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绍宋 > 第七十五章 前后失据(下)

第七十五章 前后失据(下)

  春雨未至,金军却陷入到了泥泞之中。

  过了澧河,完颜兀术派人去探查周边,却果然隔河发现下游节点上的郾城得到了城防修补与兵力补充,所谓城坚军利,然后便无奈放弃了从此处要害北归的心思,愤愤中直直向北去过汝水。

  说实话,汝水比澧河有名气多了,也宽多了,而这一次,金军光是为了搭浮桥便跟对面忽然出现的牛、汤、李等大旗以及旗帜下总计不下五六千数量的精悍宋军在河间产生了不下七八次冲突,火船、泅渡,甚至有小规模堪称水军的存在……浮桥始终难成。

  最后,金军不得已,只能故技重施,从上游汝水支流分叉的地方强行分出一支四千人的骑兵部队,利用上游河流分叉、浅滩极多的优势,绕行百里,方才奔袭到河对岸……而对面的部队见到如此规模的骑兵,也不恋战,见状早早烧了自家河畔阵地,然后后撤到了更北面、距离河流足足二十里的预备营地中妥善扎营。

  金军不敢轻易追索,也没有去仓促搭桥,而是按照之前出发时拔离速的指令,就地立寨。

  毕竟嘛,上次澧河吃的亏让他们知道,此时便是搭桥成功,也无法扩大渡河规模,夜间反而容易受袭,到时候浮桥未必能保住。

  而果然,不知道算不算不出金军所料,到了晚间时分,宋军再度发动了夜袭。

  照理说,这一次,金军早有防备,甚至有了营寨,本该应对妥当。

  但实际上,绕行至此的疲惫,还是让他们丧失了相当的战斗力,相对而言,宋军借着夜幕和对地理的熟悉,还是成功使战斗产生了突然性。

  当然了,更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按照后来金军自己的说法,宋军这次夜袭足足来了上万的部队!

  金军无可奈何,只能依仗着仓促立起的营寨奋力抵抗,而这一仗从半夜足足打到天明……可怜完颜兀术等人领着数万大军听着对面动静,如何能睡?到最后,南岸的金军几乎全数起身,举着火把隔着宽阔的汝河遥遥相对,试图弄清战况。

  河南岸火光耀天,将中间的汝河生生映照成了一条火河,却根本看不清战局。

  待到天明,宋军主动散去,这个时候,对面早已经狼藉不堪的营寨中有人泅渡来报,却是告诉完颜兀术,四千兵马损失了一千有余,还损失、丢失了过半的战马。

  一千多些的减员,对于完颜兀术的部队来说,当然只是皮毛伤,也符合对宋军战力的猜度,于是这一日浮桥再起,金军四万,又分两日半的功夫方才尽数渡河。

  但也就在全军渡过汝河之后,当日晚间,金军最高层之间,却是爆发了剧烈的争执!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过了汝河之后,金军发现自己陷入到了一个新的、小的战略困境之中……要知道,此时金军背后的汝水,与身前的颍水都是淮河的主要支流,都是相对而言的大河,之前的战斗也说明了,这种大河对金军骑兵的阻碍作用是极大的,而偏偏此时,金军所处位置下游,也就是东南面,有一座坚固的郾城,上游,也就是西北面,有一座坚固的襄城。

  郾城守将是韩世忠麾下最稳妥的许世安,襄城守将来头更大点,乃是昔日靖康中宋军三衙残存的步帅闾勍,算是在黄河一线坚持抗金多年的宿将……但不管如何,这两座城,本就是宋军一开始坚守的主要防御点,而现在金军哨骑已经多次探查清楚,两城在鄢陵之战后,都得到了及时的补充与补修,之前的围城算是功亏一篑。

  那么问题也就来了……在这种几乎相当于左右受限、前后受阻,堪称骑兵死地的所在,还要继续向北渡过颍水吗?

  如果说,之前拔离速等人还能忍受和坚持,但经过这几日的持续减员,这些沙场宿将都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妙。

  “宋军在层层迟滞我们,疲敝我们……”篝火旁,乌林答泰欲抓了一把柴灰洒在身前,用一根手指点在了柴灰之上,方才下了定论。

  “俺知道!”完颜兀术看了眼对方身前的柴灰,知道对方是在提醒自己女真人的军议传统,颇显无力,便只能冷冷相对。

  “咱们补给不足。”拔离速明显与乌林答泰欲早有商量,因为他几乎是紧接着开口的。“四太子,此时与来时不同,五河之间的城镇已经被大军梳了好几个来回,仗打了三四个月月,能逃的宋人都逃了,根本没法就地补给,何况宋军此番明显有些主动坚壁清野之态……”

  “俺也知道!”完颜兀术依旧冷冷相对。

  三人说到这里,陷入僵局之余几乎是本能的一起看向了最后一名万户韩常,而韩常却只是低头不语。

  很明显,这名辽地汉军大将是反对继续进军,是与拔离速、乌林答泰欲观点相同的。但与此同时,另一个很明显的事情是,此人作为兀术的心腹大将,在政治姿态上保持了对兀术的尊重。

  而韩常如此姿态,三人的反应却是一致……他们都是半松了一口气之余忍不住在心里咒骂此人不能坚持立场。

  当然了,也难为人家韩常了。

  无奈之下,火堆旁,拔离速回头再向兀术:“四太子,我只再问你一件事情,你强要渡河,是否是觉得赵宋官家应该就在前面哪座城中,还是想追上去,围下来,吃进去?”

  完颜兀术沉默片刻,不答反问:“俺问你,挞懒须是咱们此次出兵主帅,难道要扔下他不管吗?按常理推算,他便是战败也应该在五河之地那头的郑州、开封一带守着吧?说不得正在被重重包围!”

  这话是半是鬼扯之余其实尚有几分道理……鬼扯的地方在于,数月前向南进军的时候从来没见过兀术把挞懒当主帅,反而是挞懒像个下属一般被强行召来,而道理在于,甭管兀术是否尊重挞懒,这个右副元帅毕竟是右副元帅,过了两条河都没音讯,八成是被宋军借着大胜之机给怼到脸上去了,所以也必须得去救一救。

  而一念至此,拔离速连连摇头,倒没有跟对方计较什么,而是干脆说出了自己的真正建议:“这便是我要说的,四太子,若想去郑州,何妨绕道汝州,走洛阳,出汜水关去援护右副元帅?”

  兀术微微一怔,明显被将了一军。

  隔了许久,这位金国四太子方才缓缓相对:“五河都已经过了两河,哪里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拔离速已经彻底确定了对方心思,只是冷笑不语。

  但乌林答泰欲却是愤而作色:“说到底,四太子便是为了一人之私怨,要将大军陷入危境?”

  “捉宋国皇帝是私怨?!”兀术也勃然大怒。“你们想过没有,如今已经天气转暖,而我等今日被迫撤军,若捉不得宋国皇帝,此战辛苦数月,便是白费了!河南之地又要重归宋人所有!”

  乌林答泰欲闻言欲辩,却又一时辩驳不得,干脆直接一掌拍到了身前柴灰之上,柴灰扬起,飞入篝火,火星四溅,映照着周围四个女真顶级贵人各自严峻的面庞。

  说白了,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承认此次南征已经失败了呢?

  当然是失败了,想想就知道了,西路军在陕北那边且不提,这边十二万大军南下到已经抢过的河南地,缴获和油水即便有,也在数月的困城战中渐渐耗费掉了。没有足够的缴获,然后还打了败仗,成建制的损失了十好几个猛安。

  至于说抓住赵宋官家,在河南扶持傀儡政权的战略目的……

  总之,这时候选择直接撤走,考虑天时无法支撑金军部队再来一次长达数月的围城战,那就真的是要全面撤退了,而在没有取得任何战略战果,反而赔了十几个猛安的情况下,这次南下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大败!

  而须知道的事情是,即便是上次完颜兀术受挫淮上,也是在完成了金军既定目标(扫荡河北两翼,以图彻底控制河北)后的冒进受挫而已……那么,如果这次金军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便是金军历史上第一次战略进攻受挫。

  回到眼前,汝水北岸的这次冲突以僵局终结,而僵局既成,便自然是依照着主帅心意继续北走了。

  于是很快,金军中军便又抵达了五河中的第三条河,也就是著名的颍水了。

  不出所料,随着金军大队的抵达,河对岸出现了更多的宋军,甚至从对面旗帜上观察到了一个‘岳’字,而考虑到这个姓氏的罕见,完颜兀术等人立即便明白这是曾经在梁山泊聚歼过金军五千骑的济州镇抚使岳飞。

  而这种级别的大将出现,毫无疑问的宣示,金军想要渡过身前的颍水,难度恐怕比越过身后两条河要更上一个台阶。

  说实话,这天傍晚,当完颜兀术亲身来到颍河前,望着对岸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宋军,那一瞬间,这位四太子自己都疲惫到有些想放弃了。

  临河立马,他恨挞懒大败之余不能给自己一个确切讯息,以至于落到如此前后失据之地;更恨那个赵宋官家不讲诚信,明明说好的在南阳城等自己,却忽然跑出来到了鄢陵;同时,他也恨自己无能……

  若能早在南阳破掉宋军那效率惊人的砲车,他怕是早就锁龙于井,安然待胜了。

  若能在白河畔识破赵宋官家的诡计,早早擒获他,此战也早就了断,万事大吉了。

  若能在挞懒战败后毫不迟疑,即刻进兵,那最起码此时绝不会陷入到如此困境。

  “四太子。”

  就在兀术望河兴叹之际,韩常忽然勒马来到了前者身侧,与之并骑而立,然后轻声相对。“端是中原好风景吧?”

  确实是好风景。

  日落西野,满河金黄,铁骑连绵,血沃青草,且有微风阵阵,自身后而来,倒卷旗帜与对面宋军旗帜猎猎呼应,如何不是好风景?

  所以,完颜兀术不免有些困惑:“进退失据之地,也有心情说风景吗?”

  “进退失据却为何不能说风景?”韩常头都没扭,只是继续望河轻声相对。“依末将来看,如此好风景,正合四太子这般英雄葬身之所……”

  面对如此惊人之言,兀术却沉默不语。

  “四太子,不要再往东北面强渡剩下几条河了。”韩常果然主动解释了下去。“东北面有古怪,或者说宋军有古怪。”

  “怎么说?”可能眼下境地的打击,也可能是他本身明白,身侧这个心腹是他维系军中统治力、压制拔离速和乌林答泰欲二人最后的倚仗,所以兀术难得保持了冷静。

  “这几日的经历我细细想过……最少有两处让我心惊的地方。”韩常从容言道。“一来,宋军太大胆了,夜袭、骚扰、守渡口、撤退都极为从容,敢战、能战之态已经显露无疑,可见赵宋官家之前鄢陵-长社那一胜,让宋军士气大起,再不复昔日狼狈之态,这是大的一处,将来咱们与宋军的仗都要难打了。”

  完颜兀术缓缓点头。

  “还有一处,便是宋军如此敢战,而且如此进退有度,那为何上次在汝河北岸没有趁机吃下我们那四千人呢?”

  兀术连连摇头:“宋军如何能一夜吃下我们四个猛安?一千多的伤亡已经是他们极限了。”

  “或许如此,但末将总是有些忧虑。”韩常指着对岸旗帜微微眯眼而言。“别人倒也罢了,这个岳飞不是没打过歼灭战吧?梁山泊不提,鄢陵-长社一败,我们十几个猛安一个时辰便俱丧,就是他先渡清潩水的……”

  “你想说什么?”兀术忽然打断对方。

  “末将总觉得,宋军在故意引诱我们往东北去。”韩常严肃以对。“这些日子,说有伤亡,但伤亡总是不大,说有迟滞,却也总能让我们继续挺进……偏偏前方军情,一概不明。等回过神来,却才意识到,这片地方本是骑兵死地,已成进退失据之态!四太子,末将且问一句,万一这几日挞懒元帅又败了呢?那前面岂不是有十万宋军在张网以待?”

  兀术本能欲言,然后本能被噎住,复又满头大汗。

  讲到这里,韩常终于瞥了一眼身侧的四太子,然后轻声放出了一个消息:“好教四太子知道,王德与呼延通从后面追上来了,已经破了舞阳,渡了澧河……不然,若单以前方岳飞姿态,末将还不至于如此猜度。”

  完颜兀术目瞪口呆,半日方才回应:“如此军情消息,为何此时才告俺?”

  “因为末将害怕四太子太想去捉那个赵宋官家了,听闻消息反而迫不及待想要渡河。”韩常冷冷相对。“而若是那样,依末将这几日观察,怕是拔离速直接便要引他本部西走了……”

  “他敢?!”

  “他如何不敢?!”韩常依旧冷冷相对。“此战东路军在河南大败而走,四太子和挞懒元帅拿什么去制西路军的万户?粘罕元帅和银术可是摆设吗?”

  兀术一时语塞,继而心下愈发惶恐。

  “非只如此,此番出兵,他已经丢了自己亲侄,若是再丢了他麾下那些兵马,他兄长银可术如何能饶他?”韩常继续冷静分析。“四太子,于情于理,他恐怕都会走……而他若走,便是分崩离析之态,届时宋军南北围上,此河便是四太子和末将这个绝不会弃四太子而走的蠢人葬身之所!不过,如此风景,也正合四太子身份,想来四太子必然与末将一般无怨!”

  兀术彻底无言以对,一直到日落之后,周边士卒开始举火立寨,方才勉强出言:“元吉(韩常字),你说怎么办?”

  韩常依旧从容:“伪作渡河,收拾筹备干粮,扔下辎重,全军骑兵尽数顺颍水向西北而走,自缑氏转入洛阳,再图其他!”

  兀术刚要再说,韩常终于不耐:“四太子……末将不在军议出声,却私下来,是因为有些话不好当众说来——这一战,四太子又败给那赵宋官家了!勇略也好,决断也罢,皆落下风,唯独我军尚有铁骑无数,将来事犹又主动,才劝你早日认清局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完颜兀术方才借着微微暮色稍作颔首:“就依韩将军所言。”

  韩常劝得兀术,彻底松了口气,刚要转身而去,却不料那位四太子却还是立身不动,而韩常无奈,刚要再劝,却见对方借着周边微微火光从身后箭筒取出一杆女真特有的粗壮箭矢来。

  韩常心下一动,便肃立噤声。

  而果然,兀术一箭在手,却又从身后取来一匕首,然后削箭落地,临河起誓:“太祖亲父在上,此生若儿不能殄灭赵宋,生杀赵玖,便当如此箭,寸寸而断!”

  言罢,方才收臀立腰,打马归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