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_《帐中香》txl金银花
点众阅读 > 《帐中香》txl金银花 > 分卷阅读27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27

  

  子,就撞到了宫口上。

  “呀——”

  雍宁叫出了声,勾着雍询腰的脚尖绷直了。

  花穴里跟开了闸似的,顿时泄出一大股水来,前头的阳根也是跟着射了。

  高潮中的花穴缩的死紧,里头的嫩肉挤压着,雍询爽的头皮都发麻。

  他强忍着几乎要射出来的快感,在那紧缩的花穴里小幅度的抽插着。

  皇帝本就在高潮里,被他这样一弄,当即就哀叫起来:“七哥……别肏……要坏了……不行了……”

  “不要磨那……别……”

  越是不让肏的地方,越是要肏,越是不让磨的地方,就更要磨。

  雍询舍不得弟弟吃苦头,舍不得他疼,却是知道怎幺让他爽。

  于是宫口那脆弱的小口,每次都被狠狠的肏到,还被用力的碾磨。

  皇帝抖着嗓子,最后连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呜咽着,被顶开了宫口。

  那阳根顶端肏进去之后,宫口就又被反扣住了。

  抽插时候,往外牵扯的感觉,让皇帝又爽又怕的几乎魂都丢了。

  子宫里头都是水,有淫水,更有被堵在里面的精水,也不知道是哪个更多一些。

  雍询每次的抽插,都会带出一大股水来,俩人交合的地方,早就湿的不像样子。

  皇帝被肏的腿都软了,早勾不住皇兄的腰。

  只能无力的任由皇兄将他一条腿架到了肩上,阳根又往子宫里肏了一些。

  将军进了寝宫以后,瞧见的就是,皇帝上身穿着一件,被溢出的奶水打湿的水红色肚兜。

  露出了一边乳尖,腿被雍询架在肩头,花穴挨着肏的样子。

  将军这些天,黏皇帝简直就跟牛皮糖似的。

  因此他出现在寝宫里,没有人感觉到意外。

  皇帝早就被肏的丢了魂,哪里还能想到羞耻。

  瞧见了将军,就只知道自己后穴里还空着,双乳也涨着奶。

  “将军,朕涨的厉害呢……帮朕吸一吸……”

  将军眼睛紧紧盯着皇帝那挺翘红肿的乳尖,微张的乳孔里,渗出一点乳白色的奶水。

  他目光一瞬不瞬的,走过去就含住了那还渗着奶水的乳头。

  皇帝挺着胸膛,就呻吟起来:“好舒服……”

  “乳尖好舒服……穴里也好舒服……”

  “七哥肏的好深……”

  “后面也要嘛……阿宁痒……”

  皇帝骚的不行,下头两张小嘴都要吃。

  将军那把弯刀当即就出了鞘,狠狠地就肏进了那饥渴的后穴里。

  皇帝这会只知道讨肏,克制不住的把自己往身下的那两根上送。

  “好粗……好舒服……再肏……”

  “啊……轻点……唔——”

  前后两个穴都爽的不行,这俩人跟在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肏的卖力。

  皇帝被夹在中间,爽的几乎要断气。

  “别、别插了……”

  “又要到了……啊——”

  皇帝蜷缩起身子,陷入一轮猛烈的高潮,可这俩人却是在高潮中,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身下两张小嘴,几乎像是要被肏烂了似的。

  高潮之后又攀上的高峰,让皇帝整个脑子里都是空白的。

  无声的尖叫里,他胸前两个挺立的乳尖上,同时渗出一行乳汁来。

  脖子上松松垮垮系着的的肚兜,早就湿了个透。

  第十七章

  皇兄跟将军都知道皇帝这是爽到了极处,皆是缓缓地慢下了动作。

  在享受着皇帝紧缩小穴给他们带来的快感的同时,也在努力延长着皇帝高潮的时间。

  雍宁从让人意识空白的快感中,渐渐恢复过来的时候,整个人早就软成了一滩泥。

  他面颊绯红,双目无神的靠在将军怀里,红肿的唇瓣微微张着喘息,露出一点细白的牙齿与柔软的舌尖。

  雍询看在眼里,只觉得这宝贝弟弟没有一处不勾人的。

  倾身便吻了上去,缠住了那柔软多情的小舌尖,简直想要把他吃下去一般。

  皇帝原本就还没喘匀气呢,被他这样亲上来,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好在雍询及时退开了。

  雍宁大口的喘着气,埋怨的横了雍询一眼。

  可惜这一眼,却是半点力道都没有,只让人看得越发的心头火热,想要将他肏个通透。

  身后将军的手,从他腰间缓缓向上,摸到了乳尖上轻轻抚弄着。

  皇帝禁不住呻吟了一声,刚才就被玩弄的已经张开了乳孔的乳头,此刻被将军带着薄茧的手玩弄着,感觉格外的鲜明。

  乳汁一点点渗出来,被浸透了的肚兜,湿哒哒的贴在皇帝身上。

  雍宁忍不住抱怨:“都浪费了……”

  他声音绵软,又带着点情事中的慵懒勾人,分外的动人心弦。

  皇兄跟将军被他这话撩的不行,齐齐的呼吸一滞。

  紧接着,便是默契的同时的给小皇帝换了个姿势。

  雍宁不过是晃了下神,自己就已经是侧坐在两人中间,乳尖分别被他们含到了嘴里。

  “啊……”

  这俩人都是年轻力壮血气方刚,有心逗弄之下,雍宁哪里扛得住,不一会就被两边夹攻吮吸丢了魂。

  可惜他那只是微微隆起的胸脯里,能存的奶水实在是有限,不一会就被吸空了。

  “唔,别……别吸了,没有了……”

  “轻些……”

  皇帝的手臂搭在俩人的肩头,也不知道是要推开他们,还是要将他们搂的更近。

  身下两张小嘴,都被塞满了,被一下下的狠狠肏干着,汁水流了满腿,皇帝只觉得浑身上下就没一块干爽的地方。

  将军不知怎的,忽然放开了他的乳尖,抬头凑到皇帝颈间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句:“好香。”

  皇兄闻言,也抬头凑到弟弟颈间闻了闻:“是好香。”

  不是乳香味,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同于香料味道的,带着点甜腻味道的香。

  说是甜腻,却又若有似无,偏偏又因为这样,才更让人想要多闻一点。

  偏生闻得多了,就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雍询一愣,继而就想到了那碗绯红色的汤药。

  皇帝却是跟不上这俩人的思路,迷糊的问:“什幺香?”

  雍询亲了亲他的鼻尖:“说七哥的宝贝阿宁好香。”

  不等皇帝再问,这俩人就又是花招百出的,让他嘴里只能吐出呻吟声来。

  等到俩人都尽兴了,皇帝早就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第二天早朝,皇帝是坐立难安。

  雍宁咬着下唇,强迫自己集中精力去听下头大臣们都说了些什幺。

  可惜那声音前一刻还在耳边,下一刻却就会不由自主的飘远了。

  皇帝的心思根本就没法离开自己满涨的双乳,因为这会他乳头上,正夹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