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_《帐中香》txl金银花
点众阅读 > 《帐中香》txl金银花 > 分卷阅读11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1

  

  右相看着他这副骚浪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要让他更骚一点,更浪一点。

  最好他这辈子都离不开男人才好,最好他永远都喂不饱才好。

  最好,让他只要被插着穴,就完全顾不上想其他的事,顾不上想其他的人。

  最好,永远都别想那该死的左凭阑。

  右相手按着皇帝的手,让他在左相肏进去的时候,用力的往下按,又一手握着自己的阳根,纾解着情欲。

  只是已经从皇帝身上领略过销魂窟,自己怎么弄都觉得不够。

  右相的视线不由的移到了皇帝红肿的嘴唇上,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身往寝殿后面去了。

  皇帝已经被肏的丢了魂,只知道穴里那两根肉棒,也没注意到右相去了哪。

  等右相回来的时候,他两只手,早就已经被将军带着,正在玩弄自己肿胀的乳尖。

  皇帝用力的玩弄着自己的乳尖,却还觉得不够,嘴里直喊着:“不行,好痒,要吸一吸……”

  可在左相含住他一边乳头吮吸之后,另一只被冷落的感觉,越发的明显了。

  雍宁一抬眼就瞧见了回来的右相,几乎是两眼放光:“右相!”

  右相走到跟前来的时候,雍宁捏着自己的乳尖,就要往他面前送:“右相,右相,帮朕吸一吸……”

  右相看了一眼吮着皇帝另一边乳尖的左相,然后就低头咬住了那被皇帝送上来的乳头。

  前后两个穴都被塞满了,花穴里最深处都被毫不留情的肏干着,

  后穴里的弯刀,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磨蹭过最骚的那一点,

  淫靡的水声随着俩人肏干的频率不断的响起,听的皇帝自己的脸热。

  两个乳头也都被人含在嘴里又吸又舔,两人似乎是在比谁的花样更多。

  冷不丁的有人咬那么一下,简直让皇帝魂都飞了。

  雍宁爽到了极处,早就没了言语,只知道张开腿把自己往阳根上送。

  右相忽然放开了皇帝的乳尖,站起身,捏着皇帝的下巴,将自己阳根递到了他嘴边上。

  “臣刚才去洗过了,陛下也帮臣舔一舔。”

  皇帝脸颊绯红,目光迷离。

  也不知道是听没听清他的话,却是张嘴含住了那重剑的顶端。

  右相那块生的又粗又长,雍宁一张小嘴几乎含不住,勉强才能吃下去一个头。

  皇帝含了一会,就觉得两腮酸疼,将口中的阳根吐出来之后,就抱怨:“生的那么粗做什么,害朕都含不住。”

  他这样一声抱怨,右相听在耳朵里,几乎就要射出来。

  他摸索着皇帝的脖颈,哑声说:“生的粗些,才好肏的陛下更爽快”

  皇帝乜了他一眼,只能吮着顶端,用舌尖一点点的舔。

  右相呼吸急促了几分,摩挲着皇帝脖颈的手,也不由得加重了一些力道。

  “陛下流了那么多水,也该渴了。”

  皇帝含着他的孽根,以为右相这是要给他倒水去。

  但好像有哪里有些不太对,想了想,是觉得有些渴了,便嗯了一声。

  可右相紧接着,却是没去倒水。

  他直接按着皇帝的后脑,不容抗拒的将自己的阳根,又往皇帝的小嘴里插进去了一些。

  温热的口腔,柔软的舌尖,压根就不输给皇帝下头那两张小嘴。

  右相抵着皇帝的舌根,射了出来。

  小皇帝猝不及防,被那滚烫的阳精呛了个正着。

  右相见状赶忙抽了出来,皇帝捂着嘴就是一阵咳。

  再抬头的时候,唇瓣上跟嘴巴边上,都沾着乳白色的精水,说不出的旖旎生色。

  皇帝还没缓过劲来,右相却是看着他这副样子着了魔。

  右相伸手,用指尖将自己的精水往皇帝嘴里送。

  “陛下下头的两张小嘴喜欢吃的东西,也该让上头这张尝尝。”

  皇帝原本要说的抱怨的话,顿时被堵了回来,憋红了脸,也只憋出来一句:“放肆……”

  右相只觉得自己像是着了魔,他是第一个把精水射到小皇帝嘴里的人。

  这个认知,让他觉得哪怕此刻被下了天牢,都不冤枉。

  他将仍旧滴着精水的阳根凑到皇帝嘴边,说:“陛下,帮臣舔干净,好不好?”

  皇帝红着脸,有些不情愿。

  帮人用嘴是一回事,吃男人的精水,又是另一回事……

  他堂堂一个皇帝,怎么好主动舔男人的精水……

  右相却说:“方才陛下不是觉得渴了么。”

  皇帝不明所以。

  右相说:“臣正好帮陛下解解渴。”

  说着,他将那带着精水的阳根,抵上了皇帝微张的唇瓣。

  皇帝只觉得鼻息之间都是浓郁的,阳精的味道。

  分不清是刚才右相射到嘴里的,还是他那孽根上的。

  雍宁有些恍惚的,含住了,那满是精水的阳根……

  城外百里处,一队轻骑向着皇城方向疾驰而来。

  胯下的马匹早就因为超负荷的奔跑,而疲累不堪,跟马背上的一行人一样,不过是在硬撑。

  遥遥见到前头驿站的灯火。

  队伍里,有人拔高了声音道:“前头驿站换马!休整一夜再赶路!”

  回应这人的,是整齐划一的一声:“是!”

  行至驿站,被众人护在中间的一人扯下斗篷的兜帽,露出了带着倦色的温雅的面庞来。

  盈盈月光下,犹如暖玉生辉。

  第十章

  雍询并不急着下马,而是朝着皇城的方向遥遥望去。

  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在那里。

  尚不知皇兄已在百里之外的雍宁,这会正被左相跟右相一前一后的夹在中间肏。

  红肿的乳尖,也被用手又捏又掐。

  皇帝根本含不住将军的阳根,只知道张着嘴发出呓语一般的淫叫。

  偏偏右相这混蛋还要在他耳朵边上念叨:“陛下可不要冷落了将军。”

  让他不要冷落将军,你倒是把位置让给将军啊!

  小皇帝恨恨的紧缩了一下后穴,却换来右相更加猛烈的的肏干。

  “啊……别……”

  雍宁被他顶的直往前,却正好又被左相肏了个正着。

  宫口跟整个子宫,早就敏感充血,随意的一点触碰都会让他颤抖尖叫,更何况是被这样毫不留情的肏干。

  “要被肏烂了……太满了……”

  “左相……左相……唔……朕要被顶穿了……”

  或许是真的被肏的狠了,将军将阳根送上来的时候,雍宁就像是要转移过剩的快感似的。

  一口就含住了那带着弧度的阳根,胡乱的吮吸着。

  那劲头简直像是恨不能把将军吃下肚去,直吸的将军脊背都绷紧了。

  只是过了一会,皇帝就忍不住了。

  放开了将军的弯刀,小皇帝扭着腰,绞紧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