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众阅读 > 绍宋 > 第四十一章 骑步

第四十一章 骑步

  中午时分,两军相距二十里。

  但大半个时辰后,随着两军按照行军序列向前方有序列阵完毕,却又只是相距十五六里了,只能说,二十里的距离,对于双方各自数万大军,加一起六万之众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太远的距离。

  而距离的拉近,又同时意味着两件事情,那就是双方情报获取频率的提高,以及情报获取难度的提升……这二者之间并不矛盾,因为双方哨骑之间的交战频率与血腥程度也在直线上升。

  换言之,双方事实上已经开始前哨站了。

  回到眼前,对岳飞来说,新的情报自然是让他喜忧参半:

  忧的是,在这么一场有进无退的战斗中,李成同样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没有半分动摇,而这则意味着今天必然会诞生一场短时间内大量流血、负伤与死亡的战斗,哪怕是胜者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喜的是,随着哨骑往来不断,岳飞方才得知,李成部虽然在数量上几乎两部于御营前军所部,部队齐整程度上也暗示了相当的训练量与军纪,但无论如何部队的精锐程度与装备水平还是远远比不上御营前军的……哨骑清楚说明,伪齐军阵后方铁甲数量急剧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披着皮甲的部队,最后还有相当数量的无甲部队,宛如民夫。

  这才是合情合理的,毕竟,京东这地方再是膏腴之地,人口再多,而李成哪怕是如死掉的孔彦舟那般搜刮彻底,可又要养兵,又要养士,又要跟金人换马的,就肯定会有短板。

  甲胄不足,部队战力不一,便是一个根本上的破绽。

  当然了,与此同时,李成那边却也是有些喜忧参半之态的:

  喜的自然是发现对方兵力较少,骑兵尤其少,自己有万余骑,而对方只有区区三四千骑;而忧虑的当然也是对方士气如虹、队形严整,而且披甲率高到吓人……如果哨骑所言不虚的话,那身前这支御营兵马,其披甲率几乎可以说仅次于当日吾山战场上他遇到的那支御前班直了。

  但是,这支部队有两万左右。

  “主公!”

  一将自前方跃马而来,就在马上相对。“哨骑说前方赵宋御营兵马打的是岳字大旗,莫不是耍诈?按着邸报上的说法,岳飞不该来的这般快吧?俺看兵马也只两万……说不得是张俊部将装的!”

  “必然是岳飞。”李成面色严肃,勒马在原地回转。“其他人摆不出这般架势,也无这般多、这般齐整的铁甲军士,也就是岳飞,跟我一般愿意将钱粮全都砸到军伍里。”

  “赵宋官军战马来的少,铁甲自然多些。”那将醒悟,但旋即再问。“主公,既然是岳飞……果然要战吗?如此架势,一旦溃了,便是满盘皆输的局势,届时依着那讹鲁补的言语,退到河北,咱们没了本钱又该如何?”

  李成当即大怒:“耿二,大战在前,你不想着好生打赢这一仗,反想着败了去河北吗?!大小眼有甚可怕?他此时来此,岂不是正应了疲惫之师?咱们却是不可当的归师!”

  那耿二,也就是李成早年在河北南下路上收服的所谓义军首领耿坚了,闻言在马上一低头,复又勒马在地上盘旋了一圈,方才再问:“若是这般,主公可有军令颁下?”

  李成愈发大怒:“如此局势,无外乎骑兵居左右,兜住步兵并立向前而已,哪有什么军令?便是有军令,也只一句话……非得令,不得后退!不得私自脱离本部!”

  耿坚不敢再多说,直接折身往前军而去,而李成怒极之后,复又有些紧张,却又看向身侧二将,一个唤做徐文,一个唤做郭仲威。

  其中,徐文是京东密州人(现山东日照到高密一带),也曾割据一方,算是密州那边的小股半独立势力,只是尧山战后,天下震动,人心导向再度起了波折,如今密州早已经被张俊用拉拢、劝降的方式渐渐全盘掌握,而此人却是个有野心的,不故密州老兄弟李逵和沂州土豪扈成的拉拢,几乎算是一意孤行、孤身投了李成……原本他以为能接手李成手中杜彦、吴顺残余的密州兵,却不料反而做了对方身侧亲卫大将。

  而郭仲威则是淮上豪侠,昔日李成流浪时遇到收复的兄弟之一,乃是一开始的亲卫大将。

  而这二人,说来不知道是这年头比较流行还是怎么样,和济南府被刘豫谋害的官军大将关胜一样,都绰号‘大刀’……徐文绰号徐大刀,郭仲威绰号郭大刀,两把大刀一起管着李成部的长刀骑兵,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平素里,李成都是拿话本里曹操身侧典韦、许褚来对比的。

  闲话少说,李成呵斥走耿坚,复又在自己身侧两把大刀身上一打转,却又犹豫了起来……原因很简单,他想派人去前面督战,却不知道该用谁好。

  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此时不说战场具体情况,只说仓促建业的李成军中,也跟历史上混乱时期的所有新兴军阀一样,形成了派系……而大部分派系,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外来与本地的地域之争而划分的。

  李成本人是河北人,靖康大乱,他自河北南下,然后在淮上饶了一圈,最后为时势所迫,落脚在京东,在京东建立了根基,所以他军中大约可以分为河北流亡兄弟与京东本土大豪两大派系。

  其实平心而论,李成自诩枭雄,治军拿人也都是很有一套的,对待士卒,他是士卒不吃他不吃,士卒不眠他不眠,行军遇雨雨具不足他便是第一个淋雨之人,掌军作战也从来不忌惮亲自上阵;对待这些首领,他平素里也能做到解衣衣之、推食食之,然后赏罚分明,公平使用。

  真就是大宋和大金两个混账玩意,不愿意给这位机会,否则以此人水准说不得真就能捏合起一个势力,然后成一个太祖般的人物,哪像此时躲在东京城里的某位官家,想整个世祖都难?

  不过话反过来说,英雄既然要靠时势,那如今时势不佳,李成自然也就没奈何……大金就是兵强马壮,大宋就是地大人多,莫说此人了,真换个刘邦这时候空降过来,说不得也的老老实实在淮北做个地方忠义社的社头。

  同样的道理,李成固然枭雄,但眼下局势却也容不得他放肆。

  数月之内,先是议和风声再起,那时候起,京东本地出身的将领、部队便有些阴奉阳违起来;后来,议和的事情不可遮掩,金人倒也挺实在,直接开出了允许李成率部分精锐部队北返,届时正式授予李成世袭猛安的身份,行军万户的腰牌,往德州、棣州一带驻扎的条件……结果就是连队伍中的河北人心都有些涣散。

  天下乱了好几年了,眼瞅着大事不能成,反而有南北并立的局势,回家混个官身又如何?

  坦诚说,那个时候,即便是李成本人都快要在大势之下绝望了,他之前两个月间大约就是不停在跟金人说条件,所谓希望能多保持一些独立性、多留一些部队、多划分一些地盘什么的。

  然而,金人哪里会给他这么多脸?说来说去,也不可能让他越过金国开国大将、汉人万户王伯龙的成例。

  燕京那边和大名府行军那里根本就是咬死了,一万人编制,纳入大名府行军司体系,做个寻常世袭猛安、行军万户罢了。

  于是乎,李成这才在更加惊惧的刘豫呼唤下往济南一行,乃是说两个绝路之人要鱼死网破,趁着岳飞人不在济州防区,主动开战、搞一个大新闻的意思。

  但是,搞军事的话,金人又不是吃素的,如何能许他们作幺蛾子?粘罕死了,一堆开国万户尚在,高景山接到乌林答贊谟提醒,派出万户讹鲁补轻骑渡河,几乎是以政变的形式拿下了刘豫,也将正好装了个正着的李成给控制住了。

  而这,就又回到那个老话题了,也又得再度不厌其烦的提一句李成、刘豫这些人的悲哀所在了:

  论实力,他们不是没有实力。

  论水平,李成的军事水平金宋两国都认,养起兵来更是对照对面岳飞来的,私德胜过十个张俊张伯英;而刘豫当个皇帝,据说同样是兢兢业业,搜刮钱财从来都是奉承金国贵人、恩养士人的,自己从来都是跟赵宋官家一样卧薪尝胆……赵宋官家都还穿奢侈的棉布,吃雪糕喝蓝桥风月,刘豫却经常只穿麻布,学灵鹫寺的和尚吃素斋。

  但问题在于,那位赵宋官家的态度如此决绝,根本不可能容他们,刘豫那死了的亲儿子更是明证。所以,他们便是再多的无奈、再多的后悔,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敢与金人作对的。

  唯独话反过来说,这不是张俊忽然发起突袭了吗?

  虽然讹鲁补那里并未得到大名府确切的言语,可身为开国老派武将,之前数次战争中都没有遭遇败绩的一位,这名有对济南专断之权、偏偏又对议和并不爽利的金国万户,还是被李成趁机说服,遣他回身而战。

  非只如此,讹鲁补甚至主动送出了一个整编猛安,外加刘豫济南府的两千骑兵,也都化妆成金人模样,一起过来。

  事情翻转,军中京东本地的豪杰确有归师之态,堪称战意踊跃,倒是昔日的老兄弟们显得有些敷衍了。

  回到眼前,李成勒马缓缓前行,在跟随自己许久却是淮南籍贯的郭大刀,以及京东本地出身却来得比较晚的徐大刀……想了半日,情知不能拖延,却终究是咬牙点了其中一人:

  “徐大刀!”

  “末将在!”徐文手提一把长柄大刀,跃马而来。

  “你领两百长刀甲士,济南府给的骑兵再分你一千,往左翼与中军缝隙里去,知道如何做吗?”李成面目狰狞。

  “知道!”徐文昂然做答。“打起来以后,卡住一条线,退后者斩!必要时,率部冲上去,一举成功!而若左翼前方有失,便以接手左翼,督军为先!”

  “去!”

  “喏!”

  位于军阵后方中央位置的中军骑兵队列里,登时散去一半。

  毕竟是决定生死的一战,李成如此吩咐下去,却还是有些不安,这一战他最担忧的地方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眼下这个大局中,部队中的一些将领不免要动摇,怕是待会一旦血战会有人支撑不住。

  故此,左思右想,随着部队稍作进发,他却又再度下令,却是调整便于调度的所以骑兵,让骑兵一分为二,列阵左右,便是那一个金军猛安,也被他派出去,放在了右翼。

  换言之,在距离敌军已经不足十里的情况下,他终于是选择了最终的阵型……却正是两翼骑兵,中间步兵,前方甲士精锐,后方弱兵的经典保守阵列。

  “主公。”郭大刀见状似乎有些想法,却是在自家主将下令后主动勒马上前。“虽说此等安排称得上是妥当,可总得计较地形才可以……这是咱们的地方,主公难道不知道地形?中间行军大路还好,两侧却是有些山丘形状,骑兵便是冲起来,战力怕也有限。”

  我如何不知道?

  李成心中暗骂……他这个阵势,根本就是为了让自己能直接控制住的骑兵部队兜住中间的步兵大队!是尽量防止中间步兵溃散的保守战术!

  但是,这话偏偏没法说出口,无奈之下,李成只能挥手:“老郭不懂,我自有分晓!”

  郭大刀本也是尽心提一句而已,见状自然无话。

  而片刻之后,随着李成部骑兵大股调动,岳飞闻得哨探,却是心中微动,但面上却依旧不做多余反应。一直等到李成部在行军途中完成骑兵左右翼布阵……他才忽然下令,召集田师中、张宪、王贵、汤怀等主要将领。

  而此时,双方其实前军相距已经只有七八里了。

  “战机已现,我已晓得破敌之法。”岳飞勒马在军阵之中,身前立着七八个下马的大将,岳字帅旗则在身后竖立,身后兵马遇到这面大旗以后则如水遇礁石一般,自然两分,继续前进不停。“李成仗着骑兵多,居然将骑兵放在两侧山地,步兵放在中间大路……我们反其道行之,将步兵一分为二,左右迎上骑兵,却以各部骑兵合一,放在正中,正面冲他腹心!”

  诸将面面相觑,情知这是最后决断,无法耽搁,却是纷纷颔首……事实上,为了方便行军,也是为了保护宝贵的骑兵,眼下的行军路线本是这般安排的。

  故此,所有人也都意识到,岳飞必然还有其他言语。

  而果然,岳飞此言既罢,立即眯着眼睛盯住了其中一人:“田将军!有件事情只能要你去做……我事先讲好,此番军令既下,你必然会觉得我在拿你当沟壑,恶意来消耗张太尉根本心腹……但便是如此,也要你咬牙去做,因为你部确系是步卒中最精锐一部!你若不做,我便要军法处置!”

  田师中沉默了一下,却似乎早有所料一般,然后拱手相对:“都是老军伍,若岳太尉真有恶意,我自会晓得……所以,岳太尉尽管下令便是。”

  岳飞微微颔首:“我要你去左翼最前面!直接与有女真骑兵那边的贼军南侧骑兵大队在山地对冲!”

  田师中长呼了一口气,坦然答应:“正如太尉所言,我部乃是军中步卒第一,又与金人骑兵正面打过,而以太尉应敌方略,此番布置我也无话可说……这般说好了,山地之上,我部能战,也绝不推辞!”

  岳飞微微点头,复又摇头:“我还没说完……我要田将军部即刻提速,先行突出与南侧山地上的敌军骑兵大队互冲!其余各部,自南向北,依次放慢行军速度,斜阵与敌军相接!”

  田师中愕然抬头,死死盯着岳飞不语。

  而岳飞也只是睁着自己的大小眼迎上对方:“有什么要说的,速速说来……不能耽搁!”

  “太尉是让我部去送死?”田师中呼吸粗重。

  “不错!此战最前一线必然损失惨重,你部若单独突出,死的更多!”岳飞凛然做答。“但当兵吃粮,难道还怕死吗?!”

  田师中嘴角抽动一二,不知在想什么,片刻后,却是直接翻身上马,复又勒马转身,然后就在马上放声厉喝:“太尉,若是如此这般,却不能全胜,我便是豁出性命,也要到官家身前哭诉,将你此番南下大半年的功劳给抹平了!”

  言罢,田师中不待岳飞言语,便直接打马回转。

  两刻钟后,田师中率领御营右军所部背嵬军,也就是他岳父命根子一般的三千重甲长斧步兵,率先与当面骑兵交战,双方甫一交战,便在狭窄的战场上进入最残酷的肉搏战。

  甲胄、战马、肢体、血浆,瞬间开始抛洒到鲁中丘陵之上。

  双方最精锐的部队,平素里放到最后才扔上去做胜负手的那种,却是一上来便开始互相消耗起来。但是,得益于田师中部是忽然突出发起的反冲锋,李成想用骑兵兜住步卒的想法却是上来便破灭掉了。数以万计的步卒,在双方已经事实上大规模交战的情况,根本无法控制与指挥,却是顺着军阵惯性继续沿着平坦大道向西而去。

  而此时,岳飞部中军所有骑兵,也就是背嵬军为主的区区四千众而已,也都在张宪所领背嵬军处集合,距离前线李成部步兵尚有一里之遥,却是以一种完全不符合骑兵行军速度的速度,缓缓龟速进发。

  张字大旗下,第一次见到这种交战场面的杨再兴身披双层铁甲,骑着一头岳飞亲自送给他的大马,手提一柄大铁枪,向前兜了几十步,瞅了眼左前方南侧战场上的情况后,却是忍不住喘起了粗气,继而浑身颤抖起来。

  他不是畏惧,而是激动……有些人,宛如一开始就是为了战场而生一般。

  而他身后,披挂整齐、战斗经验丰富的张宪与郭进也在喘着粗气,然后勒马缓缓向前。与杨再兴相反,这二人是真的有了一丝慎重与紧张之态。是慎重而不是犹豫,是紧张而不是畏惧……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他们战场经验丰富,非常清楚这种在狭窄崎岖地形包裹着的平地之上当面碰撞是个什么结果。

  牺牲再所难免,胜负会在某一方撑不住后,瞬间决出,继而就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围歼、追击、迫降。

  “冲吧!”杨再兴眼看着田师中部侧翼渐渐被李成部的步卒整个包裹住,忍不住回头建议。

  张宪一声不吭,只是去看郭进。

  腰间系着一个大马勺的郭进,勒马向北侧身后去看,却是摇了摇头:“王副都统(王贵)还没摇旗。”

  张宪颔首之余也是故作镇定:“田师中那三千兵是能打的,当日尧山拦住过合扎猛安、挡住过娄室的,这点场面不算什么!正好将贼军中军吸过去,弄散他们的额阵型。”

  杨再兴哪里知道什么是合扎猛安,什么又是娄室,只是急躁不堪,偏偏有些无奈,便再度勒马向前兜了一圈。

  而等他浑身热血难抑,准备再回来催促张宪时,却忽然闻得后方一阵鼓响,然后眼见着无数旗帜一起摇晃……猝不及防之下,却是让张宪身先士卒,带着郭进与一队亲卫骑士跃马从身侧扑出。

  杨再兴气急败坏,回身喊起本部,便也转身带头冲锋。

  随即,整个背嵬军与仓促集合起来的所有骑兵,不过四千众,便奋力朝着正面四万大军的中军军阵而去。

  不过是半刻钟不到,御营前军背嵬军便奋力插到御营右军背嵬军侧面敌军的背后,李成部数千步卒当即被炸散于当场……北面骑兵见状,试图在将领的指挥下转身兜住这部从中间冒出来的骑兵,却不料,有些崎岖的山地之上,无数步卒放声呐喊,很快就在一面王字大旗的带领下以反冲锋的姿态迎面而来,根本不给这些骑兵任何在战场转圜调整的余地。

  这一日,两军在行军了大半日后狭路相逢,仅仅是做出了仓促的阵型调整之后,便当面奋力撞上!

  真的是奋力一撞!

  六万大军,一方四万,一方两万有余,宛如两个装满了沸腾血水的陶罐一般,在齐鲁之地上撞了个当面。

  一时间,血流满地,碎屑四散,唯独喊杀声浩荡,带起回音翻转不停,自丘陵后上升。

  PS:感谢洋光下の牛肉面同学双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ianzhongyuedu.com。点众阅读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ianzhong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