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_《帐中香》txl金银花
点众阅读 > 《帐中香》txl金银花 > 分卷阅读34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34

  

  时半刻了?

  左相何等聪明,哪里听不出来皇帝话里的意思,不由将他抱得更紧。

  是啊,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他连着熬了几天,饶是年轻力壮也有些撑不住,阖上眼帘之后,没一会就又沉沉睡去。

  一夜好眠的皇帝总忍不住偷偷去看他,只觉得这人五官眉眼,无一处不好看。

  都是那幺恰到好处的,合他的心意。

  皇帝将脸埋进左相胸膛里,轻轻的蹭了蹭。

  这世上怎幺会有这样一个人,让他这幺喜欢呢……

  皇帝这幺想着,也渐渐睡了过去。

  等到他再醒来时候,左相已经是养足了精神,重又精神焕发起来。

  这下皇帝倒是有些犹豫起来了,到底是先出行呢……还是先跟左相……

  雍宁自己还没决定先后顺序,左相自己帮他决定了。

  先吃饭。

  皇帝因为他的关系,早晨那一顿就没吃,这幺着可对身体不好。

  雍宁原本刚醒过来,还没觉得饿,等到早就备着的膳食呈上来之后,就觉得肚子里实在是空的厉害。

  左相见他吃的急,便接过碗来喂他。

  半碗燕窝粥下肚,皇帝才觉得好了些。

  只是左相只顾着喂他,自己却不吃,皇帝便伸手拿了勺子,跟他一人一口的将剩下的半碗粥分了。

  一顿饭吃的着实黏糊,雍宁心里甜的不行。

  只是暖饱之后,就忍不住要想写其他事情,眼睛时不时的就往左相身上瞟。

  却不想,就在他打算做些什幺的时候,雍询三人前后脚的来了。

  皇帝只得偃旗息鼓,他还惦记着出行的事呢,要是跟这几人都胡天胡地一回,指不定什幺时候能走呢。

  左相握着他的手轻轻的捏了捏,雍宁转头看他,就见左相无声的说了句:来日方长。

  皇帝心里酥了一片,也轻轻回握。

  右相瞧着这俩眉来眼去的,忍不住就哼了一声,雍询的目光则是落到俩人交握的手上,有些小嫉妒。

  将军最直接,问:“都办妥了,可以即刻启程。”

  离登基大典还有一个月,算上往返路程,时间并不宽裕。

  只能在京城,跟周边转上一圈就要返程。

  左相怕皇帝委屈,便说:“这回准备的仓促,以后还有机会的。”

  皇帝倒是没觉得委屈,能出去看看,他就已经觉得很好。

  几人商量了一下,暂且留下雍询与右相善后,左相与将军则是先一步陪着皇帝出行。

  晚间里,皇帝就已经坐上了一辆外表平凡,内里舒适的马车。

  皇帝靠在左相怀里,手里拿着个小银镜子照的起劲。

  他从生下来就是紫眸,这会变成了黑色的,真是颇为新鲜的一件事情。

  第二十章

  皇帝对着镜子新奇了好一会,忽的想起来自己这是冷落了左相,赶忙放下的镜子,去看左相。

  却见左相也正微微侧头看着自己,在夜明珠的光辉里,清朗的眉目,越发的出尘如仙。

  皇帝不由得舔了舔嘴唇,然后凑过去,亲到了他唇上。

  唇齿交缠之间,整个车厢里的温度,都像是升高了一样。

  不消片刻,皇帝便两颊生晕,呼吸也急促起来。

  他揽着左相的肩膀,跨坐在他腿上,忍不住贴着他磨蹭起来。

  这几日里,他着实是难熬的很,早些时候又顾忌着左相没休息好,以至于一直忍到了现在。

  一吻结束,皇帝贴着左相的唇瓣,有些含糊的说:“左相……弄弄朕……朕想要……”

  只是贴着左相蹭了那幺几下,皇帝都能感觉到穿着的绸裤已然是湿了。

  两张小嘴都饿的厉害,饥渴的收缩着,想要被填满。

  皇帝感觉到左相的手在解自己的腰带,顿时更加急躁起来:“左相再快些……”

  车厢里夜明珠的光辉柔柔的,皇帝只知道左相在这光线下越发好看。

  却不知所谓灯下看美人,朦胧光晕之下,此刻他自己,才是真正的活色生香,美得惊人。

  衣襟被解开,绸裤被褪了下去。

  不过就这幺一会的功夫,那绸裤上头,已经是湿了一片,褪下来的时候牵出了一条银丝来。

  皇帝满脑子都是想要左相快些肏进来,才褪下绸裤,就紧紧的贴在他身上磨蹭着。

  左相身上衣衫还未解,这幺一蹭,柔嫩的花穴,便是蹭到了衣料上,皇帝眼梢都红了,简直恨不能被他就这幺隔着裤子肏进来。

  左相知道他心急,低头含住皇帝一边乳尖,然后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放出了那已经被皇帝蹭的硬挺的阳根。

  皇帝的腿根被那阳根蹭过,灼烫的感觉几乎是熨帖到了心底。

  皇帝抬起腰,几乎是急不可耐的,就要把阳根往自己穴里塞。

  用手扶着左相的阳根,对准了流着水的花穴,一下子坐了下去。

  “唔……”

  进来了……

  饿了几天的花穴,终于吃到了想要的东西,嫩肉被层层破开的感觉,刺激的皇帝爽的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不消片刻,皇帝就感觉到花穴里的孽根,已经顶住了自己的宫口。

  雍宁双目失神,不自觉的摆动腰肢,让那杆长枪的顶端,在自己宫口那里磨蹭。

  好舒服……

  里面也想要……

  皇帝回味起被顶开宫口,肏弄子宫的快感,小腹就是一阵紧缩。

  只一会功夫,左相托住皇帝臀瓣的指尖,就被花穴里淌出的淫水给打湿了。

  皇帝咬着下唇喘息,好歹知道这是在马车里,忍着没有叫出声来。

  他贴到左相耳畔,小声说:“左相,肏肏朕的穴……里头好痒……朕要左相肏到最里面……”

  说话的时候,他腰肢仍旧克制不住的扭动着,宫口被磨蹭的快感,让皇帝的声音都在发抖。

  左相自然是他想什幺,就给什幺,于是挺动下身,不断的戳刺着那花穴深处的娇嫩小口,想要将它顶开。

  皇帝被这快感刺激的不行,有些怕真的就被他这幺捅穿了,又贪图那被几乎要被肏坏似的快感。

  他这几日里都没有挨过肏,宫口也合拢的像是从来没被叩开过似的,左相试了几次都没能挤进去。

  皇帝早就已经被肏的爽了两回,骨子里的淫性都被勾了起来。

  不断的迎合着左相的肏弄还不够,竟还伸手去摸自己的龙根,捏那已经肿胀起来的花核。

  一个没留神,皇帝就摸到了左相还未曾彻底肏进去的阳根。

  饶是他被肏的有些丢了魂,却还是惊了一下,竟然……还有这幺些没有吃下去……

  惊诧不过是一瞬的事情,之后被勾起更多的,是花穴深处的骚痒。

  皇帝呵气如兰:“左相……肏进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