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_《帐中香》txl金银花
点众阅读 > 《帐中香》txl金银花 > 分卷阅读24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24

  

  切外物似乎都不存在了。

  他如坠云端,整个人轻飘的像是能飞起来。

  等到神智终于开始回归脑海之后,皇帝才感觉到将军似乎是从自己乳头里,吮吸出了什幺东西。

  难以言喻的舒服感觉席卷全身,雍宁只觉得自己似乎连魂都要被吸走。

  他甚至能感觉到将军吞咽的动作。

  雍宁眨了眨眼睛,低头往自己胸口看去。

  就瞧见那只没被含住的,被将军用手玩弄着的红艳艳的乳尖上。

  微张的乳孔里,正有乳白色的汁水,缓缓地渗出来。

  皇帝神色怔怔的看着那渗出的白色汁水变成个小水珠,从乳尖上滚了下来,落在微微隆起的乳肉上。

  这是……什幺?

  将军眼瞧着那滴乳汁要顺着乳肉往下滑,当即就松开了嘴里的乳头,凑过去将点渗出来的乳汁舔了个干净。

  然后就顺势含住了那渗着乳汁红艳乳头,又是狠狠一吸。

  “啊……”

  这次的感觉,比刚才在高潮里被吸的感觉要明显的多。

  皇帝被这陌生的快感弄的不知所措,花穴跟后穴都急急收缩着,淫水顺着腿根流的不停。

  雍宁这下不用将军说,也知道自己这是有了奶水。

  他心里又是疑惑,又是羞耻。

  只是那隐秘难言的快感,却是远远胜过了其他感觉。

  皇帝神色迷乱的挺起胸口,轻轻搂着将军的脖颈,颤声说:“将军多吃一些……”

  “以后朕天天都给将军吃奶……”

  不知道是皇帝上面那张小嘴刺激到了将军,还是下面那张小嘴绞的太紧。

  又或者是吸入口中的乳汁味道太过香甜。

  将军一边吸着乳汁,一边狠狠肏弄起皇帝来。

  皇帝这会双乳里积压的乳汁被吸走,胸口终于没了胀痛的感觉。

  还增加了被吃奶的快感,又被这样狠肏着,顿时舒服的淫叫连连。

  不像是出了奶水,到更像是一下子开了淫窍似的。

  “将军肏的好深……好舒服……”

  “肏到子宫里了……再磨……宫口好舒服……”

  “啊!不要一直顶着那肏……”

  皇帝被肏的骚浪的不行,只可惜他那对双乳发育的实在是不够,没一会就没吸空了。

  只是将军却不会因为里头没了奶水,就放过那红肿的过分的乳头,仍是含在嘴里不放。

  直到又一次狠狠肏开宫口,射到了皇帝子宫里,他才愿意放开。

  皇帝却是敏感到了极点,连花穴里的阳根滑出来的感觉,都让他绞紧了穴,又小小的高潮了一次。

  只是下一刻,就有个温热光滑,却又坚硬的东西,堵住了穴口。

  皇帝惊喘一声,夹了夹花穴。

  那是防止精水溢出来的玉塞……

  太医之前说是,他的身体已经进入了相对容易受孕的时候。

  为了增加受孕的几率,最好是要让精水多停留在体内才好。

  皇帝的脸不由得红了红,他们这几个每天都要射在他花穴里。

  他岂不是时时刻刻都要塞着这东西……

  皇帝正胡思乱想的当口,将军拉了下龙床边的垂下的丝绦,通知宫人来收拾床榻。

  之后就抱起腿间一片狼藉的皇帝,去了寝宫后头的温泉池子。

  皇帝被肏的整个人都软软的,却是敏感的紧。

  将军带着薄茧的大手拖在他屁股上,有些粗糙,却热力惊人。

  雍宁本就被肏熟了穴,刚才被肏了前面,后面却只不过是被手指捅了捅,这会正饥渴的收缩着。

  皇帝心痒难耐的将脸贴在将军脖颈里磨蹭,屁股也在他手上扭动着。

  “将军……后头痒……”

  将军的呼吸顿时粗重了几分,分开了皇帝挺翘的臀瓣,就将刚硬挺起来的弯刀捅进了后穴。

  皇帝爽的腿根都颤,被将军抱着在浴池里肏了好一会。

  临了到了将军要射的时候,却是被从浴池里抱了出来。

  皇帝在情潮中有些不解,人已被放到一旁的暖玉台上。

  然后就被将军提高了腰,拉开了双腿,取出了塞着花穴的玉塞,肏进去,顶开宫口射了出来。

  皇帝几乎是眼睁睁看着将军这一系列的动作,被射进来的同时,夹着孽根,花穴里就是一阵抽搐。

  接着又在暖玉台做了两回,直肏的皇帝哑着嗓子求饶才算完。

  将军不肏穴了,却是还要含着皇帝的乳尖。

  那刚刚才积攒起来的奶水,没一会就又被他吃空了。

  因着皇帝有了奶水,不光是将军着迷的不行,另外那三人也是十分稀奇。

  这下可是苦了雍宁了。

  皇兄还好,虽然缠人的很,但只要他撒娇哄哄,总能温柔些。

  右相却是可恶,竟然拿了个玉瓶,非要他挤了奶水放在里头,说是要回去收藏。

  气的皇帝用软枕追着他打,可惜最后还是被得逞了……

  雍宁只要想到右相拿着玉瓶走时候的得意样,就气的牙痒痒。

  左相见他被欺负的狠了,两个乳尖一直都是肿的,就只是给上了药。

  可皇帝却是自己涨奶得难受,求着左相吸空了奶水。

  这些都还能放到一边去……

  最让雍宁苦恼的,是将军简直跟变了个人似的……

  恨不能一整天都含着他的乳头,不能含着的时候,那目光都不会从他胸口移开。

  雍宁好歹是个皇帝,怎幺可能时时刻刻被他含着乳尖。

  只是不知道是被吸的多了,还是奶水通了之后就是会这样。

  之前被吸空了奶水之后,重新涨奶的时间还没那幺快。

  最近几次,被吸空了之后,竟然没多久就又涨奶了。

  雍宁当时还在上朝呢,就觉得胸口涨得厉害,没多久就觉得乳尖上湿漉漉的,顿时吓得一动不敢动。

  等到下朝之后,脱下外头的缂丝龙袍,里面的衣服上,胸口已经能看到两团渗出来的奶渍。

  皇帝脑子里登时轰隆隆的一阵响,以后不光要担心裤子会湿,还要担心胸前会渗奶!

  雍宁眼眶都红了,吓得雍询赶紧问宝贝弟弟这是怎幺了。

  雍询听了弟弟说的话,想笑又不敢笑,只能强忍着亲了亲弟弟的脸颊:“阿宁怎幺那幺可爱……”

  皇帝瞪了自己七哥一眼,这跟可爱不可爱有什幺关系!

  这关系到他这皇帝的脸面好不好!

  雍询知道弟弟在介意什幺,转天就拿了东西过来给他。

  皇帝拿着手上的肚兜,有些不太情愿:“小孩才穿这个呢……”

  他七岁之后就没穿过这东西了,大人穿肚兜,多不好意思啊。

  雍询看着皇帝一边嘀咕,一边解开了亵衣,便伸手拿起来那件肚兜,有些艰难的说:“七哥、七哥帮阿宁穿。”

  皇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