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_顶流助理是条龙
点众阅读 > 顶流助理是条龙 > 第4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章

  [落秋中文]

  /

  等温倩被经纪人和助理带走了之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曲禾跟谢屿。

  谢屿伸了个懒腰,朝曲禾道:“好了,可以去睡觉了。”

  “等等。”曲禾喊住他,问出了自己从带着温倩回来就察觉到的不对,“你身上怎么有血腥气?是发生什么了吗?”

  虽然这股血腥气很淡,但她对于谢屿的气息实在是太熟悉了。

  谢屿原本都已经转过身去了,背对着她,听见她的问话时顿了一下,头也没回继续往房间里走,懒声道:“碰上了两只吸血的蝙蝠。”

  “蝙蝠?是妖怪吗?”曲禾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跟上去,一脸惊奇,“这里也有妖怪吗?那它们说什么?也和这里的人一样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吗?还是……”

  “曲小禾,你今天晚上好奇心怎么这么重?”谢屿站到房门口,一手搭在门把手上,侧身朝曲禾看来,他轻啧了一声,道:“本土妖怪,你跟他们是没办法交流的,知道吗?要是碰上了也别废话,能走就走,走不了……”

  他顿了一下,视线在曲禾手上晃过,道:“那就动手吧。”

  “哦。”曲禾也跟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抬头见他要关上房门,她连忙过去伸手挡住。

  “干什么?”谢屿挑眉笑了起来,“想和我一起睡?”

  “不是啊。”曲禾摇头,道:“我就是想问问你那个路德维希用的软件是什么啊?我能下一个吗?感觉还挺方便的。”

  记住网址iuxzw.com

  至少能够帮助她跟这里的人进行交流。

  谢屿定定的看着她,还特意看了看她的耳朵,没红,一点害羞的意思都没有,有那么一瞬间,谢屿怀疑起了自己的魅力是不是下降了,还是说……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谢屿想问,但话到了嘴边,对上曲禾的目光他又还是把停了下来。

  曲禾见他说了一个字就不说了,眨了眨眼睛,疑惑不解的看着他:“什么?”

  “没什么。”谢屿朝她伸手,“手机给我。”

  曲禾乖乖把手机递了过去,看着他打开应用商店搜到一个软件,点了下载之后就把手机还了过来。

  “谢谢。”曲禾照旧道了谢,看着软件下载进度推进,她也收回了抵着谢屿房门的手。

  反倒是谢屿,在转身进房间的时候又突然转身朝她看来,问道:“曲小禾,你会用吗?”

  “会啊。”曲禾点头,“我看见路德维希操作过。”

  那时候她就上了心的,想着等以后找谢屿问问她的手机能不能下。

  “那个路德维希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他要是再来纠缠你,你也不用手软,知道吗?”谢屿叮嘱道。

  曲禾点头,“我知道的,我也不喜欢他,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反正我不喜欢。”

  谢屿似乎被她的话愉悦到了,笑出声,在曲禾看过去的时候,他就随手关上了门。

  房门完全关上的那一刻,曲禾听见谢屿道:“赶紧回去睡觉吧。”

  曲禾回了房间,但并没有就这么睡觉,她开始琢磨起这个刚刚才下好的软件来,在刚刚把软件的功能琢磨明白时,她就收到了温倩经纪人发来的消息。

  告诉她温倩已经没事了,他们明天中午的飞机回国内,等回国以后再跟她和谢屿道谢。

  曲禾回了一句:“没事就好,好好休息吧。”

  将消息发送过去,她侧脸看向阳台那边的窗户,窗帘是拉着的,一动不动,她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出声道:“你修炼了这么多年,不但没学会好好说人话,还把自己变成爬山虎了?”

  “你什么时候说话也这样了?”秦沐的声音响起来。

  与此同时,一根树藤从窗帘后面钻了出来,树藤不停的往外钻,像是长到没有尽头,而这些出来的树藤就交织在了一起,渐渐纠缠成了一个人形。

  等到树藤终于见到了头,人形也变化成了秦沐的样子,他还穿着白天曲禾在后台见到他时那身西装衬衫,只是西装外套上被什么给划拉开了一道口子,脖子上面也有一道痕迹。

  曲禾从他身上闻到了血腥味,跟谢屿身上的有一点像,于是脱口问道:“你也遇到了这里的蝙蝠精?”

  “蝙……蝠……精?”秦沐神情古怪,紧接着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笑得弯了腰身。

  曲禾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发疯。

  等笑够了,秦沐伸手擦了擦眼角沁出的湿润,朝曲禾道:“你觉得那是蝙蝠精那就是蝙蝠精吧,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说句话。”

  “哦。”曲禾反应冷漠,对于秦沐要说的那句话也一点都不好奇。

  秦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神情变得郑重了许多,他定定的看着曲禾,道:“今天晚上你救了倩倩的事情,谢谢你。”

  顿了一下,他又加了一句:“从今天起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需要。”曲禾皱眉,冷着脸就拒绝了他,并且纠正他:“倩倩是我的朋友,我去救她和你没关系。”

  秦沐也没多争执,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他来这里找曲禾就是为了说这么一句话,说完就要离开,走到窗户边的时候,他脚步一顿,背对着曲禾道:“还有一件事情我忘记说了,你小心点吧,这里的蝙蝠精对你没有什么善意。”

  没什么善意吗?

  曲禾思索了一下,好像至今她还没有见到过这里的蝙蝠精,招惹应该也不至于。

  但晚宴上那个故意撞她的红裙女人她也不认识,照样对她充满恶意。

  想不通她就不想了,收拾收拾睡觉。

  即便凌晨才睡着,但第二天早上七点曲禾仍旧准时起来了,她洗漱完去酒店餐厅吃了早饭,又给谢屿拿了,刚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酒店房间门开着,门口还站着两个外国人。

  曲禾认出他们的穿着打扮是警察,当即就有些担心是不是谢屿出了什么事情。

  在她还没有走过去的时候,门口那两个警察也发现了她两人脸上露出惊慌,紧接着齐齐举起了手枪对准她这边,一边警惕的看着她,一边大声的喊着什么。

  曲禾脚步一顿,站在原地没有再继续上前,因为她听见了谢屿的声音,至少确定谢屿没有出什么事情。

  果不其然,谢屿很快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转身跟那两个反应激动的警察说了些什么。

  曲禾刚把手机摸出来,点开了翻译软件,软件才刚刚打开,那两个警察就将信将疑的放下了手里的枪,但仍旧警惕的盯着她这边。

  “怎么了?”曲禾朝走过来的谢屿问道。

  为了方便,她还是把软件开着的,还把语音输入也开着了。

  谢屿拉着她进了房间,大概跟她解释了一下。

  “昨晚上带走温倩的那个男人死了,今天早上被人发现后报警,从附近的监控摄像头里就发现你是最后见到他的人。”谢屿脸色沉着。

  刚刚和谢屿一起从房间里走出去的还有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肤色黑黑的,曲禾站在他面前简直就像是一只小鸡仔,他道:“不,我刚刚有些没说清,其实是监控里拍摄到的最后跟死者接触的人是您的助理。”

  “你会说华语?”曲禾惊讶的看向他。

  完全不是路德维希那句“泥嚎”能够比的,眼前这位外国警长将华语说的特别标准。

  男人有些得意的笑了一下,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对华国文化感兴趣,所以也特意去学了你们的语言,这一次也是因为你们是华国人,所以案子由我负责,亲爱的女士,你能把昨晚上你知道的事情说一说吗?”

  曲禾朝谢屿看去,在谢屿点了点头之后她就坐在沙发上把昨晚自己追过去的事情说了。

  监控摄像只拍摄到当时死者把车子停下,而她走进摄像头中,直接走向副驾驶座的温倩,警长把视频带了过来,放在曲禾面前播放着,放到她单手将死者甩飞出去时,曲禾明显听见伸手两道惊呼声。

  她扭头看过去,对上那两位惊惧的目光。

  一如她从电梯里出来时这两人看向她的目光,甚至于在她看过去的时候,两人都下意识的握紧了枪。

  “亲爱的女士,视频到这里就被遮挡住了,我们只能看见你带着你朋友离开时,他还没有死。”警长把视频后退到了曲禾带着温倩离开时那一幕。

  能够很清晰的看见躺在树下的男人还在那里呻吟着,甚至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在曲禾跟温倩的身影彻底从监控视频里消失后,监控视频突然一黑,但底下的进度条显示视频其实并没有结束,只是画面变黑了。

  “就像是这个上面显示的。”曲禾抬眼看向警长,神情平静,道:“我直接带着我朋友离开了。”

  “那你当时为什么能够那么果断就离开呢?”警长笑了一下,用开玩笑的语气道:“我以为你至少会上去再踹他两脚,毕竟他竟然这么对待你的朋友,你难道不觉得很生气吗?”

  “生气啊。”曲禾板着脸道,“我以为他躺在那里就已经能够证明我当时有多生气了。”

  警长:“……”

  好像也对哦。

  警长轻咳了一声,缓解一下尴尬,问道:“那你当时有没有注意到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是指,比如除了你们三个,还有没有别的人在?”

  曲禾摇头。

  警长脸上并不见失落,转头看向谢屿,正想说什么的时候曲禾又补充了一句:“虽然当时没有别的人在,但有很多蝙蝠。”

  她那时候还不知道这里原来也有蝙蝠精在,再加上并没有感知到妖气,又急着带温倩离开,所以也没有去管那些蝙蝠的存在。

  但刚刚看监控视频的时候,在画面变黑的那一瞬间她看见了一些东西。

  “摄像头应该是被蝙蝠给挡住了吧?”曲禾将视频拨弄到变黑的那一瞬间。

  她的视力明显要比人类敏锐许多,在警长他们看来画面是一瞬间变黑的,但曲禾能够看见是有一只黑色的东西飞到了摄像头上面遮挡住了,隐约能够看得出来是一只蝙蝠。

  警长深深的看了曲禾一眼,视线落在监控视频上面。

  实际上他根本看不见什么蝙蝠不蝙蝠的,毕竟在来之前和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将这一段监控视频看了无数遍了。

  不过,在来的路上他也已经将视频传了一份给技术人员,让对方试试能不能确定遮挡住画面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亲爱的女士,或许你愿意看一看死者的尸体吗?”警长突然出声问道。

  谢屿侧头看向曲禾,低声提醒:“有点吓人,如果你不想看就直接拒绝。”

  “我想看看。”曲禾点头。

  警长对她的答案并没有感到太意外,摆了摆手,示意曲禾身后的两个人继续去门口守着后,他从伸手掏出来了一张照片,嘴里一边说着:“我得承认这个确实有点让人不适,所以,亲爱的女士,请你一定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可不要被吓到了……”

  照片就被放在了曲禾的面前。

  曲禾低头看着,看见照片上面那具面目狰狞的干尸时,她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意外,而是朝谢屿那边看了一眼。

  这蝙蝠精有点凶。

  这话曲禾也只是在心里默念,没有当着这位警长的面说出来。

  反倒是警长一直在看着她的反应,见她神情平静,惊讶的挑眉,道:“如你所见,死者看起来像是被什么给吸干了血,而且我们在他身上发现了许多吸血孔,已经查出来确实是蝙蝠。”

  “那你们为什么还来找我?”曲禾将照片递了回去。

  从一开始她就觉得这位警长对待她的态度很奇怪,给她一种对方其实压根就没有怀疑她的感觉,但之前曲禾还不确定,觉得可能是他性格就是这样。

  毕竟来到这里后的短短时间里,她确实觉得这里的人并不能用她从前惯有的看法去对待。

  警长看向谢屿,朝他那边摊了摊手,笑道:“虽然我已经知道死者的死因是什么了,甚至能知道凶手是什么,但我还是想来见见这位老朋友,顺便也来见见你,你的身手很好,把我的同事都吓了一跳。”

  “他们甚至让我帮忙打听一下,下一届的奥运会赛事会不会有你的身影出现。”他说完自己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曲禾:“……”

  她不太能听得懂这个笑话,只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茫然。

  “但你带来的人差点吓到她了。”谢屿出声道。

  警长的笑声停下,朝曲禾道了歉。

  曲禾摇头,其实她真没有被吓到。

  谢屿原来早就跟这位警长认识了,甚至于,这位警长其实知道谢屿的身份,估摸着在看见监控视频时也对曲禾的身份有了猜测。

  “你们也有妖管所?”曲禾好奇的问道,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虚。

  昨晚上她可是用了妖术的。

  “不是妖管所,他没有组织。”谢屿道,“但他是那些蝙蝠精的死敌。”

  “哦哦。”处于礼貌,曲禾并没有主动去询问这位警长的本体是什么,但她还是有点好奇,这位警长身上的气息不弱,但并不是她所知道的妖气。

  警长带着人离开了,曲禾才发现自己给谢屿带回来的早餐都冷了。

  “反正都冷了,正好今天休息,带你出去玩?”谢屿往卧室走,“等我去换身衣服。”

  他去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薄风衣和浅灰色的衬衫。

  因为不是去工作的缘故,谢屿也不用做什么造型,头发随手抓了抓,发尖落在额头上,整个人都显得干净温柔。

  “走了。”谢屿随手拿了一顶针织帽。

  曲禾以为他是要自己戴的,他却直接走到了她面前,伸手替她将针织帽戴上。

  “太低了。”曲禾伸手将帽檐网上扒拉了一下,小声嘀咕。

  她里面穿的是一件连帽卫衣,外套也是跟谢屿同系列的女款薄风衣。

  曲禾的大部分衣服都来自于洪缨让人给她的,有些是谢屿让她自己去选的,反正都是品牌方送过来的,虽然曲禾也不知道为什么品牌方还会给谢屿送女款。

  两人刚刚出门,就在电梯里碰上手捧着一束红玫瑰的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脸上带着迷人的笑意,看见曲禾时目光一亮,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喜,但紧接着他就看见了站在曲禾身边的谢屿。

  曲禾还以为他在见到谢屿时脸色会不好看,毕竟昨天晚宴上两人有过冲突。

  结果她发现路德维希在看向谢屿时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反而还绅士的朝谢屿打了招呼。

  有了翻译软件之后,曲禾总算是能听懂对方大概是说什么了。

  路德维希在跟谢屿打了招呼之后就转向了曲禾,还将手里的红玫瑰递了过来,嘴里一顿夸赞,大概是曲禾在他眼中比这红玫瑰还要迷人,但他实在是想不到要送什么给曲禾表示自己的心意了,只能委屈曲禾收下这么一束红玫瑰。

  “谢谢,但我不喜欢红玫瑰。”曲禾没有伸手去接,仍旧拒绝的直截了当,甚至于没给路德维希多发挥的机会,她伸手将关闭的电梯门重新按开,道:“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谢屿没出声,但脸上的笑容就没有落下去过,从路德维希身边经过时,他朝路德维希挑衅的笑了一下。

  曲禾等谢屿一进来就摁了电梯楼层,紧接着就听见谢屿在耳边道:“他也是一只蝙蝠精。”

  “他?”曲禾猛地抬头,朝谢屿看去,对上谢屿的目光她又看向路德维希,忍不住道:“我完全看不出来,而且这里的妖怪身上好像都没有妖气。”

  “确实和国内的妖怪有些不同,但也不是完全没法辨认的。”谢屿道。

  “嗯?”曲禾好奇的看着他,“要怎么分辨?”

  “你之前为什么会不喜欢他?”谢屿反问。

  曲禾不假思索道:“因为他的眼睛,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死气沉沉的。”

  她并不是没有见过其他碧眼的外国人,甚至于还觉得那些人的眼睛很漂亮,可唯独路德维希的眼睛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像是在看着一汪咕嘟咕嘟冒着浓稠泡泡的死水。

  “就是这种感觉。”谢屿曲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轻笑道:“记住了,谁要是给你这种感觉,那对方就算不是蝙蝠精,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曲禾捂着额头认真点头。

  一扭头,发现路德维希也在电梯里站着,怀里还抱着那捧红玫瑰,曲禾看向他的时候他正在瞪着谢屿,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见曲禾看了过去,他立刻愤怒的道:“是不是这位先生向你说了什么有关于我的事情?所以你才会拒绝我?我其实可以解释的……”

  曲禾看着手机上翻译出来的大概意思,摇头道:“和他没有关系,我和你又不熟,我就是单纯的想拒绝你而已。”

  她就差说一句我讨厌你了。

  路德维希一脸受伤的表情,不知道有没有听出曲禾话里的意思,他急切的想要和曲禾解释,但曲禾直接将手机收了起来,连翻译都不想翻译了。

  虽然有了这个软件之后,她和这些外国人之间的交流确实比以前方便了,但偶尔没有这个软件也听好。

  这样她不想听的话就可以一律当成听不懂。

  省事。

  电梯到了一楼,路德维希总算是闭上了嘴,也没有跟着曲禾和谢屿一起出去,他就站在电梯里看着两人走出去,眼神阴沉。

  在国外不用像在国内那样的小心谨慎,谢屿出门的时候只是戴了一副墨镜,他先去吃了早饭,紧接着就带着曲禾去当地的风景名胜区转转。

  这一天谢屿就是一位合格的向导,曲禾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跟着他一起玩一起吃东西就好了。

  中午再景区附近吃午饭的时候他们还碰上了几个国内的粉丝,都是在国外上学的,趁着没课一起出来玩,没想到会碰上谢屿,兴奋的不得了。

  曲禾担当起了摄影师,替他们拍了好几张合照。

  谢屿耐心的给她们签了名,这才笑着挥手再见。

  粉丝离开之前还朝谢屿询问过可不可以将照片发到粉丝群或者微博上,谢屿点头同意了。

  于是在国内粉丝还沉浸在昨天谢屿工作室放出的秀场照片时,突然又看见了粉丝偶遇后的合照。

  “酸了酸了,什么时候我也能跟小山来一次偶遇啊!”

  “听说这一次小山出国不只是为了看秀吧,是不是有什么大合作哇?”

  “等官方消息吧,官方消息没出来之前大家就都不要过多猜测了。”

  “……”

  有关于谢屿这次出国的行程,国内各大娱乐媒体早就争相报道过,还有那些营销号带头各种猜测,隐约还真的有些猜到了谢屿是要跟某个国际大导合作。

  谢屿的几个大粉隐约知道一些消息,但她们也都知道要捂紧嘴巴,哪怕再兴奋期待,也不能在官方消息没出来之前泄露出去,否则万一出了什么变故,挨嘲的还是小山。

  但她们并不觉得这件事情还会出现什么意外,因为小山从来没有让她们失望过。

  曲禾也是这么想的,谢屿几乎没有让她失望过,虽然来之前洪缨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这个试镜对于谢屿来说有多么重要,一定不能出意外。

  但第二天的试镜还是出现了意外。

  曲禾再次见到了那个路德维希,这一次路德维希的身份是男主,她听见路德维希朝谢屿说:“或许你可以试试另外一个角色。”

  路德维希所说的另一个角色是一个炮灰的角色,身份还是一个身为奴隶的反派。

  不得不说他的用心真的险恶。

  “不必了。”虽然貌似被放了鸽子,但谢屿仍旧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脸色都没有变一下,他朝导演道:“很遗憾没能和你合作,既然男主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那么我就先走了。”

  曲禾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她盯着手机上的翻译,在谢屿转身的那一刻还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情并不好。

  在往外走的时候,谢屿却脚步一顿,突然又回身朝导演看去,脸上仍旧带着笑,只是声音透着冷淡,他道:“我突然想起来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当你决定和恶魔做交易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在走向恶魔的腹中。”

  简而言之,和恶魔交易的人最终也会成为恶魔的盘中餐。

  你以为你是在和恶魔合作,可其实你也是恶魔的猎物。

  曲禾恍恍惚惚的想,隐约明白了什么,回头朝那位导演和路德维希看去,导演明显也听懂了谢屿的话,恼羞成怒,立刻大声嚷嚷起来,“谢,你说这些话是想代表什么呢?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你这样只会让我颠覆从前对你的那些看法,你一点也不绅士。”

  谢屿笑了笑,也不生气,收回视线朝曲禾道:“走了。”

  曲禾沉默的跟着他一起离开。

  离开的时候碰上不少的人,都是在打量着谢屿的,有些人的目光并非那么的善意,曲禾一一看了回去,她的神情冷漠,但凡是被她看了一眼的人心底里就都升起一股惧意,头皮发麻,或者后背发凉,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了,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走出这里时,曲禾轻哼了一声,心想着就算不能开口不能动手,她也有的是办法做点让他们不舒服的事情。

  这里可没有妖管所,她的顾忌少之又少。

  “心里舒服了?”回到车上,谢屿就侧脸看了过来,脸上带着笑。

  曲禾抿了一下唇角,反问了一句:“你呢?”

  她其实谈不上什么舒服不舒服,只是不喜欢那些人用那样的目光去看谢屿而已。

  曲禾也相信谢屿并没有因为丢失这个角色而生气,顶多是觉得有些遗憾而已,本来就只是请他过来试镜,虽说对方也说过不少类似于没有人能和他争抢这个角色之类的话。

  但合同没有签下,对方突然定下了其他人,谢屿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他走之前之所以和导演说那样的话,也只是好心提醒一句罢了,至于听不听那也是对方自己的事情。

  谢屿就是这么跟曲禾解释的。

  曲禾点头,没有多少意外,她道:“我猜也是这样。”

  “正好可以多休息几天。”谢屿伸了个懒腰,道:“等玩够了我们再回国,洪缨不是还替我接了个综艺?”

  “是接了个综艺,还早着呢。”曲禾看了看行程,道:“好像就是倩倩去录制的那个综艺。”

  只不过温倩是固定嘉宾之一,而谢屿只是被邀请去录制其中一期,那是在月底了,还有一段时间。

  “刚好隔壁州有一条著名的梧桐街,这个季节风景最好的时候,我们去那边逛逛?”谢屿嘀咕着,一边思索着还有那些好玩的地方,虽然这些地方他其实都已经去过了,但曲禾没有去过哇。

  曲禾看着手机,心里却记挂着一件事情。

  “那个路德维希是冲着我来的,我想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就像是秦沐当初说是因为她所以接近了温倩,所以她把秦沐揍了一顿,警告他离温倩远一点。

  现在这个几次三番出现在她面前的路德维希也打破了谢屿的计划,直接拿走了那个男一号的角色,曲禾心里可都记着的。

  “而且,你也说他是蝙蝠精,那他是不是也和那个人的死有关?”曲禾问道。

  谢屿侧脸过来看着她,神情认真。

  看得曲禾有一点茫然又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时候,就听见他叹了口气道:“曲小禾,你是蛇,又不是猫,好奇心怎么这么重呢?遇到事情就想深究到底?”

  曲禾认真想了想,回答道:“好奇心会害死猫,但不会害死蛇。”

  事情和她有关,那她是一定要弄明白的。

  谢屿跟曲禾离开之后,导演仍旧忍不住又嚷嚷了几句,周围的人连忙附和着他,路德维希站在那里冷眼旁观,脸上甚至还带着若有似无的讥笑。

  其他人并不知道他的来历,实际上在今天早上之前,他们也都以为男一号会是那个华国男星的,毕竟对方在华国人气很高,在国内人气也不差。

  而这部电影确实也有要冲进华国市场的意思。

  现在突然换了一个人,这个人他们压根就不认识,只知道对方似乎是一个古老家族的掌权人,或许是有钱人想要尝试新鲜游戏吧。

  大家都在心里这么想着,谢屿走之前说的那番话也被他们自动解读为导演是收了路德维希什么好处。

  等其他人离开了,导演才看向路德维希,脸上带着笑:“尊敬的路德维希阁下,这样你还满意吗?”

  “如果你能留下他饰演那个奴隶的角色,或许我会更满意。”路德维希神情傲慢道。

  “这……恐怕有些难度。”导演脸上露出为难,眼见着路德维希露出不高兴的表情,他立刻改口道:“但也不是完全做不到。”

  在曲禾表明自己要弄清楚路德维希的目的后,谢屿带着她去了昨天见过的那个警长那里。

  “嗨,我听说你的角色黄了。”警长道,“所以你是来找我喝两杯的吗?虽然你的酒量很不好,但是看在我们是老朋友的份上,我还是愿意陪你喝上几杯的。”

  “你的消息还挺灵通。”谢屿额角抽了抽,伸手接过他扔过来的易拉罐,看了看发现是饮料之后,直接拉开了递给曲禾。

  曲禾接过来喝了一口,是甜牛奶,味道还不错。

  很快的,她就明白谢屿为什么带她来警长这里了。

  警长家有一个地下室,地下室里堆着不少的东西,甚至还有两个笼子。

  曲禾在其中一个笼子里看见了那个红裙女人,另外一个笼子里是个男人,和红裙女人长得一样。

  好吧,她其实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一样,她在面对这些外国人的时候很容易发生脸盲的情况。

  “那天晚上你去找温倩的时候,他们就跟在你身后。”谢屿解释道。

  曲禾恍然:“难怪那天晚上你身上有血腥味,就是他们啊。难道他们认识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的名字才刚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曲禾就发现笼子里的两个蝙蝠精都有了反应,畏惧却又期待。

  似乎他们对路德维希的存在感到害怕和畏惧,但此时此刻他们又不得不期待路德维希能够来救走他们。

  既然是认识路德维希的,那就好办了。

  曲禾正想问这两只蝙蝠精知不知道什么,突然想起来语言不通的事情,她下意识去掏手机。

  旁边喝着啤酒的警长就道:“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问过他们了,他们说路德维希和一个华国妖怪做了交易,是想杀了你。”

  他看向曲禾,挑着眉头道:“亲爱的女士,你或许可以思考一下你有没有那些仇家,对方的身份和你们是一样的。”

  “仇家?”曲禾有一瞬间的恍惚,她其实想不到什么仇家,但很快的却又想起来了一个,朝看过来的谢屿道:“那条白蝰蛇?”

  那天她为了警告秦沐追上去时,从驾驶室匆忙逃离的那个妖怪,曲禾当时就记住了对方的气息,更准确点来说她是认出来了对方的气息。

  毕竟对方曾经也是她的手下败将之一。

  除了那条白蝰蛇之外,曲禾暂时也想不到近期内还有什么妖怪跟她有仇的了。

  “什么白蝰蛇?”谢屿皱眉,“曲小禾,你什么时候又认识一条白蝰蛇了?”

  曲禾就解释了一句,道:“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不过,如果他真的来到了这里,并且跟路德维希做了交易,那肯定会有迹可循。”

  “还有,既然路德维希是要杀我,他怎么……那么奇怪?”她皱紧眉头,想不明白,路德维希来接近她或许勉强能够理解,但给她送玫瑰花是什么操作?

  “那束红玫瑰有毒?”曲禾倒吸一口凉气,“难道白盔没有告诉过他想用毒杀我是行不通的吗?”

  就在曲禾怎么也想不明白路德维希的操作时,谢屿无奈的叹气,正想跟她解释对方或许不是想毒死她,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