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绍宋 > 第二十七章 风声(2合1继续还债)

第二十七章 风声(2合1继续还债)

  三月廿六日,燕京风声依旧。

  粘罕一大早领着百八十个札甲武士出门,缓缓朝辽国遗留的燕京尚书台方向而去,而其人行进之间,却又有无数金国贵人各带侍从甲骑陆续汇集。

  须知道,堂堂都元帅完颜粘罕当了几十年大金顶尖人物,一直是军政一把抓,到底不是蠢货。他心中很清楚,真要在最高层搞民主,自家才三四个人,万一对面三兄弟拉拢了挞懒还有谁,虽说根底上不会出事,但真丢了场面然后再用强,不免显得掉份子。

  故此,他早早通知了许多旧部、故友,都是世袭的猛安、谋克,乃是要这些人去围住尚书台,一则毕竟风声不好,是为安全起见;二则是为了对兀术那些人施加压力;三则,真要是当场闹个不好,直接将尚书台大堂大门打开,出去与这些人讲,到时候便是太祖在世也要捏着鼻子忍下来的。

  当然了,真要是太祖完颜阿骨打还在世,哪里有眼下这些乱七八糟之事?

  就这样,粘罕不急不缓,从容进发,出门时不过是那百八十札甲骑士,将要至尚书台前路口的时候,却已经汇集一个小千把人的队伍,声势端是赫赫。

  而也就是此处,完颜粘罕远远见到完颜银术可自尚书台方向迎来,自是下马相对,唯独眼见对方张着嘴一路过来,却始终不发一声,倒是显得古怪,于是一边向前一边便要张口喝问。

  不过,就在这时,随着粘罕行至街口跟前,侧面一阵风从路口卷来,虽称不上飞沙走石,却也足够让人失声遮蔽……粘罕这才醒悟为何银术可半晌不说话。

  “燕京什么都好,就是这个春日风刮的厉害。”好不容易等到这阵风过去,粘罕方才回身对跟来的猛安、谋克们失笑。“我跟兀术他们说说,咱们都进去躲躲风。”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刚刚张口半日却只是失语银术可闻言心中一叹,反而有些释然起来。不仅如此,另一厢,那些随行猛安、谋克中多有知机的,却也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很快,便有人直接开口:

  “只是风大些,燕京到底比会宁府要强,人口也多,还有现成的宫殿、尚书台,依着俺说,都元帅不如跟勃极烈们商议一下,迁都过来吧?也方便管着河北。”

  此言一出,下方乱糟糟一片,多有附和,便是粘罕也一时心动。

  话说,金国首都固然是会宁府(今哈尔滨左近),但那个地方是金国建国时的思路导致的,彼时连灭辽都没想过,如今看来,自然显得太北了,根本无法对南方领土,尤其是河北地区形成有效控制。

  但是为何之前一直没有迁都的意思呢?

  说起来不过是两个原因。

  一个是金国老早学着辽国政治传统,按照季节不停迁移中枢……夏天去会宁府,冬天来燕京,中间看时间和天气可能还会在辽阳那边停留一下,便是粘罕自己,之前为了控制河北、河东,也经常在河中府、太原府、西京(大同)、真定府、大名府这些重镇之间乱窜……首都的意义并不绝对。

  另一个,却是跟金国内部势力分布有关系。

  众所周知,金太祖阿骨打去世,然后金军成功制造靖康之变,从此相当一段时间内,金国内部都是三大势力鼎足而立,而这种分立几乎影响到了方方面面,政治中心这个东西也是如此。

  如东路军盘踞河北中南部,真定府和大名府便自然而然形成了新的军政重镇;西路军盘踞河东与原幽燕十六州,河中府、太原府、以及西京(大同)也都形成了特殊的政治氛围;至于吴乞买等旧权贵的中枢势力却多在燕山以北,自然要努力保证会宁府、辽阳府的特殊地位。

  至于燕京这里,本来算是一个三家势力交汇点,一个相对中立的地方,但随着之前粘罕实力大涨,银术可就任燕京留守,这里便隐隐成了粘罕占优了……换言之,这些人还以为粘罕要通过迁都燕京来进一步强化自己权威呢。

  而且你还别说,这件事情是真的很合时宜的,以至于粘罕也认真思索了起来。

  银术可也巴不得就此沉默。

  不过,想了一会,粘罕到底是摆手相对:“今日是来见谙班勃极烈的,这件事情押后再说……且随我进去。”

  众人轰然一片,札甲武士倒是留在尚书台对面街上了,可光是随行的猛安、谋克便不下五六十人,直接跟着粘罕与银术可涌入尚书台。

  入得尚书台大院,只见所谓大太子领忽鲁勃极烈完颜斡本,三太子领右副元帅完颜讹里朵,四太子领左副元帅完颜兀术……这是阿骨打三个现存的成年儿子……然后还有元帅左监军完颜挞懒,昊勃极烈完颜蒲家奴,还有前元帅右都监、现阿买勃极烈完颜希尹,再加上身侧的燕京留守完颜银术可……如此便是眼下在燕京的真正顶级贵人了。

  其中,完颜希尹、完颜银术可都是粘罕一系不说;对面三兄弟也不用多言;挞懒原本是国主心腹,如今却摇摇欲坠,只剩个面皮了,而完颜蒲家奴作为阿骨打与吴乞买另一个堂弟,却素来与粘罕私交极好……换言之,其实真要搞高层民主,粘罕其实也不怕的。

  回到眼前,见到粘罕引这么大一帮人进来,三位太子和挞懒、希尹俱皆变色,挞懒更是一时面孔发白,几乎与重病一场的兀术脸色无二,唯独完颜蒲家奴遥遥颔首带笑……两边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粘罕走近到台阶下,见此形状,心中冷笑,便一边上台阶,一边对挞懒出言调笑:“左监军为何脸色发白?”

  挞懒远远立在尚书台台阶上,闻言语塞难安,甚至有些两股战战之意。

  粘罕见对方无言,心下不屑,却是加快几步,直奔挞懒跟前,准备喝问一番。

  “都元帅!”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此时,之前正与希尹交谈的四太子完颜兀术忽然自后方上前窜出数步,挡在了挞懒身前,然后居高临下,对着下方已经走到跟前的粘罕厉声相对。“今日是来见谙班勃极烈的!他才十三岁!你来见这么一个人,带这么多兵马是什么意思?!是怕我们害了你,还是怕谙班勃极烈害了你?!”

  粘罕愕然立在台阶下方,风声之中,其人身后诸多猛安、谋克也都色变,继而惶恐难安起来。

  “兀术,你胡扯什么?”粘罕反应过来,旋即干笑,继而凛然。“这种话是能说出来的吗?”

  “俺说一万句,可有半点作为?倒是都元帅从来不说话,却做得利索!”兀术面色发白,却立在尚书台门前丝毫不动。“国主中风在行宫,蒲鲁虎(吴乞买长子)他们在那里伺候汤药,整个燕京就只有这一处地方算是公地了,也还是你选的,结果你还要带兵围住、引军官进来,进来后还要调笑右监军(挞懒),问他为何面色发白,你说他为何发白?还不是怕被你一刀宰了。粘罕,俺今日当面问你,你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

  周围凛然无声,上下皆不敢插嘴,而粘罕是何等脾气,如何能忍,也是即刻双目圆睁,大怒起来:“兀术!你也配问我吗?!”

  “俺是太祖亲骨肉,如何不配问?!”完颜兀术继续凛然相对。“俺来问你,你今日确实要带兵进来吗?”

  “不行吗?!”粘罕气急败坏,直接捏着手中马鞭在兀术鼻尖前甩了一个鞭花。“我自是都元帅领国论勃极烈!”

  “粘罕,你若是这般言语,俺也只有你一句话与你……你以为大金国只有你一个人有兵吗?!”兀术丝毫不惧,居然迎着对方鞭势,抬手喝问。

  粘罕一时失语,而周围人等,无论是台阶上的贵人、粘罕身侧的银术可,外加跟来的猛安谋克、周围的燕京留守所属尚书台执勤士卒,早已经看这二人看的呆了。

  而此时兀术一时拿住气势,复又抬手越过粘罕肩膀,先指着粘罕身侧银术可微微一点,点的银术可身形隔空一晃,复又再度抬手,越过银术可,指向了下方诸多惶恐不安的猛安、谋克:

  “俺今日不光要问粘罕,还要问问你们……自国主中风以来,不能管事,燕京城里便到处都有传闻,说有旁支要杀光太祖子孙以自立,难道就是今天要做吗?难道就是你们这些人来做吗?!若是这般,你们人多,先来杀俺兀术!若不是这般,都与俺滚出去!俺须让你们知道,今日但凡在尚书台起了刀兵,便是不死不休了!”

  诸多猛安、谋克,呼啦啦跪倒一片,然后不少人直接退了出去,但也有一些人带着畏惧去看粘罕,俨然是要等言语……而无论是谁,很显然,都不愿意直面这种指责,也不愿真的无端扯入这般严肃事情里。

  粘罕愕然回头,面上严峻,但心中却同样后悔……他本意是为了万全,并非是要下狠手,只是没想到对面已经成惊弓之鸟,区区示威举动,便引得这般不堪局面。

  场面一时僵持,而隔了片刻,倒是身侧银术可小心开口了:“都元帅……四太子……事到如今,相互留些体面如何?真是要这般下去,大金国将来怎么办?尧山一战,四太子是亲眼见了的,而我们这些没见的,哪个不晓得斡里衍(娄室)的本事?再阴差阳错,再差之一线,斡里衍身体再不行,那也是斡里衍领着数万大金精锐当面败了!宋人今非昔比了!”

  闻得此言,粘罕心中叹气,面上却依旧不愿退让。

  倒是兀术仰天一叹,主动后退,让开了道路,然后侧身朝粘罕行礼:“都元帅……今日也是俺有些无礼,只是谙班勃极烈年纪太小,又没有国主做主,不免心慌。你看这样可好?你让兵马走开,俺们的侍从也都走开,便是这尚书台大堂内外的侍从、士卒也都走的远远的,就咱们几人进去论事。”

  粘罕心里已经想要抹去此事了,但他性情激烈,面子上依然抹不开,只是黑着脸不语。

  而此时,完颜希尹、完颜蒲家奴一起下来劝,便是挞懒,也站在远处,小心翼翼的跟了半句……只是脸色依旧白的瘆人。

  “这样好了。”倒是完颜蒲家奴最后说了一句话,忽然让粘罕找到了台阶。“四太子……你也别太计较,都元帅毕竟是都元帅,身份不比咱们,让他留下十来个大家信得过的世袭猛安谋克,在这台阶下面做个仪仗。”

  粘罕一言不发,只是去看兀术,而后者皱了皱眉,在两个兄弟与挞懒等人瞩目之下,等了片刻,方才缓缓颔首:“只要些谋克,不要猛安,还要去掉尚书台内里的所有闲杂侍从……其余人,无论军官还是甲骑,全都回家,不要在这里胡闹,省的传出什么流言出来。”

  粘罕皱了皱眉,但终于还是在几人劝慰下点了头。

  就这样,一场重大冲突终究还是消解,片刻之后,粘罕与这些等候他许久的金国最高层一起步入尚书台,摒除闲杂人等,然后便在正堂落座。

  十余名世袭谋克则带着某种无奈、尴尬、惶恐、释然、紧张姿态留在了尚书台院中,就在台阶下四散而立,与被驱赶来到距离尚书台正堂足足五六十步远的银术可麾下燕京留守司士卒一起装模作样,以作‘仪仗’。

  “谙班勃极烈还没来吗?”进入尚书台那空荡荡的正堂,众人落座完毕,环顾一周后,粘罕也继续装模作样。

  “来了,乌野叔父带着,在偏殿等着呢……”兀术从容答道,仿佛刚才在外面那般与对方严肃对峙的不是他一样。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其他人,如挞懒、大太子、三太子,乃至于银术可等人,俱皆有些紧张与慌乱,显然没从刚刚的对峙中回过神来。

  而这种明显对比,也引得粘罕心中暗叹……吴乞买、娄室各自到了份上,自己又还有几日?而若有朝一日自己也年老体衰,也就是这个老四能为国家主事了。

  一念至此,粘罕反而觉得自己这些日子做的有些过了。

  “如何?”见对方不语,兀术稍作催促。“都元帅可要现在来见?”

  “如何不见?”粘罕强打精神对道。“折腾了这么多事,不就是要正经见一见他吗?让秀才把合剌带来吧。”

  秀才,乃是完颜乌野的绰号。完颜乌野乃是挞懒的亲弟弟,却素来不喜欢骑马涉猎,恰恰相反,他早在完颜氏还只是部落联盟时,也就是小的时候就喜欢读书认字,是个标准的儒生,所以得了这个绰号。当然了,此人读书天赋和谋略水平大概是远远不如完颜希尹的,否则何至于一直被排除在核心权力圈之外?

  闲话少说,转过视角来,燕京尚书台乃是承袭辽国旧物,基本上算是一个独立的宫殿建筑群,中间一个大殿,两边各自一个偏殿,后方还有一个后殿,而偏殿里又分出许多房间来……但无论是偏殿还是后殿,都距离中间的‘省堂’有一定距离,所以显得极为空旷。

  而此时既然有了许诺,兀术便亲自起身来到门前,吩咐下方相候的几名谋克:“都元帅有令,去左偏殿请谙班勃极烈来。”

  几名谋克不敢怠慢,赶紧又去接人。

  须臾片刻,便有‘秀才’完颜乌野领着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华服少年郎,在七八名不着甲的侍从护卫下自偏殿远远过来。

  而望着这一行人,尚书台正堂前空地上的金人军官虽无多余言语,却各自都有些目瞪口呆之意……无他,若非是早就认识前面的‘老秀才’是谁,然后心里也知道后面的‘小秀才’是谁,这些人简直以为来的是一对汉人儒生祖孙呢!

  一行人进入门内,殿上金国权贵,自粘罕以下,虽说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二人,但此时看来,却也目瞪口呆。

  谁能想到,开国区区十六年,这大金国将来的国主便成这样子了?

  “小子谙班勃极烈完颜亶,谨问诸位皇叔祖、皇伯父安。”上得正堂上,乌野让开,八名布衣侍从闪过门后,那才十二岁的完颜合剌当即就在正堂正中恭敬下拜,礼仪备至。

  粘罕与兀术这两个做主的一时居然都慌了神,然后齐齐看向了完颜希尹。

  完颜希尹赶紧干咳了一声,却又微笑相对:“虽说本朝也有些特殊规矩,但谙班勃极烈到底形同皇储,而且今日都是自家人,却也不必多礼……赶紧起来吧!”

  “不错。”粘罕也赶紧硬着头皮相对。“合剌,今日都是自家人,不要这么多礼数。”

  完颜合剌,也就是完颜亶了,这才起身,然后盘腿端坐到了大堂正中的地上,连个蒲团都不坐的。

  见此情形,粘罕强压种种不适,继续硬着头皮询问:“合剌……我问你啊……你平日骑马射箭吗?”

  “回禀皇伯父。”完颜亶认真作答。“小子骑马,也射箭。”

  粘罕一时语塞。

  “读书多吗?”倒是完颜希尹越看越喜欢,便忍不住越次插嘴。“都读的那些书?老师是谁?”

  “读书也是读书的。”完颜亶继续从容做答。“主要汉文经史都读了一些,老师有许多,但主要是皇叔祖和公美先生。”

  “公美先生是谁?”粘罕着实没忍住。

  “韩昉……辽国状元。”完颜希尹当场做答。“燕京韩氏都元帅莫说不晓得。”

  粘罕这才点头,却又扭头朝中间那少年认真再问:“合剌,你是喜欢读书,还是喜欢射箭?”

  完颜亶面上血色微微一涨,然后方才认真相对:“好教皇伯父知道,小子最喜欢跟几位师傅执射赋诗。”

  完颜希尹当场拊掌而笑,俨然是对这个答复极为满意,而粘罕怔了一怔,却又再度看向完颜希尹:“什么叫只射妇狮?”

  “就是一边射箭一边作诗。”完颜希尹无奈解释。

  粘罕当场啧了一声,其余在场贵人倒是大多凛然,也不知道在忌惮和等待什么。

  “那个……合剌……阿亶啊。”兀术终于也忍不住开口了。“还认得俺吗?”

  “你是四伯父!”完颜亶即刻相对。“韩师傅便是四伯父给带来的。”

  兀术点了点头,然后认真相对:“是这样的阿亶,你既然读了许多书,那便该晓得两件事,一个是你身为谙班勃极烈,将来是要做国主,也就是要做大金皇帝的;另一个,就是你也该晓得,咱们大金立国仓促,制度什么的都很简陋,地方上的政令不一,女真人、契丹人、汉人的规矩并行……那俺问你,等你做了大金皇帝,准备用什么制度?还是依旧混着来?”

  完颜亶闻言眨了下眼睛,复又看了下粘罕等人,一时没有吭声。

  “不要怕。”兀术摆手言道。“但有你伯父俺在,无人能动你的谙班勃极烈位子,放心说来!”

  粘罕一时蹙额,却也没说什么。

  而完颜亶此时方才小心对着兀术言道:“侄儿觉得,咱们大金自有国情在此,想要只用一种制度还是太过于为难了。”

  “也是……那俺再问你,三种制度你觉得哪个最好?”

  完颜亶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认真答道:“侄儿觉得汉人的制度最好。”

  “为什么?”兀术好奇相对。

  “因为汉人制度最全,而且汉人制度是要集权到中间的,这样就能从中间办大事。”完颜亶小心而对。“但韩师傅说,这话暂时不要说出去……”

  兀术连着周围人一起嗤笑一声,不以为意道:“那你为何还是说了?”

  “因为韩师傅和皇叔祖都说了,四伯父是今日最能信得过的人。”完颜亶愈发小心。“韩师傅来之前还专门说,今日四伯父让干嘛就干嘛。”

  原本渐渐有些活跃的殿中陡然安静下来,粘罕则忍不住狠狠瞪了一眼有些慌乱的‘老秀才’完颜乌野。

  而兀术再度干笑一声,却是赶紧再问:“那俺再问阿亶你一个事……之前咱们把燕云和河东的汉人、契丹人迁移到会宁府,结果路上逃散无数,反而壮大了蒙兀人,然后便是国主和都元帅他们也都觉得这件事是办错了的,就从去年低喊停了……你知道吗?”

  “知道。”

  “知道就好。”兀术忽然正色。“现在还有另外一个大的错处,就是之前把猛安、谋克分封到地方上,结果在地方把汉人老百姓当成奴隶,弄得汉人不停造反,然后这些猛安、谋克在地方上与汉人杂处,不去学汉人的好处,反而学汉人的坏处,弄得日日骄纵,天天享乐,战力越来越低,以至于在关西打了大败仗……阿亶,你做了皇帝,觉得该如何处置这件事情?”

  “兀术!”粘罕忽然厉声相对。“这种事情他能懂?!而且这么多猛安谋克都已经撒出去了,如何轻易收拾回来?”

  “这不是在考教吗?”兀术丝毫不惧。“又不是今日他便登基,后日便改制废了勃极烈与都元帅府制度,大后日便议和……这么一个孩子,你到底在怕什么?”

  粘罕当场无奈甩手。

  “就这一问了。”兀术对上有些惧色的完颜亶,小心安慰道。“说完你今日就回家去吧!”

  完颜亶闻言颔首,然后小心思索,认真答道:“应该统一法度,按照级别给这些猛安、谋克发土地财产衣服什么的,让他们不要再骚扰地方的汉人百姓。”

  完颜希尹和完颜兀术齐齐颔首,便是粘罕也若有所思起来。

  “那发给这些猛安谋克的东西从哪里来?”希尹还忍不住追问了半句。

  “正是要那些汉人百姓纳税赋给国家,而不是做这些猛安谋克的奴隶,国家取了税赋,再分给那些猛安、谋克。”完颜亶从容做答。

  希尹再度颔首不及。

  “回去吧!”兀术也点了点头,却是一边说一边按照约定,亲自起身相送。

  而完颜亶便在堂中再度依次行礼,这才小心随完颜乌野一起退下,稍倾片刻,一直送到正堂台阶下的兀术方才回到省堂上来。

  见到兀术回来,粘罕当即出言:“这哪里是女真家的种,根本是一汉家小儿!怕是他看我们,也只是觉得我们是粗鲁野人。”

  “都元帅言重了……”完颜希尹赶紧替完颜亶做辩解。

  “稍等。”刚刚作势要坐下的兀术复又折身来到堂前,然后对着堂前数十步外那些议论纷纷的谋克与执勤士卒厉声呵斥。“不许议论!也不许窥探偷听这里的话!全都与俺滚远些!”

  那些谋克情知几位贵人要说谙班勃极烈了,也是纷纷远离,便是尚书台仅存的些许执勤士卒,也都往外又走了十几步,立在距离省堂门前七八十步的位置。

  而经历了一上午折腾的粘罕对此完全不屑,只是在身后兀自下了定论:“兀术,合剌这小子还算不错,再过几年天下稳定了,做个守成之君是可行的,现在让他登基,未免要扯出事情来……他真就是一个汉儿!”

  兀术转过身来,朝那八名随完颜亶一起进来却未一起离去的侍从努嘴示意,后者中的一半,也就是四人便也一起出去了,却是顺便将从头到尾只打开了四扇门的大堂正门给直接拉上。

  室内并没有陡然一暗,因为周遭多面天窗是被早早打开了的,便是粘罕此时居然也没反应过来,只是继续说个不停:“而且,废立这种事情,咱们做臣子的,如何能轻易去做?倒时候反而惹事。”

  “可若这般说,都元帅囚禁国主与蒲鲁虎他们,便不会惹事了吗?!”兀术从一名侍从手中接过一物,背身而来,语带讽刺。

  见到兀术负手往自己这边而来,粘罕当即蹙眉起声,乃是出于本能的防御动作,但他心思早被兀术带到完颜亶身上,到底是没醒悟过来……而且,他也确实没往这边想……此番作为,只是属于心理层面上的防御姿态罢了。

  但很快,一个意外便出现了,兀术行至粘罕身前三四步时,侧面蒲团上的完颜蒲家奴忽然在地上惊呼一声,然后便起身后撤数步。

  粘罕虽然还是混沌一片,或者说有些难以置信,却不耽误他醒悟兀术要做非常之事,多年战场本能,使得他即刻抓起身侧马鞭,然后朝对方劈头抽去。

  兀术一时被抽了个趔趄,居然让粘罕抓住空隙自身侧朝门口飞奔而去。

  全场慌乱,如完颜希尹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其余也都只是慌乱起身,却无人敢直接行动。

  “按住他!”兀术捂着出了血的面目,依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并大声下令。

  门前四个出身燕京韩氏的侍卫,闻言居然对视了一眼,方才去拦,但粘罕战场经验何等丰富,早已经不顾一起直接冲撞过去,却是将原本被封住的大门给撞出了两尺空隙,半个身子都已经探出去了!

  但万万没想到,门外也有四人,八名侍从,四内四外,却是趁势一起按住了粘罕。

  粘罕半个身子在堂外,半个身子还在堂内,四肢被八名有备而来的武士按住,只能奋力朝殿外大呼:“有人谋逆,速来救我!”

  空旷的尚书台大堂前,几乎是远处最边缘位置,大约百余步外,十几名谋克齐齐怔住,然后毫不犹豫拔出刀剑就要冲上前来。

  便是七八十步外的执勤士卒也都惊愕动摇……很显然,只要那些谋克跟上来,这些人绝对会直接转头随之冲上去的。

  但是,不过是行了十几步,那十几名谋克便闻得一声凄厉惨叫,然后却是四太子领左副元帅完颜兀术奋力推开堂门,脸上血痕斑斑,手持一带血金瓜锤,出现在哀嚎者、都元帅粘罕的身后。

  见此形状,十几名谋克几乎是本能有些心虚,然后步伐也极速缓慢了下来。

  而接下来,随着兀术又是奋力一锤锤到粘罕后心,然后又一锤,直接锤到粘罕后脑勺上,让后者哀嚎声戛然而止,这些谋克也好,那些动摇的士卒也罢,却是各自停住了脚步,然后面面相觑……有人在想,这时候要有一个能做主的猛安多好?!还有人在想,都元帅这一锤死掉,哪还有什么去救的意义?!

  什么叫计谋?

  这就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计谋……三锤子下去,通过消灭对方肉体的方式当众宣布此人不能再履行政治承诺,事情便成了。毕竟,粘罕长子设也马,根本没资格跟省堂中这些有开国资历、有兵权的人相提并论。

  擒贼擒王,三锤了断都元帅。

  “你们还等什么?!”跪在粘罕背上的兀术一锤砸到对方后脑勺上,血溅于面,惊住了下方所有各方武士之余,复又回头狰狞喝骂。“事到如今,锤都锤了,你们难道还想押在他身上不成?挞懒!银术可!讹里朵!斡本!希尹!蒲家奴!国主的诏书怎么写的,你们忘了吗?!他死了,国家的事情,还能脱到别人手里?!”

  兀术每喊一个名字,殿外那些士卒的动静就弱上一两分,喊到国主诏书后,几乎各自呆若木鸡,以至于最后一句话,几乎算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且说,粘罕背上、后脑挨了两锤,居然没死,却又奋力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来,下方一个谋克在战场上受过粘罕恩惠,一时血气上涌,复又忍耐不住,再度作势上前。

  但就在这时,元帅左监军挞懒出现,从兀术手中接过锤子,就在门槛上朝着粘罕那只伸出去的手狠狠一锤,几乎将粘罕半个手臂砸烂在地上……后者旋即吃痛吐血。

  与此同时,交出锤子的兀术兀自出门,就在粘罕身侧立着,用那张满是血痕的惨白面孔对准了台阶下的执勤士卒与世袭谋克。

  见此形状,远处那唯一一个冲上去数步世袭谋克一时抖若筛糠,再难前行……他几乎可以肯定,再往前一步,四太子一定会喊出他的名字和他的家族出身来。

  挞懒之后,大太子领忽鲁勃极烈完颜斡本也上前来,却是推了挞懒一把,将对方推出门去,然后接过锤子朝着地上粘罕腰上再度奋力一锤。

  一锤之后,大太子丢下锤子出门去与兀术并肩而立,紧接着,三太子领左副元帅完颜讹里朵也自省堂中闪出神性来,却是捡起已经变成血瓜锤的金瓜锤,朝着粘罕后背再度一砸。

  但讹里朵砸完之后,扔下锤子与挞懒并肩而立,省堂内外,复又一时安静下来,直到兀术在堂外头也不回,厉声喝骂:“银术可,你在等什么?”

  银术可缓缓走来,拾起锤子,却不料腹背已经烂成一团的粘罕居然还没咽气,反而尽全力扭过头来,斜斜的看了一眼银术可,满是血水的口中似乎也念念有词。

  虽然是侧面,虽然对方嘴中早已经噎满血水,虽然对方根本无法发出声音,但不知为何,银术可居然依旧读懂了对方的言语——‘银术可,你也在内吗’?

  于是乎,片刻之后,只是长呼了一口气,完颜银术可便再不犹豫,直接一锤尽全力砸下,却是正中对方面门,将粘罕砸了个面目全非。

  “三哥,你是多年的元帅,银术可,你是燕京留守,你二人现在速速出去,不要管其他,直接去军营接手部队,然后抓住设也马(粘罕长子)他们,此事便再无反复。”银术可一锤既下,殿外士卒俱皆无声,而完颜兀术却兀自发号施令起来。“希尹!”

  完颜希尹立在后方堂中,盯着粘罕那不成人样的尸首,如丧魂魄,闻言愕然抬头,却是悲愤相对:“事到如今,你还要什么?”

  “事到如今,须你与蒲家奴一起追上谙班勃极烈,好生安抚看管。”兀术下达了一个让希尹无法拒绝的命令,复又扭头去看自己长兄和挞懒。“大哥、挞懒,你二人割了粘罕首级,咱们一起去见国主……”

  此番安排极为妥当,无人有异议,却是旋即散去,各做各事。

  而其他两路不提,只说兀术三人,在尚书台等了大约小半个时辰后,方才等来本家甲骑,先将尚书台中那十来个不敢吭声的谋克扒了衣甲扔进偏殿安置,然后便全副披挂,一起来到国主行宫所在,轻易便接管了行宫。但出乎意料,兀术并没有直接下令那些人放开对蒲鲁虎等人的管制,而是直接带着渐渐振作的其余二人一起进入到了国主吴乞买的卧房,一直来到病榻之前。

  吴乞买早早闻得讯息,但半个身子都不能动弹,只是张嘴不停流出涎来……而片刻后,宫中男女见到一行人拎着血肉模糊的首级,带着甲士涌入宫中,也都各自惊吓到躲避起来,唯独皇后唐括氏领着几个宫女守在吴乞买身前。

  孰料,进的宫中,兀术直接俯首下拜,口称叔母,然后方才起身,却又正色言道:“麻烦叔母取个沙盘过来,兀术有事要请国主下旨意。”

  且说,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尝试过让吴乞买画沙盘,但很可惜,女真文字是完颜希尹才发明没几年的,吴乞买根本不会,汉字吴乞买同样不认识几个,所以终究还放弃了。

  实际上,若非如此,吴乞买也不会如此快速的丧失政治行为能力。

  故此,抬沙盘这个事情着实古怪……但是话说回来,古怪归古怪,就眼下这个阵势,谁人又敢违逆呢?

  于是乎,稍微等了半晌,终究还是有两个汴梁抢来的汉妃战战兢兢抬出一个小沙盘和小木几出来,放到了吴乞买榻前,然后唐括氏亲自扶着自己丈夫能动的那只手,放上沙盘。

  “国主!”

  兀术独自上前跪在沙盘前,凛然相对。“粘罕囚禁您与蒲鲁虎还不算,居然还想杀掉谙班勃极烈合剌和俺们兄弟三个、以及挞懒、蒲家奴等人,好篡位登基……结果被银术可、希尹告发,又被俺们合力在尚书台擒杀,现有首级在此……还请国主赦免俺们几人仓促之罪!若是愿意赦免,请在沙盘中划一勾,若是不愿赦免,俺们自去领罪,但还请你请划个叉出来!”

  吴乞买勉力斜眼看了下沙盘前只露个头盔的兀术,却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无论如何,他那只手很快就在沙盘上划了一个有些崎岖的勾出来。

  “多谢国主宽宏。”兀术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继续正色言道。“还有一事……如今粘罕伏诛,人心不免动荡,而国主身体又已经这般,实在是难以处置国事……”

  吴乞买盯着兀术脑袋的那只眼睛根本就是波澜不惊。

  但很快,随着兀术接下来的言语,这位大金国主唯一能控制住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微微眯了一下。

  “俺、俺大哥、三哥、挞懒、蒲家奴、银术可、希尹的意思是一样的,那就是谙班勃极烈聪明仁义,不妨以谙班勃极烈继位为国主,然后迁都燕京,以抚慰人心,而国主便升为太上皇,安心回辽阳养病,只留下蒲鲁虎他们与俺们兄弟一起辅佐新国主。”兀术继续从容言道,其人身后挞懒与斡本对视一眼,都有些措手不及,却又毫无反对之意。“还是那样……叔父划个勾或者划个叉便可!划个勾,俺便去跟他们几人一起去做,划个叉,咱们再做好商量!”

  这一次可能是累了,吴乞买划得有些慢,也有些颤抖,甚至一度还想挺着舌头出声以代替划沙盘,但终于,这位大金国第二任皇帝,还是在一旁掩面而泣的皇后唐括氏的协助下,完整的在沙盘中划了一个整齐的勾出来。

  可以打九十分的那种!

  PS:感谢116萌,燃烧的黎明同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