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_顶流助理是条龙
点众阅读 > 顶流助理是条龙 > 第5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章

  [落秋中文]

  /

  “蛋……蛋壳?”谢光一愣,一脸不信的凑过去,“我车上哪来的蛋壳?不是,谁家的蛋这么黑啊?”

  黑漆漆的,要不是他师姐说这是蛋壳,他都要以为是他的车子掉漆了。

  谢光还在思索着这么黑的蛋壳是哪来的,就看见师姐脸色突然一变,惊疑不定,她直接拿着那一片蛋壳走向院门口,躬身递到了站在院门口的师父面前,“师父,您看看,这是不是龙的蛋壳?”

  “什么?!”谢光震惊,飞快的跑了过去,“龙蛋的蛋壳?”

  他又仔细去盯那片小小的蛋壳,倒吸了口凉气,“我的乖乖,龙蛋这么黑?不能吧?”

  天边太阳冒了头,难得的好天气,晨光渐渐照亮院门口的那片暗处,站在那里的人笑出了声,声音低哑好听,不紧不慢道:“你说……坐在你车上的是那个自称黑蛇的曲禾?”

  “是她。”谢光点头,紧接着反应过来自家师父是什么意思之后,他渐渐瞪大了眼睛,“师父,你的意思是……”

  他一想到前不久还和对方坐在车上,且这段时间听闻的有关于对方的事情,谢光的手心就开始冒汗,脸色变幻了好几下,又下意识的想要否决这个念头,道:“师父,这世界上真的还有龙存在吗?不能吧……”

  “为何不能?”男人停下了手上把玩的动作,捏着手里两颗圆形的东西递到嘴边,张嘴就咬了一口,慢条斯理嚼了咽下之后,他随手将手里的两颗东西一扔,转身往院子里走去,“太涩了,下次别买这家的水果了。”

  等曲禾赶到这个院子的时候,院门紧闭着,墙边角落里躺着两颗沾了灰的青果子,其中一颗还被咬了一口。

  她垂眸看了一眼,直接闯进了院子里。

  在曲禾踏入院门的那一刻,一张细网从天而降,直接将她兜头网住。

  细网开始收紧,上面隐约可以窥见有红色灵光显现,曲禾触碰到细网的皮肤上也迅速覆上黑色的细麟,她皱了一下眉头,双手抓着细网直接撕裂。

  然而这就像是一个开端,院子里布置的阵法启动,四角显现出四道身影,两人两兽,嘶吼着直接朝曲禾扑杀过来。

  此刻一辆正在往深山里开的黑色小车上,后车座少了一块玻璃的车窗仍旧在呼呼的灌着冷风,谢光坐在前面开车,冷得脖子都缩进了衣领里。

  他师姐坐在副驾驶座上正低头擦拭着手里的一把短匕首,左手的虎口处一只青色的蝎子纹身狰狞诡谲。

  而后座坐着的男人长身玉立,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挺直了脊背坐着,双手搭在一根拐杖上。

  乍一看这副姿态让人第一反应会联想到老人。

  可实际上男人的容貌十分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

  窗外的景色飞快晃过,某一刻,副驾驶座上的女人擦拭匕首的动作一顿,她回头看向年轻男人,道:“师父,阵被破了。”

  “嗯。”男人应了一声,仍旧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丝毫的意外,反倒笑了起来,“堂堂一条黑龙如果就这么被一个小阵困住,那我反倒要失望了。”

  “可当年那位祖师爷把龙血偷了出来……”女人思索着道。

  谢光冷的骨头都有些僵硬了,他抖抖索索道:“我们那位祖师爷偷的龙血又……又不是她自己的,就……就算没了龙血,她也还是龙啊,不……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吧,师……师父,她是不是故意装蛇?”

  他就是想不明白,好端端的一条龙干嘛要故意装蛇,有什么好处吗?

  这个问题就算是他们的师父也没法给他们答案,毕竟他们师父又不是曲禾。

  此刻的曲禾已经从那个院子里离开了,她的蛋壳也不见了,回到剧组的时候谢屿正在休息,瞥见她一脸憋闷,一点也不意外,问道:“跑了个空?”

  “太狡猾了!”曲禾道,“我的蛋壳也没了。”

  “蛋壳?什么蛋壳?”原本躺着的谢屿一下就坐直了,侧脸朝她看了过来,神情好奇。

  曲禾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伸手捂住嘴,眸光闪烁着道:“没有,就……就是鸡蛋壳。”

  在谢光面前能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到了谢屿面前她就完全不会说谎了。

  谢屿一眼看穿她的谎言,但也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反正我留下的东西应该也被带走了,如果他没有直接销毁,以后说不定我还能找过去。”曲禾道。

  对方掩盖了她那片蛋壳上面的气息,阻隔了她的寻找。

  虽然曲禾嘴上这么说着,但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对方既然跑了,那就是已经发现了她留下的那片蛋壳,像是追踪器一样的存在,对方就肯定不会再让那片蛋壳的气息泄露,说不定直接找个办法毁了。

  “行了,别想了。”谢屿道,递给她一个饭盒,“填饱肚子就睡一会儿,真要找谢家也不是完全没办法。”

  “你有办法?”曲禾接过饭盒,一打开,里面放着她爱吃的生煎包,还是热的。

  谢屿站了起来,一边活动着一边道:“只是听说啊,谢家似乎要邀请玄门和妖管所的人去谢家开个什么大会,就是你回来之前大概几分钟的时候传出来的消息,可信度有几分我就不确定了。”

  等谢屿去工作的时候,曲禾就坐在那里吃东西,一边思索着谢屿说的话。

  但谢屿也不确定真假,她就更加没法确定了。

  当天晚上曲禾睡觉的时候又听见了那道黑龙的声音。

  她刚沉入梦境中时,还恍惚着,就感觉脑袋一疼,像是被什么猛地拍了一下,直接让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了。

  “你下这么重手干什么?拍死了她,你们黑龙一族可就真灭绝了。”

  这是一道陌生的声音,曲禾之前的梦境里都没有出现过,比较稳重,听着就像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

  但这话里的信息更加让她懵懵然。

  紧接着黑龙难掩暴躁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这可是我们黑龙的子嗣!你以为像你们一样脆弱吗?哪有那么容易就死了?再说了,老子可收着力道的,就是轻轻地、轻轻地拍了一下。”

  这道声音过于理直气壮,要不是曲禾现在还觉得脑瓜子嗡嗡的,她还真就信了对方说的“轻轻地拍了一下”。

  辩解完了,黑龙还是怒气满满,气冲冲道:“不听话的孩子就该揍,揍一揍就老实了!”

  “我没有不听话啊……”曲禾委屈的心想,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怎么就挨了揍。

  黑龙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呵斥道:“你还敢说自己没有不听话,我问你,之前我们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一定要把蛋壳吃完!你吃完了没有?你偷偷剩着也就算了!你还敢拿出去给别人知道!我们千算计万防备,现在好了!就要功亏一篑了!”

  “那蛋壳一点味儿也没有,干巴巴的,就像是啃石头一样,啃碎了还噎嗓子……”曲禾心里想着。

  她真的真的很努力要把蛋壳吃完了,但是就是没能吃完,也就剩下了这么一小块一直藏在自己的鳞片底下……

  “嗨呀!小黑,你真是要气死我了!”黑龙怒道。

  曲禾感受着一道风从自己的脑袋上方飞快划过。

  她听见那道稳重的声音响起,很是无奈:“她还小呢,小孩子难免调皮挑食了一点,也就是那么一小块……”

  “她还小?老子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能翻云覆雨了!你是不是忘了当年老子把你摁在地上揍的时候了?”

  “……”

  两道声音就这么早曲禾脑子里吵了起来,吵得她脑袋更疼了,好不容易总结了一下这两位话里的意思,她心惊肉跳,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来。

  照着这两道声音说的,难道她就是小黑?

  “对啊,你就是小黑啊!”黑龙暴躁的声音响起来,“多好听的名字,我给你取的!”

  “别听他胡说八道,你根本就不是小黑!”稳重的声音道。

  曲禾想,我本来就不是小黑,我叫曲禾。

  黑龙:“你就是小黑!曲小黑!我说你是你就是!”

  稳重的声音:“你别忽悠她了!小黑是龙,她是蛇!”

  这一句话像是提醒了黑龙什么,原本还气势汹汹争执的黑龙陡然间就哑了声。

  曲禾总算是感受到了片刻的安静,但她并不想要这份安静,在确认这两道声音能知道她在想什么之后,她就直接发问了:“我到底是不是小黑?”

  “你不是!”

  这一次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斩钉截铁。

  这样一来曲禾反倒不是那么确信了,她心里的疑惑翻涌不休,继续问道:“我是龙?”

  这是从前她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但此刻就这么被她在心里问了出来,曲禾也说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到底是紧张期待更多,还是惊疑不定更多。

  她觉得自己在做梦吧。

  转念一想,她现在好像就是在做梦。

  “你在做梦呢?!”黑龙气呼呼道,“你就是一条蛇,你还敢碰瓷我们龙?!”

  曲禾脑袋又挨了一下。

  一时之间天旋地转。

  躺在床上的曲禾瞬间翻身起来,趴在床边干呕起来:“呕~”

  她怀疑自己被打出脑震荡了。

  下这么狠的手,难怪黑龙会自己把自己搞灭绝,曲禾突然信了之前谢屿说的有关于黑龙的传言。

  好一会儿曲禾才缓过来,她伸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眼角的生理性眼泪,背靠着靠枕坐着,眼神放空,但脑子里还在想着自己醒过来之前那道稳重的声音最后说的话。

  “小禾,你得记住,你现在只是一条蛇,但等你找回最后那一份龙血的时候,你就是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