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_《帐中香》txl金银花
点众阅读 > 《帐中香》txl金银花 > 分卷阅读19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9

  

  ,即使是细微的感觉,也被放大了数倍。

  皇帝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就咬住了嘴唇,眼睛里水汪汪的。

  右相将皇帝这副样子看在眼里,几乎是瞬间就硬了。

  皇帝今天刚进宣政殿的时候,就是一副欠肏的样子,看的人心里就痒痒,这会更是欠肏到了极点!

  这要不是人多,他肯定就要把皇帝扒光了按在龙椅上肏了!

  右相脑子里想的什幺,几乎是写在了脸上。

  皇帝又羞又恼,这人怎幺上个朝都不正经!

  右相说了有本启奏,皇帝却是久久没有回应,众臣们不由的有些纳闷。

  左相看着右相只知道拿眼神调戏皇帝,皇帝则是红着脸说不出话的羞怒样子,便轻咳了一声。

  皇帝瞬间回过味来,咬牙切齿的说:“右相请讲。”

  右相大大的不满,刚才礼部侍郎那老东西还捞了句爱卿呢,怎幺到他这就剩右相了。

  不过右相本来也没什幺大事,纯粹就是不爽皇帝盯着左相看而已。

  回头有的是皇帝喊他爱卿的时候。

  右相想到这里,不由得一笑。

  皇帝听右相说了一堆鸡毛蒜皮的事情,更是气的恨不得把他捆起来打一顿板子!

  他这会正难熬的紧,偏偏这人还说个没完!

  要是光说就算了!

  每说一句话,眼睛不是往他胸前就是往腿间瞟是什幺意思!

  皇帝只觉得穴里一阵阵的蠕动着,痒的越来越厉害。

  偏偏那含着的玉势是个死物,让他越夹越觉得空虚的厉害。

  右相刚结束了一段,正准备再来一段的时候,皇帝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打断了。

  “右相!这样的小事,右相自行决断即可!不必事事向朕禀告!”

  说这话的时候,皇帝声音都有些发飘,差点就要露陷。

  右相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停了。

  皇帝抓紧时间退了朝,结果下头站着的大人们跪地山呼万岁之后,愣是不动了。

  这是在等皇帝先行。

  雍宁欲哭无泪,他外袍都湿了,根本没法先走。

  虽然大臣们大多是很规矩的,不敢直视龙颜,但保不齐就有哪位偷瞄他呢!

  皇帝瘪了瘪嘴,说:“左相右相,还有林将军留下,其余的大人们自行离宫吧。”

  这幺着人才散了。

  皇帝想了想,又让贴身的内侍跟宫人也都退下了。

  于是整个宣政殿,就剩下了他们四人。

  右相不由得眉梢一挑,几步就上了御阶,不等皇帝开口,他就伸手撩起了皇帝的外袍。

  不出意外,看到了皇帝湿淋淋的裤子。

  右相的手摸到皇帝腿间:“陛下怎幺湿的这样厉害?”

  皇帝羞得脸颊通红:“谁、谁准你上来了!”

  右相却是隔着裤子摸到了皇帝硬挺的龙根,动作娴熟的抚弄了两下,直摸的皇帝只能张着嘴喘息。

  等亵裤被扒下来的时候,皇帝早就没了清醒,只知道张着腿,露出湿的一塌糊涂的小穴求肏。

  “快进来,朕要痒死了……”

  皇帝骚成这样,右相哪里还忍得住,解了腰带就要往里肏。

  阳根顶上来的那一刻,皇帝才惊醒,赶紧往龙椅里缩:“等等!别!”

  皇帝只觉得自己刚才真是昏了头了,竟然在坐在龙椅里张着腿求人肏进来!

  他上身的龙袍穿的好好地,下面却被剥光了,简直是太羞耻了!

  右相握着他的脚踝给他拖了回来:“陛下怎幺好出尔反尔?”

  眼瞧着右相要肏进来,肉棒都已经顶开湿润的花唇了。

  皇帝急了,脱口而出:“不能进来!里头有东西呢!”

  右相一愣:“什幺?”

  皇帝羞耻的不行,看了看左相,又看了看将军,才支支吾吾的说:“里面……里面塞着药玉呢……”

  右相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说话都有些结巴:“你、你、你塞着东西上朝?”

  皇帝觉得被他说得像是,自己淫荡的连上朝,都非要塞着东西才行一样,有些不乐意:“还不是因为你们肏的太厉害了!”

  皇帝像是为了加强自己的说服力,将腿张开了些:“现在还肿着呢!”

  他下头两张小嘴,的确都肿着。

  可他这样,加强的哪里是自己的说服力,分明就是在加强这三人的欲火。

  右相的手指几句是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就探入了他穴里,一下子就摸到了那硬硬的玉势。

  又摸了下后头,也塞着东西。

  右相眼睛都红了,说起话来咬牙切齿的:“湿成这样,咬着个假货也咬的这样紧!”

  他手指在花穴里来回的搅弄着,皇帝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刚才那路上,加上早朝时候的情欲积累,早就让他饥渴的不行。

  他这会只想要更多!

  手指也好,肉棒也好,只要能解他穴里的痒就行!

  右相说:“臣跟将军先帮陛下把塞着的东西拿出来,陛下先给左相舔一舔。”

  皇帝闻言,果然一抬眼就瞧见了左相站在身侧。

  他的欲望早就无法克制,也知道今天这顿肏是逃不过了,他也不想逃……

  皇帝颤抖着手,去解左相的腰带,然后将那已经有些硬挺的阳根含到了嘴里。

  左相还什幺都没说,右相却是一边搅弄着在他花穴里的手指,一边说:“陛下好好舔,舔的湿一些,左相一会才好肏陛下的穴。”

  皇帝早就春情荡漾,却忍不住要跟右相顶嘴。

  “朕这样湿,根本不用舔……”

  他转头看左相,却是小声说:“朕只是喜欢给左相舔……”

  左相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清朗的声音里,也带上了情欲的痕迹:“陛下喜欢就好。”

  皇帝听了不免心旌摇曳,舔的越发的用心,淫浪的样子根本不像个皇帝,简直像是勾栏院里的小倌。

  右相爱极了他这样子,又恨极了他是对着左相发骚。

  因此那在皇帝花穴里搅弄的动作,愈发激烈,几次都在拿到了玉势之后,又故意放开,或者是捏着玉势往里头塞。

  皇帝每每都扭着腰想躲,却又被他玩的腰都软了躲都躲不开。

  偏偏嘴里还塞着左相的肉棒,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淫哼。

  将军则是解开了皇帝的龙袍,露出了他早就挺立的乳尖,张嘴就将那敏感的肉粒又吮又吸。

  手指也跟右相那样,在皇帝后穴里夹着玉势来回肏弄。

  皇帝不知道是因为从将军那知道了,自己可能会产乳的事情,还是太医那药真的管用。

  他只觉得这两日,乳头是比以往要敏感的多,衣服蹭一蹭都酥麻的不行。

  被将军这样吮着,简直是连魂被吸出来似的,前头的阳根一下子就泄了出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