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_我的蓝桥
点众阅读 > 我的蓝桥 > 第63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3章

  赵南箫本来睡得很沉,梦里梦见了徐恕,想抱,下意识地伸手,抱空,一下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发现徐恕人真的不见了。

  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房间里光线微冥,才早上五点多。

  昨晚实在有点疯狂,疯狂的代价就是是筋疲力尽,才睡了这么几个小时就醒了,她现在还是很倦,困得要命。

  但是他去了哪儿?

  她立刻找他,扭头看见他靠在露台边,对着对面的雪山,一个人好像又在那里抽烟。

  “徐恕――”

  赵南箫喊他,很快,他转身回到房间里,快步走到床边。

  赵南箫两只胳膊伸向他,被他俯身抱住了。

  温暖肌肤贴在他身上,感到他皮肤凉汪汪,在外头似乎已经有一会儿了。

  “你在外头看什么呢,一大早不睡觉,又抽烟!”赵南箫睡意也没了,有点不满。

  “醒得早,怕吵醒你,就出去站了一会儿。”他微笑解释。

  “等日出,出来了再叫你一起看。”他又补了一句,带着讨好的口气。

  “都要下雨了,哪来的日出?今天起,你给我戒烟!”

  外头明明是阴天。她可没这么好哄。

  他没接话,就掀开被子要进被窝。

  “别碰我!你去看你的日出去……”

  过了一会儿,赵南箫:“不要,我还累……”

  他咬她耳朵:“求我。”

  她不肯上当了。昨晚越求他,他反而越来劲,非要把她弄哭不可。

  “不求是吧?等着,我就喜欢你哭……”

  他低声坏笑,一把扯高被子,蒙住了自己和她。

  赵南箫后悔昨晚不该主动惹他的,简直像是惹上了一只小恶魔。

  这个白天他不放她回去上班,自作主张帮她打电话和老陈请了个假,然后就把她困在这座大房子里又一个白天,累了就睡觉,直到晚上十点多,在她的再三要求下,这才终于离开,送她回了项目部。

  整整一个白天,他不见人,她也请了假,赵南箫疑心周围的人都猜到他俩到底干什么去了,未免羞惭,幸好大晚上也没怎么遇到人,做贼似的回到住的地方,他竟还要跟进来,被她直接关在了门外,这场从昨晚开始的“看电影”之约才算是告一段落。

  一周后,徐恕约她晚上再去“看电影”。

  赵南箫本来不想去,上次只是特殊情况,自己一时冲动所致,毕竟两人还没结婚,她脸皮也不够厚,不想让周围的人都认定两人已经同居了。

  但之前被他“冷落”这么久,现在难得他又主动了些,赵南箫有点底气不足,担心万一打击了他,他又自闭,就从了,但说好,要他明早五点就起床送自己回来,这样回到这边六点,大家都还没起床,也就不知道他俩昨晚又出去过夜了。

  徐恕答应了。晚上到了别墅,才七点多,见他迫不及待似地要和自己上床亲热,赵南箫忍不住就轻嘲:“现在怎么这么急了?以前又干嘛那么老实?”

  赵南箫本来是开玩笑,加一点抱怨,没想到说完,他慢慢地停了下来,最后竟然不动了。

  她感到他的情绪一下就低落了下去。

  她不禁后悔,也有点不解,推了推他:“你生气了?不会吧,我就开个玩笑而已……”

  他慢慢地抬起头,默默凝视着身下躺在枕上的她,神色懊丧,欲言又止。

  见他露出小孩受了委屈般的模样,赵南箫心疼,最近几个月来的种种费解顿时也涌上心头,急了。

  “徐恕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事?你说出来,我帮你。”

  她轻轻地摸他后背,像哄孩子一样地催他,诱导他。

  他看了她片刻,最后慢吞吞地摇了摇头,从她身上翻身下去,闭着眼睛说:“没什么。可能是要辞职的缘故,最近工作压力有点大而已。”

  赵南箫有点不信,正要再逼问,忽然手机响了,有人打来电话。

  她看了一眼,见是妈妈的助理小周,暂时放过徐恕,接去电话。

  小周告诉了她一个不大好的消息,说她妈妈最近几天身体好像又有点不适。晚上本来有个活动的,到了那边头痛,只好先回了家,他就给她打这个电话,问她怎么办。

  上次妈妈去看老毛病的时候,在那位神经专家的建议下,也去做过脑部CT。检查出来有一处低密度阴影,诊断是软化灶,考虑到妈妈以前头部受过伤,应该是当时留下的后遗症。

  根据医生的说法,软化灶的成因很多,不少生活中无症状的正常人,因为各种原因,脑部也常见这种后遗症。如果位置不好,长久下来,可能会引发各种神经或者椎体外系疾病,但像她妈妈这样,只要位置不是处在和运动语言相关的区域里,影响几乎可以忽略。

  但医生同时也提了一句,现在医学对脑部疾病的研究还很有限,这个位置的后遗症到底有没有影响到她现在的头痛或者失眠,也不能完全肯定。说以后若再出现不适,及时进一步就医,到时候再看。

  经过之前的治疗和一段时间的休息,最近妈妈的老毛病已经趋于稳定了。半个月前,母女联系的时候,她说她包括睡眠在内,一切都挺正常,叫女儿不要记挂。没想到现在突然来了这么一个消息。

  赵南箫吓了一跳,失声道:“不会吧,严不严重?”

  小周忙解释:“姐你也别太担心。馆长回家吃了药,好了不少,已经睡了,我是不放心,所以才告诉你一声。”

  “我知道了,谢谢你小周。”

  赵南箫挂了电话,失魂落魄地发呆。

  “阿姨怎么了?”

  徐恕已经坐了起来,问她。

  “我妈晚上又头痛了。她以前脑部受过伤,有后遗症,我怕她不好。”

  徐恕一怔,立刻说:“你别急,我明天就陪你回去!”

  出了这种事,两人自然谁也没心情再继续了,下床穿好衣服收拾了下,晚上回到项目部,徐恕直接找领导请假。

  丁总批了他的假,赵南箫也和老陈说了一声,第二天,在徐恕的陪伴下,又匆匆赶回家中。

  沈晓曼看见两人一起回来了,挺高兴的,安慰女儿,让她不要担心,说自己没什么大问题。

  但这次回来,妈妈的精神看起来真的不大好,赵南箫不敢掉以轻心,第二天就替她约专门的脑科专家再做检查,折腾了些天,专家也看不出什么新的东西,但妈妈确实又老是头疼。一开始吃药还能压住,再过些天,原来的药量已经不够,要加剂了。

  赵南箫心焦不已,这几天什么也没干,就到处打听这方面的权威和专家。

  徐恕这天陪她从医院回来,送她到家后,晚上,在家里终于等到了难得碰面的父亲,把沈晓曼的情况讲了下,说:“爸,你认识的人多,国内外有没这方面的专家,麻烦你上心帮小南打听下,她很担心,我看她这几天饭都吃不下去。”

  徐振中很关切,详细问了几句,一口答应下来。

  徐恕向父亲道谢。第二天,知道她上午陪她妈妈去了艺术馆,就直接开车过去找她。

  他来到艺术馆,停车的时候,意外地在边上看见了一辆黑色的宝马。

  他认得这个车牌,是叶之洲的,上次朋友婚礼的时候看过一眼,他就记住了。

  徐恕心微微一跳,抬头看了眼艺术馆的大门,迟疑了下,走了过去,经过艺术馆大门边上的那间咖啡店时,他的脚步停住了。

  透过明亮的落地玻璃窗,他看见赵南箫和叶之洲就相对坐在里面靠窗的一张桌边。咖啡杯上热气袅袅,叶之洲双手十指交握靠在桌边正在说话。她看着对面的他,认真聆听,神色专注。

  赵南箫回来没去单位上班,请了假,这些天一直陪着妈妈,今天早上这边有事,妈妈要来,她就开车送她。

  妈妈在办公区和员工说事,她在边上的时候,收到了一条发自叶之洲的消息,说前些天经由盛思思的口,知道了叶阿姨的病情,有相关的事找她说,希望能见个面。

  赵南箫迟疑了下,让他到这里来。

  叶之洲很快赶到,坐下后,开口先向她道歉,为自己当年犯下的错和今天的后果。

  “……要不是我的错,阿姨当年也不会意外受伤,今天更不会有这样的后遗症。我真的非常负疚……”

  赵南箫看出了他满心的愧疚和自责,但没有让他继续道歉下去,打断了他:“过去的都过去了,不必再提。我妈也可能只是以前因为我爸去世造成的神经衰弱加重,医生还说,也不完全排除心理方面的诱因,总之不一定就和软化灶有关,你不必自己承揽责任。”

  “虽然你不怪我,但我自己还是很难原谅我自己……”

  “小南,我不起你,我辜负了沈老还有阿姨对的信任和厚爱,我也没有颜面再去请求他们的谅解……”

  人前冷静而专业的他,这一刻显得有点语无伦次,显然心情十分纷乱。

  赵南箫听了一会儿,再次打断:“叶之洲,你不是说找我说和我妈病情有关的事吗?你说。”

  他一顿,回过神来,朝她歉然地笑了笑:“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总之今天还是非常感谢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和我见个面。你也知道的,国内对脑科的研究要迟于国外,综合能力可能相对欠缺。之前我听盛思思跟我谈及叶阿姨的情况,我就留意了下。我事务所的一位欧洲合伙人认识一个脑科方面的顶尖专家,我请他帮忙,前些天他帮我和对方联系了,对方答应随时帮助。”

  他向站在柜台后的小姑娘招了招手,要了张纸,从西装内兜里取出一支笔,在纸上写下全名,推给她。

  “你先查下博士的信息,如果相信我,我可以帮阿姨介绍。你考虑好了,随时联系我。”

  “今天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不打扰了,先走了。”

  叶之洲站了起来,朝她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赵南箫目送他背影出去,拿过纸条,看了眼上头的那个名字,过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查找,正翻着资料,瞥见对面来了个人,抬眼,见是徐恕,朝他笑了笑,让他坐。

  徐恕就坐到了刚才叶之洲坐过的位置上,看了眼面前那杯还没怎么喝的咖啡,若无其事地说:“和谁见面呢?还喝起了咖啡?”

  赵南箫哦了一声,依然低头看着资料:“叶之洲。刚走没一会儿。”

  “是吗?他找你有事?”

  赵南箫把刚才叶之洲留下的纸条推了过去:“他说帮我妈找了个国外很好的专家。”

  徐恕看了眼,没做声。

  赵南箫查阅完资料,几乎没什么犹豫,很快就做了决定。晚上回家,把白天叶之洲找自己介绍医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沈晓曼一听叶之洲的名字,立马摇头,坐沙发里皱眉扶着脑袋直晃:“小南,你可快别在我跟前提他了,我一想到以前的事我就头疼!我知道他当时为难,他那个妈搞不灵清以死相逼,但和我无关!我现在也不要他帮忙!”

  赵南箫劝她:“妈,一码归一码,他介绍的那个医生真的非常好,普通人想请他看病,预约要在几年后了。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你还是去看下,要是能看好,那不是好事吗?要不然三天两头犯病,我真的很担心。我可以请个长假陪你过去。”

  沈晓曼惊讶地看着女儿:“你真不介意叶之洲以前对你干过的那些事了?”

  赵南箫微笑:“我现在已经有了徐恕,我还记着以前的事干什么?自己找不痛快吗?”

  沈晓曼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徐恕到底什么时候打算和你结婚?上次听你说年底,你确定吗?”

  赵南箫唔了一声:“是。上次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忽然要改行了,说年底前就辞职,然后我们结婚。”

  沈晓曼出神了片刻,慢慢吐出一口气,说:“行吧,年底就年底,那我就等着了。”

  “对了,”她看了眼女儿,“他要是改了行,我看你也完全可以考虑学别的。”

  “再说吧。现在妈你听我的,先把身体看好最要紧了。”

  赵南箫不大想谈这个话题,含糊应了一句。

  隔日,徐振中打电话给儿子,让把沈晓曼的病历用电子版发过来,说他有个医学界朋友和国外的一位顶尖脑专家有往来,让先把病历发过去。

  徐恕问对方的名字,听了,心里一阵发堵,说:“算了,爸你向你朋友道声谢,说不用了。”

  “怎么了?那个医生很权威的,一般人找他看病很不容易!”徐振中不解。

  徐恕苦笑。

  世界真还挺小的,自己这边找的医生,居然就是叶之洲介绍的那位。

  “爸,算了,小南那边已经另外找了一位挺好的医生,不必再联系了。”

  徐振中作罢,想了下,又说:“也是国外专家吗?要出国的话,你要是能出来,你尽量陪她们去。”

  “知道了,谢谢爸。”

  徐恕和父亲联系完,迟疑了下,打电话给找赵南箫,问准备出国看病的事,说自己陪她们一道去。

  赵南箫说:“我妈说不用你陪了,要么晚上你来我家吃饭吧,说下这个事。”

  当晚,徐恕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赵南箫家。

  沈晓曼的对他的态度,永远都是那么的轻声细语,笑容可亲。

  从前徐恕没感觉,就觉得沈阿姨人好,哄她高兴也不是件难事。

  现在他看到沈晓曼就觉得心里发毛。她越是对自己笑,他越是紧张不安。

  吃饭的时候,赵南箫说:“徐恕,我妈说不用你陪,我跟我妈过去就行。医生那里,叶之洲会联系好,到了那边,我妈也有关系很好的朋友,住宿出行什么的都会安排好,你不用顾虑。”

  徐恕看了眼沈晓曼,见她含笑点头,就不敢再说自己同去了,恭敬地说:“行,我听阿姨的。阿姨您一路顺风,平安归来。”

  吃完了饭,赵南箫端出水果。沈晓曼说:“小南,你帮妈去洗点银耳和莲子,放着明早熬,莲子的芯记得抽干净,一根也不能落,要不然苦。”

  赵南箫应了一声,又回到厨房里忙碌。

  沈晓曼打发走了女儿,坐到了徐恕的边上,招呼他吃水果。

  “吃莲雾,小南喜欢吃的,说补水,这也是她给你切的。”

  “谢谢阿姨,您也吃。”

  徐恕伸手拿了一块,嚼两口,吞了下去。

  沈晓曼看着他,微笑道:“徐恕,前些时候你在工地带头进隧洞抢险的事,我听说了。阿姨真的很欣赏你。不过,阿姨虽然没问小南,她也没和我说起过半句,但阿姨知道,她当时肯定很为你担心。幸好没事。”

  徐恕心跳有点加快。

  他听出了沈晓曼褒语下的别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另外你别多想,”沈晓曼继续说,“这次叫你不用去,其实是为你考虑。小南告诉我了,说你打算年底前就辞职回来,现在都六月了,我想你事情一定很忙,反正我的毛病也不是很严重,想给你多留些时间,所以叫你不必为此耽搁。”

  徐恕继续沉默着。

  沈晓曼看着他,等了片刻,又说:“还有句话,阿姨也想给你交个底。叶之洲已经过去了,这次虽然医生是他介绍的,但你不必顾虑。我还听说,你和小南在那边很好,大家都看在眼里,挺好的。她现在就等着你年底结束工作回来结婚,我也就等着年底,明白了吗?”

  徐恕隐隐猜到她话下的隐含意味,也不知道她都是向谁打听过来的,不敢看她,艰涩点头:“我明白,谢谢阿姨。”

  赵南箫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坐到徐恕的边上。

  “那个莲子心真难抽,妈你干嘛不买抽好现成的?”她抱怨了一句。

  “现成的都是机器磨出来的,全是粉,不好。”

  “那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她顺口又问,拈起一片莲雾放嘴里。

  “没什么,就问了两句徐恕平常工作生活的闲话。”

  沈晓曼微笑,站了起来。

  “你们再聊会吧,我先去休息了。”

  妈妈走了,赵南箫又喂徐恕吃了几片水果,见他似乎走神,疑心他在为叶之洲不高兴,就轻声解释:“徐恕你别多想,我和叶之洲真的没什么了,都过去了,这次确实是出于我妈身体的考虑才联系的。”

  徐恕回过神,很大度地微笑:“没关系,我肯定信任你的。”

  赵南箫一笑:“我已经向单位请了长假,过两天就走。你回去后工作也别太拼,要注意身体,有事联系。”

  徐恕点头,一一答应。

  几天之后,他将沈晓曼母女送到机场,和进入闸关时回首看自己的赵南箫挥手道别,一个人在原地站了许久,终于转身,迈步慢慢离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