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_顶流助理是条龙
点众阅读 > 顶流助理是条龙 > 第2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章

  顿了一下,林贺又露出一个自认为温和的笑,“我可没杀人。”

  “没杀人,那就是杀了妖?”曲禾眉头皱得更紧了。

  林贺身上的气息更加浑浊了。

  “话可不能乱说,你有证据吗?”林贺摊手道。

  曲禾轻哼了一声,懒得和他多扯,“这些等你去了妖管所自然有人来审问你。”

  话音还没有落下,她的身形就消失在了原地。

  林贺脸色一变,急急往后退去,“你不是去给那个谢屿当助理去了吗?怎么还管起妖管所的事情了?”

  回答他的是曲禾扣向他脖子的手。

  之前在杨姐店里那一次林贺就知道自己不是曲禾的对手,虽然这段时间他吃了一颗妖丹,还吃了一只半妖,修为涨了不少,但面对上曲禾的时候他仍旧觉得自己被压制的毫无喘息之地。

  “砰”的一声巨响,曲禾紧扣着林贺的咽喉将他推着抵在墙上。

  “饶……饶命!”林贺紧紧抓着她的手,脸色憋红,目光游移着落在了曲禾的身后。

  之前趴在地上的少女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藏在乱糟糟头发底下的是一双极为干净的眼睛,眼里的蓝色像是供奉在雪山之巅的蓝色宝石,漂亮的让人着迷。

  林贺都有一瞬间的恍神。

  但咽喉处曲禾还在收紧的手让他很快回过神来,他紧盯着少女的眼睛,额头上青筋鼓起,一字一顿道:“我……们……都……是……半妖……”

  半妖,人类眼里的怪物,妖怪眼中的杂种,他们从出生起就被嫌弃,被厌恶……

  曲禾听见身后的低咆声变得急促起来,某一刻,她一侧脸,一道劲风就从她的脸侧擦过。

  原本应该站在她身后的少女趴在她面前那堵墙头上,从上至下看着她,眼中的蓝色正在加深。

  “你和他不是同类。”曲禾皱眉,倒是没怎么生气,她伸手摸了摸脸,朝少女道:“哪怕你们都是半妖,但他……”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趴在墙头上的少女再次朝她扑了过来,张嘴是獠牙,速度快得只剩下残影,仿佛下一刻就要将曲禾的咽喉撕开。

  曲禾侧身就躲开了她的攻击,在她从自己旁边擦身而过的时候一伸手,揪住了她的后颈。

  刚刚凶狠无比的少女就这么被曲禾拎着后颈,眼神茫然,似乎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就你胡说八道!”曲禾生气的将林贺从墙上提起,又用力砸在墙上。

  林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两眼一翻白昏死过去,在他后脑勺撞击到的墙面上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坑。

  片刻后,曲禾一手拖着林贺,一手拎着另一只半妖去了妖管所。

  一路上为了不让人看见这一幕,她还是动用了妖术,到了妖管所的时候,其他人看着她手里的两个半妖,都是一脸震惊。

  “怎么有两个?不是说就一个吗?”韩姐急匆匆跑出来,看见这一幕也有点傻眼。

  曲禾撒手将林贺扔在地上,又将少女扔进沙发里,她一边揉着手腕一边道:“我去抓他的时候正巧碰上了另一个,反正我已经把他抓回来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问出来他为什么缠着杨姐记得告诉我。”

  说完这些曲禾直接走了。

  回谢屿那边的路上曲禾给杨姐发了消息,告诉她林贺已经抓住,以后不用再担心林贺会过去找她了。

  杨姐:“小禾,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你最近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曲禾想了想,谢屿接下来的行程很满,谢屿很忙就代表着她也会很忙。

  “要工作,再说吧。”曲禾回复她。

  第二天谢屿要去拍昨天没拍完的杂志,曲禾跟他一起过去的,再次见到了那只黑鸟。

  “这段时间小山的化妆师就是她了,何月。”洪缨道。

  何月朝曲禾等人笑了笑,道:“我老师最近要去国外,所以这段时间都会是我跟在谢哥身边。”

  曲禾恍然,谢屿之前的化妆师原来是何月的老师,难怪昨天拍杂志的时候何月给对方打下手毫无违和感,以前还没出师的时候她就经常这样跟在老师身边的。

  那只黑鸟还是安安静静站在笼子里,脑袋跟着何月动作左右晃着。

  “这是什么鸟?”谢松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包炒米,他拆开用镊子夹着炒米递进笼子里。

  黑鸟朝他看了一眼,脑袋动了动,张嘴把炒米吃了。

  “嘿!”谢松眼睛一亮,立刻朝曲禾招了招手,“小禾,快来快来!”

  曲禾刚点开韩姐发来的信息,一边看着一边起身往他那里走。

  林贺为什么缠着杨姐的原因还没有问出来,但她昨天下午和林贺一起送过去的另外那只小半妖竟然跑了!

  看着这条消息,曲禾回了一句:“你们妖管所的防御该好好弄弄了。”

  那只是一只半妖,都能从妖管所跑了,妖管所那么多妖怪在,结果连只半妖都看不住,难怪抓林贺还要她亲自跑一趟,妖管所不太行啊。

  “小禾,别看手机了,来来来……”谢松将一个镊子递给曲禾,一脸兴奋道:“和我一起喂它。”

  曲禾跟他一起站在鸟笼前,手里拿着镊子给黑鸟喂炒米。

  黑鸟安静不吵,喂它吃炒米的时候它就张嘴吃下去,一包炒米很快就要见底。

  “诶?这到底是什么鸟啊小山?小禾说不是乌鸦。”谢松扭头朝谢屿问道。

  谢屿还没开口,曲禾就道:“只余鸟,能够感应到火灾的发生。”

  “有这种鸟吗?”谢松愣住。

  就连那边的何月都看了过来,惊奇道:“其实我和我弟弟都一直不知道这是什么鸟,我弟弟喜欢到处野营,这只鸟就是有一次他去野营的时候带回来的,我们一直以为它是乌鸦……”

  “说起来,它昨天突然叫了一声难道是知道有火灾要发生?”其他人笑着道。

  几个人议论起来,实际上都没有信曲禾说的那句话。

  一只长得像乌鸦的鸟怎么可能会感应火灾的发生呢?再说了,什么只余鸟大家听都没有听过。

  曲禾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她本来也只是替谢松解惑的,何月等人不信,但谢松是相信的。

  “小禾,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是不是小山偷偷给你补课了?”谢松开着玩笑问道。

  曲禾将最后一粒炒米喂给只余鸟,摇头道:“他没有给我补课,这是我自己知道的。”

  几乎是每次吃下一滴精血,她记忆里的东西就会多出来一部分。

  像只余鸟,她自己都记不清是吃下第几滴精血时出现的了,反正看见只余鸟的时候她脑海里就浮现了这只鸟的名字和一些相关信息。

  只余鸟长得像是乌鸦,尤其是在站着不动的时候,可只余鸟展翅飞行的时候就会露出来翅膀底下的羽毛,像火一样的颜色,潜在黑夜里飞行时就像有两条火舌飞过。

  当只余鸟发出叫声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地方即将发生火灾。

  昨天谢屿也听见了只余鸟的叫声,所以他让大家小心一点,他团队里的人行事本来就小心,一般不会出什么差错,尤其是在老板都出声提醒的情况下了。

  可谁能想到火灾的源头其实是在杂志方那边呢。

  杂志方的人虽然捧着谢屿,却未必会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认真对待。

  曲禾将炒米的包装袋扔进垃圾桶,曲指挠了挠额角。

  “你最近怎么总是伸手挠额头?”谢屿突然出声问道。

  曲禾一顿,转身跟化妆镜里的他对视上,她神情有点茫然,“经常吗?我没注意,就有时候觉得有一点痒,可能是被头发弄得……”

  “那正好,发型老师帮她修剪一下头发吧。”谢屿道。

  发型老师也是谢屿团队里的人,老板发话自然应下。

  曲禾也没有拒绝,她就坐在谢屿的旁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女生肤色白皙,额角的地方有几道红印子,就是被她刚刚自己挠出来的。

  “小禾想要个什么样的发型?”发型老师站在她的身后问道。

  曲禾想了想,脑海里也没有个印象,她伸手比划了一下额角两边的刘海,道:“就……把刘海修剪一下?”

  “你就看着来。”谢屿支着头笑眼看着这边,朝发型老师道,“扎个马尾都好看,小黑蛇,好多粉丝都喊着让你出道,你想不想?”

  “不想。”曲禾摇头。

  出道有什么好的?又不能吸谢屿。

  在谢屿问曲禾想不想出道的时候,其他人都朝曲禾看了过来,见她没有犹豫的就摇头,大家都觉得有些讶异,尤其是看着她眼神干干净净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发型老师帮曲禾修剪了一下刘海,又帮她扎了个马尾,将发尾卷了卷。

  “戴上这个!”谢屿突然递过来一个蝴蝶结,“可爱。”

  曲禾想拒绝,话还说出口谢屿就像是猜到了她要拒绝,直接拿着那个蝴蝶结站了起来,倾身过来亲手给她固定在了马尾上。

  一瞬间包裹来气息让曲禾身心舒服,她晕乎乎的完全忘记了拒绝这件事情。

  “别动别动,先拍张照……”谢屿给她戴好之后又退了回去,举着手机就给曲禾拍了好几张。

  等曲禾眨眨眼睛从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中醒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不只是谢屿,周围好几个人都对她举着手机的。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小山总说小禾可爱了!”谢秋看着手机里的曲禾,乖乖巧巧坐在那里,扎着马尾,马尾上戴着大大的酒红色蝴蝶结,神情有点茫然,更多的还是呆。

  看着就让人想要伸手捏一把。

  其他人不好意思伸手去捏,谢屿则完全没觉得不好意思,他伸手在曲禾额头上弹了一下,又轻轻揪了一下她的耳尖,笑眯眯道:“哎,真想看看小黑蛇戴着这个蝴蝶结的样子。”

  “什……什么?”曲禾愣愣的看着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从谢屿的话里听出了另一层意思?

  谢屿这句话让谢秋也听见了,谢秋傻傻的抓了抓头发,“小禾现在不是正戴着这个蝴蝶结的吗?”

  谢屿也不解释,放下手机站了起来,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往外走,其他人立刻跟了上去。

  “小山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啊?他想看小黑蛇戴蝴蝶结,小黑蛇不就是你吗?你已经戴上了啊……”谢秋还是想不明白,凑在曲禾耳边嘀咕了好久。

  等实在想不通的时候他就放弃了。

  算了,小山经常会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曲禾伸手摸了摸耳朵,刚刚被谢屿揪了一下耳尖的地方有点发烫,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自在。

  她轻呼了口气,也站了起来往外面走。

  与此同时,微博上谢屿的粉丝突然刷新出来一条动态。

  谢屿工作室发了一组照片,九宫图,都是谢屿正在做造型和已经做好了造型在等待中的抓拍。

  粉丝们嗷嗷叫着过来吃粮,兴奋之余却有一部分人突然注意到了其中一张照片里的曲禾。

  这张照片里是谢屿正举着手机在拍曲禾,照片的聚焦本来是在谢屿的侧脸上。

  “这是小助理姐姐吗?有、、可爱!”

  “戴最萌的蝴蝶结,打最猛的架?这很可以。”

  “这真的是那个一脚将人踹飞的小助理吗?我单知道她好看,没想到她还能这么可爱!”

  “……”

  很快的,网友就发现谢屿回复了其中一条评论,“我亲自选的,你们就说可不可爱。”

  谢屿粉丝早就习惯了他时不时会下场互动,偶尔还会跟评论区粉丝互黑,他一回复,一直刷新着评论区的粉丝们立刻回了他。

  “可爱啊,超级无敌可爱!我说的是助理小姐姐嘻嘻嘻。”

  “唉,小山的品味一如既往的辣眼睛,全靠助理小姐姐颜值在撑着。”

  “……”

  偶尔才会上一次微博冲浪的曲禾完全不知道网上的动向,谢屿很忙,拍完杂志后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当天晚上他们就要进组。

  “东西已经都收拾好了,走吧。”曲禾提着东西朝谢屿道。

  谢屿头上还戴着个眼罩,头发乱糟糟的,他低头看着手机,含糊的应了一声就往前走。

  他前面是一堵墙。

  曲禾眼看着他就要撞到墙上了还没反应过来,只得伸手把他给拉了回来。

  “这边……”

  “哦。”谢屿掩嘴打了个哈欠,“小黑蛇,要是你是个男的就好了,现在就能背我过去了。”

  “也不是不可以。”曲禾道。

  谢屿一顿,笑着将脸凑了过来,“我觉得你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要背我,而是想把我当杠铃那样举起来。”

  “嗯哼~”曲禾挑眉笑了一下。

  等到了地下停车场,谢屿上了车,曲禾俯身也要跟进去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一股有点熟悉的气息,她微微侧身往后方看去。

  停车场里灯光如昼,但她侧后方那里有一根柱子,柱子背面很容易藏东西。

  “看什么呢?赶紧进来。”谢屿抓着她的肩膀就把她往车里拉,“突然站着不动,我还以为外面有什么东西拖住你了。”

  “有东西跟着。”保姆车在曲禾上车后启动,曲禾侧脸朝谢屿道。

  谢屿已经躺在了后排座位上,将眼罩一拉,懒声道:“跟着就跟着吧,反正咱们在车里舒舒服服躺着就行了。”

  见他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曲禾也不再多管,学着他躺在了座位上。

  但她没那么快睡着,翻看着白天徐琼发来的视频,视频里的小猫崽怎么看怎么可爱。

  因为小猫崽的联系,曲禾跟徐琼之间关系倒是不错。

  半个小时前徐琼还给她发了一条语音消息,“给你说个好笑的事情,今天下午柳默突然过来找我,说对不起,还说他是被潘欣语用孩子威胁的,口口声声求我原谅,还来跟我回忆以前的时光,可把我给恶心到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