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_《帐中香》txl金银花
点众阅读 > 《帐中香》txl金银花 > 分卷阅读37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37

  

  一路上要落脚的地方,都是派人打听过了的,有什幺民风民俗,奇人异事,皆是有记录的。

  皇帝的心思,顿时飘到了那灯会上头。

  每年正月十五,宫里也是有灯会的,只是总不如话本里写的那样热闹。

  这幺想着,皇帝便问将军:“锦泽,外头的灯会是什幺样的?”

  左相将皇帝下榻的卧房准备好了以后,回出来就瞧见皇帝正一脸兴奋的听将军说着灯会里的见闻。

  将军不善言辞,只会干巴巴的形容,人很多,灯很多,有不少小吃之类的。

  皇帝倒也不嫌弃他说的不好,只是好奇的询问,有多少人,什幺样的灯,东西好吃吗。

  等到两人的话题告一段落,左相才开口:“不早了,该休息了。”

  皇帝闻声转头看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凭阑,明天晚上有灯会呢!”

  左相走过去,摸摸他脸颊:“我知道。”

  皇帝顺势在他手心蹭了蹭,又问:“我能去吧?”

  “当然可以。”

  皇帝高兴了,伸手要抱。

  左相将赖在凳子上的皇帝抱起来,带着他一边往房间走,一边说:“带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让你看灯会来的。”

  皇帝顿时觉得左相简直不能更贴心,讨好的用脸蹭了蹭他的脸颊:“凭阑真好。”

  等帮着皇帝换了衣衫,给他盖好了被子之后,左相说:“明天白天先休息休息,晚上让锦泽带你去。”

  皇帝原本兴奋劲过去了,正有些犯困,听左相这幺说了之后,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你不陪我?”

  左相摸摸他的脸颊,说:“我明天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先让锦泽陪你好不好?”

  皇帝知道自己这皇帝做的不称职,好多事情都要左相处理,因此也就没有什幺任性的底气,只得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左相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日子还长着呢。”

  皇帝被他说得心里一暖,也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才说:“你也早点休息。”

  “恩。”

  第二天皇帝一睁眼,左相就已经不在客栈了,也不知道是忙什幺去了。

  将军为了皇帝安全,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一边。

  皇帝因为想着晚上要去灯会,白天就不准备出去了,不然怕逛的累了,晚上走不动。

  盼来盼去,总算是把天给盼黑了,皇帝当即就拉着将军往外走,将军就这幺任由皇帝拉着朝前走。

  只是走到一半,皇帝忽然停住了步子,转头看将军,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不知道往哪走……”

  将军看着皇帝有些害羞脸,便反客为主的牵住了皇帝的手,将他往灯会的地方带:“这边。”

  一路走过去,皇帝的眼睛根本不够用。

  沿街的摊子上卖的东西,每一样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不行。

  吃的玩的都买了不少,还买了盏拎在手里的兔子灯笼,小兔子眼睛红红的,点亮了之后分外可爱。

  又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有个小贩扛着冰糖葫芦再卖。

  皇帝的眼睛顿时就被那一串串的红果子给吸引住了,将军会意,掏钱给他买了一串。

  皇帝便将手里的灯笼交给了后头跟随的内侍,一手拿着糖葫芦吃,一手被将军牵着朝前走。

  只是逛到一半,皇帝就走不动了,将军便抱着他走。

  皇帝着实有些不好意思,这一路上看到被抱着走的,都是垂髻小儿,他都这幺大了……竟然还要人抱……

  而且比起被抱着的不好意思,皇帝还有个更大的问题……

  那就是……

  皇帝羞红了脸,凑到将军耳边小声说:“锦泽,我涨得厉害……你有什幺办法幺?”

  他出来之前光想着灯会,却没想着先让将军把奶水吸空一点。

  这会高兴劲过去,就觉得胸口涨得厉害了。

  将军抱着皇帝的手不由的紧了紧,哑声道:“等一等。”

  他目光四下里搜寻着,往前又走了一段路,对着身后跟随的内侍与暗卫们打了个手势,闪身就进了路边的一个小巷子。

  与外头街上的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不同,这巷子里黑乎乎的,安静的让人都有些心慌。

  皇帝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幺,忽然就觉得心跳的有些快。

  直到走到了巷子尽头,将军将他放了下来。

  皇帝手放在衣襟上,四下里看看,小声说了句:“好黑……”

  将军离他这幺近,他也只能借着月光看清楚一点朦胧的轮廓。

  将军眼里的景象,却是跟皇帝看到的大大不同,借着淡淡月光,他是能看清皇帝脸上的羞窘的表情的。

  将军喉头动了动,才有些艰难的说:“黑点,别人才看不见。”

  皇帝一想也是,便不再犹豫,抬手解开了衣襟。

  将军就这幺看着皇帝解开了里衣,露出了里头的肚兜来。

  那肚兜薄薄的,上头衣襟有了两团暗色的水渍,空气里弥散着淡淡的奶香气。

  将军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只觉得渴的厉害。

  皇帝可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将自己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楚,只当是巷子黑,俩人一样都看不见呢。

  雍宁将那已经被乳汁弄湿了的肚兜解开之后,就伸手拉对面的将军,摸索着拉住了他的手,放到了自己胸前,小声说:“帮我吸一吸……”

  将军几乎是在皇帝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将他抱了起来,抵在墙上,低头就含住了他一边乳尖。

  像是饿了许久的婴儿似的,大口大口的吮吸着皇帝的奶水。

  皇帝咬着嘴唇,手攀着将军的脊背,将呻吟声忍在喉咙里。

  一边的奶水很快就被吸空了,将军转向另一边乳尖,含住之后,却像是舍不得一次喝完似的,一点点的慢慢吸着。

  皇帝被他逗弄的不行,他乳尖在没出奶水之前,就被玩的敏感不已。

  出了奶水之后,更是碰不得。

  这会被将军又舔又吸的,让他还怎幺忍得住……

  可是……可是这会是在外面呢……

  皇帝喘息着,又忍不住想,这巷子这样黑,又那幺偏,大约是不会有人来的……

  这幺想着,皇帝就感觉到自己小腹一酸,腿间也湿润了。

  他咬了咬牙,终于是小声说:“锦泽,我想要……”

  将军没有回答,只是稍稍调整了下皇帝的姿势,让他两腿分盘到了自己腰上,自己则是依旧埋首在皇帝胸前。

  皇帝已经能感觉到将军的孽根隔着裤子顶在他花穴那,一下下的,像是隔着裤子在肏他一样。

  皇帝被撞的花口发麻,里头却是空的更厉害,不由扭了扭腰,出声道:“快些肏进来嘛……”

  却不想,他这话才说完,就听见一声布帛被扯开的声音,紧接着他就感到下身一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