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_我的蓝桥
点众阅读 > 我的蓝桥 > 第33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章

  他亲她的额,亲她眉,亲她的面颊,唇慢慢地来到了她的嘴角。

  他的亲吻像细雨落入湖面,又像是拂过春风的夜晚,带着叫人沉醉的温柔,甚至让人生出一种感觉,觉得若就这么打破,未免太过残忍。

  赵南箫现在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她有点晕的感觉,没有半点儿力气,也半点儿都不想动弹。

  她的睫毛微微颤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在他的亲吻来到她的嘴角时,甚至下意识地微微启唇,等着他亲上来――她知道他就要亲她的嘴了。

  可是徐恕却停了下来,只亲了亲她嘴角,恋恋不舍地离开,嘴巴移到她耳边轻声说:“我感冒了,我怕传染给你。留到等我好了,我再亲你,好不好?”

  刚刚被电流击过的心口又变热了,像一口涌着温泉的眼,那股热意缓缓溢满全身。

  要不是后背还靠着墙,这个时候她大概已经软了下去。

  她一声不吭。

  “我想看你,我要开灯了……”

  赵南箫又听到他说。

  屋子里的灯跟着亮了,她一时睁不开眼。

  下一刻,徐恕就将她搂住,替她挡住了头顶的光。

  赵南箫顺从了他的保护,额头轻埋在他怀里,过了一会儿,感觉眼睛适应了新的光线,睁开眼睛,慢慢地抬起头,看见徐恕低头凝视着自己,眸光明亮异常,眼睛一眨不眨。

  “你脸红了!不信你自己摸摸看。”

  他笑了起来,显得十分开心,神色里又带了几分小孩心愿得逞似的得意劲儿。

  后来回想当时这场景,赵南箫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唯一的反应,居然是顺着他那稍显幼稚的话,抬起手真的去摸自己的脸。

  真的,烫得像在发烧。

  “我没骗你吧?”

  他眼眸亮晶晶的,又低头,将嘴巴凑到了她的耳畔。

  “赵南箫,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孩子,好多年前我就这么觉得,想跟你说,就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可算是说出来了。”

  他低低地说。

  小时候开始,赵南箫就听习惯了长辈对自己外貌的夸赞,对类似这样的话早就没了感觉。但这一次,当听到夸自己好看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心脏被触电似的那种丝丝麻痹之感,再次朝她袭来。

  她就这样被他圈在墙边,受了催眠似的默默听他夸着自己,直到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明天叫老李再帮着炸点花生米,晚上你再过来喝……”柳工的声音响了起来。

  任工嘴里哼着小曲晃着步子走了过来,停在隔壁门前,一边摸钥匙开门,一边张望了下这边,见灯亮着,嘴里随口喊了声:“小徐,又忙什么呢?不早了,好休息了!别仗着年轻,天天熬夜……”

  赵南箫突然间如梦初醒,一下将徐恕推开了。

  任工进了屋,踢踏踢踏来回走动。

  赵南箫的心跳得厉害,既怕被任工发现自己现在就在徐恕这里,也有点不敢看徐恕,心乱得厉害,只想快点回自己住的屋去,正要开门,隔壁敲了敲墙,任工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小徐,你屋里还有开水剩吗?借我点,我那个水不热了,晚上忘了去打……”

  赵南箫吓了一跳,急忙扭头看徐恕,示意他赶紧拒绝。

  徐恕对着隔壁说:“我这边也没了。”

  赵南箫松了口气,不料任工不信,竟然走出来敲门:“哎呀小徐,我知道你也不爱打水,有的话,好歹帮个忙,我就泡个茶,一杯而已。柳工那边是真没了,要不我也不会找你要,赶紧开开门,我倒一杯就走……”

  赵南箫吓得脸色都变了,赶紧藏在门后角落里,扭头看着徐恕,大气都不敢透一口。

  徐恕看了她一眼,立刻拿了地上打碎的空壶壳子走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她,稍稍开了道门缝,朝着门外有点喝醉的任工晃了下暖壶壳子:“看见没?刚不小心打碎了,就剩这个,真没了,你再去别屋问下吧。”

  任工这才信了,端着杯子晃走了。

  赵南箫长长吁出一口气,在门后侧耳听着外面动静,过了一会儿,听到任工从别人那里倒了水回来进了他屋,定了定神,轻轻打开门,正要溜出去,一只手忽然从后伸来,握住了她的手。

  这种房子根本没有任何隔音可言,别说隔一层墙,有时候深夜,赵南箫甚至能听到再过去那间屋里任工传来的鼾声。

  她哪里还敢说话,转头示意他立刻放开自己。

  他看着她,迟疑了下,转身拿了件他的厚外套裹她身上,随即凑到她耳边低声说:“我还有几句话,你跟我来下。”

  他的声音很低,却带了几分不容反对的意味,说完就再次握住她手,带着她从门里出来,朝着彩钢房的屋后走去。

  赵南箫无可奈何地跟着他走到几十米外的一个角落里,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看了眼周围,见没人,压低声催促:“还什么话?快点。”

  徐恕顿了一下,低声说:“我知道晚上对你来说很突然,你现在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能理解。”

  赵南箫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心思好像被他给看透了。

  虽然她没觉得自己已经答应做他女朋友了,可要是没应,刚才在他屋里,她没在他宣布自己是他女朋友还亲她的时候一巴掌呼过去,不是默许了又是什么?

  她心里有点懊丧,夹杂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之感。沉默了。

  “赵南箫,我们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我急性子,做什么事都急,你最清楚不过,你到现在还嫌我开车太快。我确实天生急性子,但对你,是个例外。我这半辈子所有的耐心,大概都用在了你这里。晚上的事,只要我们俩自己知道就行了,你放心,我会等到你愿意公开的时候再对别人说你是我徐恕的女朋友,等多久都没关系,我等得起。”

  或许是初识的那个莫西干头少年给赵南箫造成了太过巨大的冲击,在她的感觉里,徐恕一直就是个从骨子里叛逆的冲动少年形象,即便是现在,在他们大学毕业四年后再次重逢,他脱胎换骨,她的潜意识也依然没法摆脱掉这种印象。

  但是这一刻,听着他和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赵南箫心里起初的那点懊丧之感,很快就被一种新鲜的惊奇和莫名的感动给取代了。

  真的有点感动了,为他对自己的长情,虽然她也不知道她到底哪里好,兜兜转转,能让他这么多年还没放弃。

  徐恕说完了心里话,见她依然沉默,看似不为所动,黔驴技穷之下,想起前几天在网上无意看到的追女情话大全,咬了咬牙,决定厚着脸皮放出杀手锏。

  他再次握住她的一只手,抬了起来,轻轻放在自己的心口,凝视着她,用他能说得出的最柔情的语调,不疾不徐地说:“赵南箫,你有没感到我这里很热?不是因为我发烧,而是因为你就住在我这里。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让我住进你的这个位置,每当你想起我的时候,就和我现在一样,从里到外,热得像有火烧。”

  赵南箫顿时一阵恶寒,浑身冒了层鸡皮疙瘩,刚才的感动也飞了,迅速抽回自己的手,面无表情:“徐恕,你是丁总指挥的助理,你就不能提个意见,怎么想个法子再解决下工地的用水问题吗?又不是几个月的工程,你不能天天回来晚了没热水洗澡感冒发烧,现在又不是夏天!”

  徐恕还以为她听了会十分感动,没想到换来的是这么一句话,心里一阵暴击,随即安慰自己,晚上他单方面把她搞成了女朋友,她也没明确反对,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

  何况,她这就是对自己侧面关心的表现!

  他很快就从打击里恢复过来,赶紧说:“已经在搞了,打算架设管道,从十公里外的一个水库引水过来,大概半个月内就能完成。”

  赵南箫点了点头:“那就好。还有,明天起你别给我搞特殊化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了背后议论。以前不在食堂吃,是就我一个女的,现在蔡大姐她们都在,我也在食堂吃。大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好,好,我听你的。”

  赵南箫看了他一眼,脱了他刚披在自己肩上的厚外套,塞到他手里。

  “你发烧,就别再在外头吹冷风抽烟装酷了,回吧。”

  她说完,丢下他转身就走,回到自己住的那间屋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在门后站了好久,感到自己耳朵冰冷,脸却烫得不行,像起了面火,就坐到桌边拿出镜子照了下,越看,越觉得自己确实还挺漂亮的。一双不用画也弯弯如同柳叶的眉,瓜子脸,皮肤瓷白,在工地也没怎么晒黑,反倒没了之前在北京时的那种苍白感,加上现在面颊发烧,嘴唇红润,看起来像扫了一层艳丽的腮红。

  她都忘了以前什么时候自己有过这种血气满满的感觉。

  正端详着,赵南箫忽然想起徐恕刚才说她好看的话,赶紧放下镜子不看了,用微凉的手背压了压面颊,等心情平复了些,终于想起了被自己撂在一边的妈妈,急忙拿过手机给她发了条消息,为自己昨天冲她发脾气向她道歉。

  沈晓曼这会儿还没睡,很快就回了讯息,说她不生气就好,问她接下来到底回不回。

  大概是昨天被女儿少见的发脾气给吓到了,沈晓曼这回的语气也不复之前咄咄逼人,带了点试探的意思。

  赵南箫一下又矛盾了,迟疑了下,发过去一个“看情况再说”。

  过了一会儿,沈晓曼回复:“反正下个月你姥爷生日,你无论如何要给我回来!”

  赵南箫立刻答应,给妈妈发了个晚安,拿着手机坐在椅子里对着笔记本电脑出神。正发着呆,忽然又收到一条消息。

  XS:你怎么还不睡?你不上床,我也不上,我就坐床边等你。

  赵南箫咬了咬唇,关了电脑,上了床,关灯,人缩在被子里,听着隔壁的动静。

  他应该听到了她上床发出的响动,过了一会儿,又收到一条消息:“晚安。”

  赵南箫这一夜根本没法晚安,在床上翻来覆去,把被窝搞得没了半点暖气,一直到了下半夜才睡着,做着乱七八糟的梦,等一觉醒来,发现竟然快要九点了。

  隔壁的人早就走了。

  赵南箫懊恼,赶紧起床,想去打热水洗漱,开门看见门口已经放了两只新的暖壶,知道是徐恕早上帮自己提的,拿进来洗漱了下,赶紧就去设计院的办公室,想找老陈商议下接下来的安排。

  办公室里没人。

  赵南箫正要给老陈打电话,老陈自己先打了过来,问她起了没,让她到梁总工的办公室去参加会议。

  赵南箫挂了电话,匆匆赶了过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