里。

  要不是来工作,这完全就是度假的范儿。

  设计院的人也不算没见过世面,但见到这样的环境和条件,每个人都挺满意,第一天也不干活了,忙着落脚,熟悉环境,老张到处地走,拍照片,拍视频,发给他老婆看。

  赵南箫的房间安排在三楼,看面积和装修,像是一间主卧,推开窗正对雪山峰顶,还有一个露台,视野极好。

  她安顿好,稍稍熟悉了环境,中午吃过饭,回房间休息了下,下午就继续自己手头的事。

  一忙就是几个小时,很快傍晚,她感到有点累,到楼下厨房倒了杯热咖啡,回到房间,站在露台的栏杆前,看着对面的雪峰落日。

  夕阳余晖照射在近若咫尺的晶莹雪峰之上,红光四射,美不胜收。

  赵南箫端起杯子,喝了口暖暖的咖啡,忽然看见徐恕的身影。

  他正往大门的方向走去,老王和他同行,两人边走边说话,到了别墅外,停下,他和老王握手,看样子好像是要走了。

  赵南箫知道他这两天很忙,昨晚没在旅馆睡觉,应该是在安排这边的事,今天又安顿住宿、联络,还和人运送了些设备过来。原本以为他晚上会住这里,没想到把他们送来安顿好,现在就要走了。忍不住一直盯着。见他走到他开的那辆旧越野车旁,伸出一只手,打开车门,看着就要上去的时候,背影忽然停住,转头,望向了自己所在的这个位置。

  赵南箫不想让他发觉自己刚才都在看他,身子赶紧转了个方向,手紧紧握着咖啡杯,装作一直沉浸在雪峰夕照美景里的样子,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大门方向传来一阵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稍稍偏脸,看见那辆越野沿着车道离去,很快消失在了树木的影子之中。

  她在露台上又站了片刻,感觉有点意兴阑珊,也不想欣赏美景了,转身回到房间,坐回桌边,正要继续做事,瞥见留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上有条未读消息,拿起来看了一眼。

  XS:高速工地有事,我回去了。这里冷,晚上风大,你睡觉注意关窗。有事联系我。

  赵南箫想了下,回了一个“知道了”。

  她慢慢地放下地手机,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忽然又有点好了起来。

  这个工作环境,说实话,她也挺喜欢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