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诛杀画皮【求订阅!求月票!】_我有一个无限杀戮界面
点众阅读 > 我有一个无限杀戮界面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诛杀画皮【求订阅!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七章 诛杀画皮【求订阅!求月票!】

  “啊!!!”

  邪灵画皮发出了极其刺耳的尖叫声,就像是许多人在用指甲刮着玻璃一样,产生的声音令人反胃恶心。

  不由得。

  杨厉的心神都受到了震荡。

  仿佛心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住了一下。

  而后。

  杨厉的攻击就慢了半拍。

  下一刻。

  邪灵‘画皮’就脱离了小武的身体,就有一张栩栩如生的人皮,像是蛇蜕皮一样,从小武的身上剥离了下来。

  噗!!!

  鲜血飞溅。

  杨厉这一刀未能砍死邪灵画皮,同样也难以收手,所以将小武给劈成了两半,漫天的鲜血飞溅,两半尸体倒地,流淌了满地的内脏血肉。

  飞溅的血液染红了杨厉的身体。

  不过。

  很快就被杨厉用阳火蒸发了。

  “咳咳……”

  王储咳出了鲜血,神色悲伤的望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心中于心不忍,“可惜了,没能砍死画皮。”

  “呼……”

  杨厉呼出了一口浊气。

  显然。

  刚刚王储故意破碎光罩,吸引了邪灵画皮的注意力,本以为杨厉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一刀砍死画皮。

  没想到。

  邪灵画皮的手段高明,在那种情况下,硬是能撼动杨厉的心神,让杨厉的攻击慢了那么半拍。

  而就是这半拍。

  给了画皮逃遁的机会。

  “桀桀桀……”

  不远处。

  画皮显露了真身,就是一张厉鬼人皮,根本没有真正的肉身,就像是风筝一般飞舞在空中,发出了阴森森的笑声。

  “县太爷,你的命真大。”

  画皮笑着。

  “走了。”

  刷!

  画皮望着杨厉和王储,她显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已经没机会杀死王储了,心里很是不甘心,但也只能作罢离开。

  “锁!”

  咔嚓!咔嚓!

  下一刻。

  王储双手捏印,县令官印爆发了光辉,龙须金鲤发出了怒吼,有着一条条金色的国运民意锁链凝聚而出。

  刷!刷!刷!

  这些锁链的速度非常的快,凝聚出来了三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画皮未能反应过来,就被国运民意锁链锁住了。

  “快!”

  王储咬牙,脸色更加的苍白,又咳出了一口鲜血,吼道:“杨厉!动手!杀了她!这次绝不能让她跑掉!”

  “杀了她!!!”

  “好!”

  刷!

  杨厉冲了上去,全力就是一刀,金色的刀光刺目,就径直的劈向了被国运民意锁链困住的画皮。

  “啊!!!”

  撕拉……

  危机时刻。

  邪灵画皮尖叫连连,她的尸体就像是纸张一般,竟然被她自己硬生生的撕裂成了一块又一块。

  这就像是螃蟹弃钳保命,蜥蜴断尾活命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

  为了不被杨厉砍死。

  她毅然决然的舍弃了被国运民意锁链给困住的一部分身体,逃遁了主体,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致命的一刀。

  咔嚓!

  嘭!

  杨厉这一刀劈空了,却在脚下的城墙上劈出了深深的刀痕沟壑。

  “我一定会报仇!!!”

  刷!

  逃得性命的画皮发出了尖叫的威胁。

  “这……”

  王储脸色更白了,“这也能让她逃了?!”

  “不可能!”

  嗡!

  杨厉左手一指,早已经准备好的日轮刀意祭出,破体而出,劲射而至,急速的旋转,在空中化为了一道金色的利芒。

  “不!!!”

  画皮惊恐尖叫,却已经为时已晚。

  她舍弃了小武的尸体,又自斩了一刀,实力早已经大跌,根本就无法挡住杨厉的日轮刀意。

  而且。

  她也躲不开了。

  “啊!!!”

  噗!

  咔嚓!

  凄厉的惨叫。

  画皮被日轮刀意彻底撕裂,蕴含的意境泯灭邪灵,阳火焚烧,焰火璀璨,将其焚烧成了灰烬。

  只留下了巴掌大小被烧焦的人皮。

  也就是邪灵遗蜕。

  杀戮点+55。

  “呼……”

  杨厉深吸了一口气,“搞定!”

  “好!好!杀的好!”

  王储也是愣了下,回过神来,就笑出了声,大声的笑道:“杀的太好了,这个画皮,绝不能让她再活着!”

  “县太爷,你……”

  杨厉望着脸色苍白,全身的衣服都侵染了鲜血,明显身受重伤的县太爷,“你的情况怎么样?”

  “还死不了。”

  王储打量着杨厉,“倒是你啊杨厉,真的太出乎本县令的预料了,你竟然已经达到了‘凝意破体’。”

  “运气好,侥幸突破。”

  杨厉道。

  “这可不是运气好和侥幸那么简单。”

  王储摇了摇头。

  “杨厉。”

  王储再道:“现在的战况,江临镇已经被妖魔邪祟大军包围,而且,对方还特意选择在月圆之夜,肯定还有什么后手。”

  “目前。”

  “我的情况不太好,运罩已经破损,你刚才也看到了,就连一级恶魔都能借助裂缝闯进来。”

  “这一战过后,江临镇怕是凶多吉少。”

  “呼……”

  王储深吸了一口气,“到时候,如果真的撑不住了,你就找机会,冲破妖魔邪祟大军的防线,能逃几个是几个。”

  “这……”

  杨厉心惊,确实没想到事情竟然恶化到了这种程度,本以为救下了县太爷后,战局就能稳定下来。

  现在看来。

  根本不是这样。

  “县太爷。”

  杨厉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我一直有个疑惑,笼罩着江临镇的无形光幕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那些邪灵一定要想办法先杀您?”

  “国运!民意!”

  王储回答,解答了杨厉的疑惑,“具体的情况,无法跟你细说,毕竟,你现在所出的位置还太低了。”

  “首先。”

  “无形光幕是由大乾王朝的国运与江临镇的民意所形成的‘运罩’,能够抵御妖魔邪祟的入侵。”

  “当然。”

  “就算如此,还是会有一些妖魔邪祟潜入进镇内,只是很少很少。”

  “而老夫。”

  嗡!

  王储将县令官印取出,闪烁着光芒,却已经出现了裂痕,“因为是县令,所以执掌‘县令官印’,能维持‘运罩’,而且,还能调动江临镇国运民意的力量,对抗和诛杀妖魔邪祟。”

  “因为有‘运罩’的守护,妖魔邪祟难以进入镇内,所以,妖魔邪祟第一个要做的事情,就是想杀了老夫。”

  “老夫一死。”

  “就失去了主持‘县令官印’的县令,‘运罩’无法维持,便会在顷刻间崩溃,那些妖魔邪祟就能一窝蜂的冲进来。”

  “……”

  杨厉微微沉默。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