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绍宋 > 第七十五章 乱战

第七十五章 乱战

  “官家稍坐。”

  吴玠拦住了赵玖,自己却已经喘着粗气站起身来,且双手已抖。“且再看一看局势,再看一看……”

  侧身坐在旁边的赵玖点头应许,却不敢也站起来去眺望所谓局势,因为真站起来,他的手也得抖。

  且说,不是吴玠和赵玖以及宋军上上下下这么多人之前没往龙门渡那里想,他们不可能忽略战场周边任何一个方问的。但问题在于,龙门渡太远了,足足两百多里的距离,哪怕是每日急袭百里,也得第三日方能抵达,何况那边的地形如此复杂呢?

  故此,想来想去,所有人却都觉得在那个距离之下,金军可以有支援,但必然是明面上的那种,老老实实花个五、六天时间,带着足够的辎重,从龙门渡到丹州、到坊州,再顺河南下,来到金军大营汇集,最后摆开车马参战。

  可是,现在人今家完颜兀术真就来了……而且是前日出现在梁山北面,今日出现在此地,这种速度,使得韩世忠的及时提醒都显得聊胜于无。

  而且据说还是少则一万,多则数万!

  “史书上常常记载,有些军队兵强马壮,可一旦遭遇奇袭,不管来敌有多少,都闻风而溃,大约便是这幅样子了吧?”

  赵玖虽然被陡然冒出的完颜兀术惊得的心虚难定,连站都不敢站,可面上功夫却还是稳住了的,在亮旗的建议被暂缓之后,复又在座中主动出言笑谈。“兀术前日尚在梁山以北,今日便绕尧山至此,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依朕看,兀术兵马虽众,可只要全军稳妥应对,未必不能当之!”

  众人闻得此言,当然赶紧顺着赵官家的话连声附和……这个说午后已经过半,而兀术方至,可见今天他们也是赶了一整日路,必然困乏;那个说地形复杂,金军急速而来,必然掉队许多,数万大军眼下不知道还剩几许;还有人说营中尚有秦凤路大军与中军两部背嵬军未动,便是兀术突然来了,也不会一击定胜负;便是吴玠也暗暗后悔失态,居然让官家出面做了他本该做的事情。

  然而,众人说来说去,从赵玖到吴玠再到所有人,眼睛却是一刻也不停,只死死盯着西南面尧山山后涌出的金军骑兵大队,并时不时瞅着已经布阵完成的熙河路刘锡军!

  毕竟,众人心知肚明,若是完颜兀术真弄来两万跟塬上拔离速、耶律马五所领的那一万骑兵一般战力的骑兵过来,此战宋军怕是等不到谁来援,就要直接兵败如山倒了。而完颜兀术这一波援军的成色,就要看刘锡能否试探出来了。

  回到眼前,山麓上宋军中军因为知道来援部队可能数量极多而一时惊惶,大营右翼偏南侧立阵完毕的刘锡同样慌张,而且此时他对自己将宝贵的神臂弓手拉出去帮弟弟抢人头这件事已经不是后悔,而是懊丧了!

  因为这个时候,那根本收不回来的五百神臂弓手很可能便是全军的胜负手!实际上,刘锡按照西军防御骑兵的路数列阵之后,望着最核心弓弩阵处那仅剩的百十张神臂弓,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能抵挡从尧山山脚处一直涌现不断的金军骑兵了。

  “如之奈何?”立阵完毕,身畔军官汇集,刘锡回头望了望山麓上的中军所在,扭头环视而问。“官家就在身后……”

  一言既罢,周围军官俱皆无言。

  刘锡气急败坏:“平素恩养你们,临到事前居然无人能为我分忧吗?”

  军官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大着胆子相对,却问了一个始料未及的问题:“都统,官家果然如传闻那般,此番真就代宇文相公来了?”

  既然有人开了头,其余军官也都纷纷追问不停:

  “军中一直有传言,果然真的吗?”

  “官家不是在长安?”

  “都统莫不是怕我们不肯使力气,所以哄骗我们,官家如何至此?”

  刘锡急的眼泪都要下来了:“事到如今,还能哄你们?不说别的,若无官家,我怎么能让吴大那厮轻易坐稳了元帅?!”

  周围军官面面相觑,又看向了本路兵马都监李彦琪,俨然还是不信……因为有些事情,莫说本有遮掩,便是在早有先例且明晃晃的展示了出来,恐怕是还是有人不信的。

  熙河路兵马又不是御营中军。

  而李彦琪回头瞅了眼还在零碎涌出金军部队的山脚,却是直接咬牙相对:“都统,官家就在中军,他们不知道,咱们如何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想要他们信服,只有一件事,那便是咱们两个人先不怕死做出个样子来……而且事到如今,就像你说的那般,官家就在身后营中,咱们又能如何,死也只能死在这里!”

  “你想做甚?”刘锡明显听出了一点味道。

  “趁活女立足未稳,咱们反冲上去吧!”李彦琪勒马而对,他还以为来人是活女呢。“神臂弓就剩百余,当面这么多金军骑兵,不足以支撑阵地,而我看那些金军骑兵明显也有些疲惫,居然有人在列阵时直接落马……所幸咱们熙河路骑兵本来就多……”

  李彦琪言语未尽,但刘锡却已经愕然:“以骑对骑?”

  “不错!”

  “那可是金人骑兵!”刘锡一时难以接受。“家底子都要打没了!”

  李彦琪摇头不止:“都统现在还要顾及家底子?此战你要是再不豁出去,怕是要抄家灭族的!”

  刘锡登时失语。

  “都统,我不是说要硬冲。”李彦琪情知对方是骨子里的将门军头做派,一时不能硬劝,却是再度咬牙相对。“而是说咱们骑步分开,我领骑兵去冲一冲,都统则领步兵在此将阵中空开设伏……等我败了,我便尽量将金军带入其中,咱们接着地利再夹一下……无论如何,眼下局势,还能有退路不成?”

  刘锡张口结舌,许久才在许多下属的目视之下勉强点了下头。

  得到应许,李彦琪即刻从马上取矛,环顾下令:“各州军城寨,熙河路全军骑兵俱随我来!”

  周围中层军官到此为止方才彻底相信官家就在身后,也是轰然一声,各自回去发兵。而刘锡望着李彦琪等骑将一起出兵汇集,又朝剩余军官吩咐了一句左右裂阵设伏,便陡然无力起来。

  说到底,身为刘仲武的长子,刘锡的政治层次、眼界和学问比其余人强太多了,他如何不晓得李彦琪这些人的心思?不晓得眼下局势?

  实际上,刘锡比谁很清楚,和自己相比,李彦琪这种次级军头都还多投降一条路的,只不过因为此番官家就在身后,他们的家族想要在关中父老身前继续延续下去,便不可能背负卖了官家之名,这才被逼着奋力一搏的……而他这个将门,哪怕官家一开始就没来,也不可能投降,也只好拼命去打。

  但是,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明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错的,可临到跟前,心中生怯、生乱,不敢为、不愿为,却依然是真切的。

  此战若能侥幸,家门怕是要指望老二了。

  且说,金军尚在山脚跟着完颜兀术的日月旗,还有一面韩字大旗聚集列阵,遥见对面军阵裂开,宋军骑兵主动来攻,辛苦来到战场本该收割一切的完颜兀术却是反而色变。

  “悔不听韩将军言。”因为路途辛苦加天气太热而早早弃了面甲的兀术扭头相对。“应该一开始便直接全军突上的……事到如今,反而让俺因在这里聚拢部队露了怯!”

  “事到如今,也无二法,我去突阵!请四太子一面收罗部队,一面为我兜后!”因为流汗而满脸通红,胡须也张开的韩常干脆没带头盔,却扔下一个已经空掉的水袋,毫不迟疑做出决断。“必须得咬住这口气不能泄,一旦泄了,便起不来了!”

  “好!”完颜兀术当即应声。

  而韩常也毫不犹豫,只引旗帜下本部骑兵数千,当面迎上。

  山麓上的赵玖吴玠等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看到刘锡列阵完毕,然后金军大股涌出山脚,本以为会是泰山压顶,却不料金军居然先停下收罗部队,然后宋军却又居然主动发骑兵相制。

  到此时,他们和出击的骑兵一样,都觉得这是以卵击石,便是出主意的李彦琪都只是想着‘诱敌深入’。

  然而,不管宋军高层如何心虚,也不管金军指挥官如何决断利索,而宋军指挥官又如何失态无能,等两军骑兵各自数千,奋力咬牙相冲之后,骑兵在山脚缓坡下乱战一团,却居然一时不分胜负!

  无论如何,什么都可以骗人,但战线是骗不了人的,中军各处居高临下看的清楚,金军居然被宋军骑兵一时挡住,难以进发,也是各自惊喜,许多人几乎跌坐下来。

  而这其中,吴玠率先反应过来,却又赶紧仰头看天,先看云彩,再看昏暗的太阳,心中计算时间、猜度天气,却又重新生了许多信心。

  毕竟,若能顶住攻势,待到天黑,或者下雨,金军撤走,于处于守势的宋军来说,便是某种胜利了。

  甚至从一个角度来说,左右翼只要纠缠住便足可放下,关键在于正面战场……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派部队出击登塬了,以求胜手了。

  当然,想到被塬上烟尘遮蔽的娄室本部,吴大还是强行放下了这个心思。

  但就在吴玠不再只看右翼战局,而是专注思索全军全局之时,那边战事却又起了反复——当那面韩字大旗领着数千金军骑兵奋力迎上,却居然不能击退宋军骑兵之际,后方那面很可能是代表了兀术的日月旗居然也动了!

  堂堂数万大军的指挥,不顾一切,不等后援,直接率数千骑兵加入战场。

  经此一动,熙河路骑兵登时支撑不住,开始被逼退。不过有意思的是,这种后退居然不是那种溃退,更不是崩退,而是维持着交战,仿佛被对方骑兵给慢慢推过来一般。

  非只如此,骑兵一路退至阵前,刘锡的裂阵可能因为缺乏神臂弓的缘故没能起到伏击效果,但步兵加入战斗后,对面金军骑兵的推进速度却也再度下降了一个层次。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几乎是相持了。

  毫无疑问,真就让赵玖说对了,金军果然是强弩之末!再强大的军队,在天气和地形面前都要付出代价的!

  中军处,几乎要弹冠相庆了。

  但吴玠也好,赵玖也好,虽然也暂时安下心来,却各自一声不吭,都只是在远眺他处而已。唯一的区别是,吴玠在努力朝东坡塬左近搜寻相关部队,并且朝塬后派出哨骑,而赵玖则在远望正南面,兀术身后更远的山脚处。

  果然,战局瞬息万变,就在宋军被右翼战局弄得一惊一乍一喜的时候,之前兀术闪出的山脚处,再度泛起了烟尘。

  很显然,彼处又有数以千计的部队赶到。

  “副帅、元帅!”王渊看到这里,面色一紧,却是向赵玖与吴玠同时建议。“完颜兀术援兵虽然是强弩之末,战力匮乏,却架不住他们有数万之众,若是这般断断续续支援不停,右翼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陡然崩殂……无论是支援右翼,还是发中军决胜,都只是在此时了!”

  吴玠缓缓摇头,赵玖也是凝神不语。

  王渊无奈,只是撒手观望战局。

  且说,金兀术部全军疲敝、战力疲软一旦显现出来,吴玠就已经开始考虑此事了,但却始终没有行动,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不知道娄室本部会从哪里发动进攻。

  对方是骑兵,有主动选择权的,而他吴玠没有,只能被动应对。

  当然了,也应该不要等太久,因为哨骑已经回报,娄室离开了金粟山,正往当面而来。

  至于赵玖,他没有回复这件事情,却是另有原因。

  日头进一步西斜,部分云层有加厚的趋势,这使得阳光渐渐变得暗淡,这种情况下,大营前方周边地区,因为被宋军刻意砍伐了植被而裸露黄土的地方,丝毫没有减弱的黄土烟尘则成为了判断军队规模以及运动趋势的主要判断。烟尘中偶尔显露的旗帜,与出发前的位置,则成为判断部队阵营的主要依据。

  当面东坡塬上还在血战,对于宋军而言的左翼,也就是金军的右翼,总之,就是北面那片泥淖中同样在血战……同样的道理,宋军右翼、金军左翼,南面山脚下的完颜兀术、韩常也不得不和对面熙河路刘锡、李彦琪等人血战。

  浸入骨髓的疲惫,让这支本该横扫战场的军队陷入到一种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消耗战中,但不用随军的谋衍来提醒,兀术和韩常也知道,这种大规模战场,所有人都要扔下那种局部上的得失,不惜一切代价顶住,好为真正的决胜手创造条件了。

  当然,明白归明白,兀术和韩常依然心痛……他们本以为自己是那个决胜手的,却不料一场持续了三日的奔袭,让他们丧失了成为胜负手的机会。

  没办法,路太难走了,天也太热了!

  两万部队,之前两日急行军中就已经掉队了六七千,而今日在尧山背后,却又再度出现了部队脱节——另一员大将赤盏合喜,也就是赤盏晖的族弟,在赤盏晖死后领万户之人,直接领着五六千之众在身后没了音讯,也不知道现在到底在哪里!

  实际上,之前放出海东青寻路,倒不是为了确定战场方位,而是试图寻找另一部的下落。但是,真没找到,反而是因为来到战场一侧,不得不领着六七千勉强到位的部队先行出战。至于之前兀术停在那里‘整顿部队’,一则是累的,二则也是真想等一等赤盏合喜、

  “韩将军,后面应该是赤盏将军来了,俺瞅着他应该也带来了三四千众!”眼看着前方冲杀的韩常被唤来,已经满脸灰尘的完颜兀术一时大喜,即刻勒马与韩常在乱阵中相呼。“你带你部撤回去迎一迎,俺独自压一阵子!”

  “四太子有何说法?”韩常抹了一把脸,黄土尘后却是遮不住的汗水。

  “你回去歇着,让赤盏合喜来攻,然后俺回去,你再来……咱们是骑兵,不要这么乱战,能冲还是要冲一冲的,也能分拨歇一歇人和马!”兀术当场吩咐。

  韩常听得有理,也是毫不犹豫,让身后骑士重新举高旗帜,便率大约三千余众直接撤出战线,往南面去接应赤盏合喜。

  但是,随着韩常继续举旗向南,对面那股烟尘也继续沿着山脚不慌不忙迎上,双方眼看着几乎要撞上的时候,这位韩大将军却越来越觉得哪里不对劲起来!

  待翻过又一处小坡,双方距离五六百步的时候,韩常干脆主动立足,却是他终于意识到哪里有些不对了——这支部队行进的轨迹距离山脚有些远,不似从尧山通道中转过来的,到更似是从更南面一路过来的。

  非只如此,阵型也保持的太紧密了写,好像并不是很累,而且隐约看着骑兵数量也太少了些。

  故此,韩大将军当即下令,自己本部稍停,乃是指望着两部中间许多掉队的金军骑士为他做眼的意思。

  不过很快,韩大将军的疑惑便中止了,因为对面在距离自己尚有四五百步时,主动先行奔出一支四五十的全甲骑兵,远远便操着辽东口音,呼唤两军之间的掉队金军去往前方韩字大旗下集合云云。

  见此情形,韩常方才彻底松懈。

  但没过片刻,这支沿途以辽东口音发号施令的骑兵进发到距离他只有两三百步的时候,却忽然加速,乃是朝着对面小山梁的韩字大旗直接发起了冲锋,与此同时,稍微落后的那股‘烟尘’,也陡然加速,直接向前扑来!

  韩常惊怒交加,当即下令全军迎上,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韩常部尚未来得及涌上前时,对面几十骑卷起的烟尘之中,早有人遥遥大喝:

  “韩常!”

  韩常闻得声音,陡然醒悟是何人,但未及反应,烟尘之中,数十只箭便一起射来,直奔旗下他本人而来,战马中箭嘶鸣一声,高高抬起前蹄,而韩常本人宛如被扎成了个刺猬,其中一箭更是直接射中他那没带头盔的正脸!

  众目睽睽之下,一军之主带着一支插入面门的箭矢跌落马下。

  韩常部全军惶恐,连之前奉命冲下山梁的部队也一时不顾敌军在前,直接勒马,根本不去追早已经转圈转回的那股辽东骑兵。

  但下一瞬间,谁也没想到,地上的韩常居然翻身起来,推下一名亲军,抢了坐骑……众人即刻大振,但很快,随着他们看的清楚,却是发现韩大将军眼窝正中中了一箭,却又再度心凉。

  然而,下一刻,韩常一手握着眼窝上的箭矢,一手指向前方早已经折返的赤心队骑兵奋力大喝:

  “刘晏!你还是这般无能,射个箭都软绵如此!”

  言罢,其人居然仿效昔日夏侯惇之举,直接临阵拔掉眼窝上的箭矢,将整个眼珠给当众扯了出来!这还不算,此人复又在马上灵巧俯身,直接在地上抓了一把黄土,再翻身塞入眼窝之中,然后一手捂面,一手勒马,回身环顾左右,厉声大喝:

  “你们听不到军令吗?区区昔日怨军旧部,难道是我们对手?即刻向前!”

  韩常部属各自惶恐,随即奋力向前,朝着山梁下已经发动冲锋这支突兀宋军进行了反冲锋。

  双方交战,韩常拔矢塞土之举固然惊骇振奋全军,但其部越过一开始的血气之后,却又极速落入下风,因为这支部队的装备、素质远超想象!到处都是神臂弓,到处都是长柄大斧,而且几乎人人披甲!

  毫无疑问,这支随昔日怨军旧人刘晏而来的这支部队正是赵官家之前藏着的所谓‘杀手锏’,那支通过汇集各部精锐而化零为整凑成的精锐。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支跟着韩常而来的金军到此时已经疲敝到了极点,而对面,却是明显闻风而动,状态正好。

  故此,两军交战片刻,气势一泄,金军便反而落入下风,只是靠着骑兵之利和对身后韩常的畏惧,一时支撑罢了。

  但这个时候,又有别的部队到了,赤盏合喜终于到来!

  山谷中植被厚密,黄土难扬,却是比之前一股股烟尘看的清楚多了。而韩常立在小山梁上,一只独眼看到赤盏合喜的旗帜出现,然后数千之众直奔此处来支援,也是稍显释然。

  但很快,随着赤盏合喜纵马来见韩常,却又报告了一件让韩常无法感到诧异但依旧愤怒的军情。

  “什么叫你不是自己来的?”韩常捂着眼睛,冷冷相询。

  赤盏合喜明明是个女真万户,可看着对方这个样子,却也难免心中生惧,只能勉强相对:“韩将军,我在后面之所以断了节,乃是因为中午的时候,有宋军四五千众在尧山边上从身后咬住了我!纠缠了一下午了!看旗帜和兵马模样,应该是李永奇的蕃兵,曲端也亲自来了!”

  韩常看了一眼已经从金军身后冒头的党项骑兵,乃是忍着剧痛,长长呼出一口气,却又奋力呵斥:“那你为何不分出一些兵马,在通道中拦住他们?反而直接将他们全军放过来?!”

  “我哪里知道此处会乱成这样,本以为来到此处,可以有四太子和你做援兵一起吃掉他们的!”赤盏合喜也是觉得委屈。“却不料一出来,反而是我做了援兵。”

  韩常头疼欲死,却是勉力捂住眼窝上的黄土,下了一个命令:“你不要援我,速速去迎战曲端和李永奇,再让人告诉身后四太子……今日咱们被娄室坑苦了,且各安天命吧!”

  太阳进一步向西,南面赵玖安排的伏手起了奇效,他让刘晏将荆姚藏着的那支撒手锏一般的部队带来,却不料正好从后方夹住了完颜兀术的部队。不仅是这样,此时他尚不知的是,曲端和李永奇合坊州骑兵来援,已经隐约中将完颜兀术的部队给三面堵住。

  若是就这么下去,这一万多一点的金将奔袭部队,怕是要被全面包围在这尧山之下。

  当然,此时赵玖尚不知晓曲端的到来,他和所有人一样,都对局势感觉到糊里糊涂了起来,唯一能确定的是,战线显示,右翼局势混乱,金军从彼处突破的概率已经大大降低了。

  “发起总攻吧!”王渊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对吴玠这般建议了。

  实际上,此时随王渊进言的诸将已经非常多了,便是之前试探性出击溃败回来的乔泽和傅庆都已经在请战了。

  毕竟,日头已经偏西了许多,东坡塬上战线的前后摆动已经不下四次了,而眼下战机确实好像是露出来了,便是娄室的部队也被确定已经行军到塬下东面不远处了,似乎眼瞅着便要登塬发动最后突击……这个时候,派出剩余部队朝东坡塬上砸过去,似乎正当其时。

  “再等一等!”吴玠咬着嘴唇,再一次竭尽全力抵抗住了这种建议。“等到日落前一个时辰的时候,若娄室还不主动进攻,咱们便往塬上砸!”

  众将再度看向了赵官家,但赵玖抢在诸将看向他前便闭上了眼睛,他能理解吴玠此时的压力,等下去是应对娄室的最理性方式,可金军耐苦战,谁也不知道塬上什么时候会不会突然撑不住!而且若是等娄室突起来再支援,东坡塬上会不会直接崩溃,万事皆休?

  这种东西没有对错,只有选择而已。

  “四太子两万大军也被你弄来拿性命做牵扯,他若没了,你便是打胜了,活女与谋衍也要被人千刀万剐。”东坡塬上,完颜拔离速大旗之下,旗帜主人拔离速正与娄室并肩而立,却是冷冷出言嘲讽。

  而二人身后的东坡之下,七千骑兵隔着两三里路阵势整齐而凛然。

  娄室闻言从乱成一锅粥的战场南侧,也就是尧山山脚下收回目光,然后却居然失笑起来:“这可冤枉我了,我让四太子至此,是真心想让他建立奇功的,但也真是我对地形、天气估计不足,没想到路那么难走,两万之众只到了一万出头,而且疲敝到这种份上……”

  “那你还笑的出来?”拔离速也是嗤笑一声。“还不赶紧让你部众和那两个合扎猛安一起上来,从此处突过去,早早了结此战!刚刚哨骑来报,说是咱们东南面烟尘滚滚,想来是韩世忠要到了吧?韩世忠和四太子,哪个你等得起?”

  娄室含笑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拔离速忽然敛容,冷冷相对。

  “塬上太拥挤了……”娄室从容笑对,然后直接打马转身下坡。“我不从此处突了。”

  “那你从何处突?”拔离速扭头盯着对方后背,继续冷着脸追问。

  “绕过坡去,在此塬侧面列阵,然后从此塬与南面战场的空隙中,贴着四太子他们突向宋军中军大营,谁来挡便碾过谁!”娄室回头笑对。“你提醒的不错,四太子要是没了,我可担当不起。”

  拔离速表情愈发阴冷:“所以,连塬上战场如此惨烈,双方六万众辛苦搏杀,交代了无数性命,也只是为你最后突击做牵扯的吗?”

  “若塬上能胜,自然就是当面大胜,何必让我来突这最后一遭呢?”娄室依旧笑容不减。“拔离速,我给了你一万骑,一万步,你不中用,怪得了谁?这话说到你兄长那里,也是你无能。”

  拔离速嘴唇发青,当即无言。

  “对了,若我死了,你是副都统,大局你自为之。”娄室顺着缓坡下塬最后一遭,却是又随口加了一句。

  “此事不用你教!”拔离速怒极而斥。

  但不管这正副两个都统如何想法,一刻钟后,娄室和最后七千骑兵却是彻底动了起来。

  宋军紧张万分,哨骑不断回报,直到又过了两刻钟,彻底无须回报——因为完颜娄室和他的五色捧日旗,还有七千骑兵,已经从东坡塬的南面绕了过来,就在宋军中军视野范围之内从容列阵。

  此时,曲端与李永奇已经与刘晏合兵,将赤盏合喜与韩常压制到了与兀术背靠背的地步,韩世忠部三千骑与四千步俱已出现在拔离速回望东南的视野之内。

  吴玠当然也不敢怠慢,他等的就是此时,秦凤路兵马已经被直接派出大营去迎敌列阵了,中军两路背嵬军也终于起身备战。

  “官家!”

  吴玠深吸了一口气,直接翻身跪倒在地,然后就在地上拱手相对。“事到如今,臣且随两支背嵬军临阵,请官家立起龙纛,为我等之后!”

  赵玖点了点头,一声不吭起身做到了之前吴玠的座位上,一面稍显破旧的龙纛被杨沂中亲自监督升起,高高挂在了宋军中军大营处。

  下一刻,吴玠毫不犹豫,直接转身与张宪、田师中一起率两路背嵬军向下方前营进发。

  而与此同时,居于阵中的娄室望了望天,看了看左右两翼的两支合扎猛安,又看了看距离自己并不远、独领两千众的心腹爱将完颜剖叔,然后看都不看身后东南面的烟尘,只是最后瞥了眼那面刚刚升起的龙纛,在宋军全军陡然泛起的震天呼喊声中随意抬起手来,再重重挥下而已。

  七千可能是金国最强大的骑兵,在养精蓄锐了大半日后,终于启动。

  此时,未曾下雨,距离天黑还有很久,老天爷到底没有偏袒任何一方。

  PS:感谢野旷雪迹大佬的双萌,以及reimuu同学成为本书第八十四萌……万分感激不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