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破旧古琴_我有一个无限杀戮界面
点众阅读 > 我有一个无限杀戮界面 > 第十七章 破旧古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 破旧古琴

  杨厉并不知道二十年前的这件事,也没有想要仔细探究的想法,但杨厉还是看到李大民眼中的痛苦与悲哀。

  满是愤怒以及无奈。

  还有深深的无力。

  显然。

  里面很大可能有一段故事。

  “找到你了。”

  锵!

  突然间。

  杨厉暴起发难,他并没有冲向卧室,也没有砍向王小花,而是在骤然之间,就是一个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聚集了力量,冲向了墙角的破旧古琴。

  抬手一刀。

  烈阳斩!

  刀身赤红如火。

  “不!!!”

  吼!

  卧室内。

  传出了嘶吼声。

  苏恒,方岩,萧灵,他们都看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以飞快的速度从卧室里冲了出来,想要阻止杨厉。

  “拦住它!”

  苏恒喊道。

  “撼山锤!”

  轰!

  方岩最先冲了过来,巨大的黑色铁锤带起了一股狂风,砸向了冲出来的白色身影,却被白色身影扭身躲过了。

  嘭!!!

  一声巨响。

  这一锤没有击中,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青钢剑。”

  锵!

  苏恒快速而来,身法施展到了极致,手中的青钢剑刺出,速度确实快,比方岩要快上不少。

  而且。

  他刺出的方向,正好就是白色身影扭身躲过了方位,这样一来,白色身影想要躲开就不容易了。

  噗!

  这一剑刺中的白色身影,却未能给对方造成太大的伤势,仅仅只是被击飞了,而白色身影身上飞出了一道白色的流光。

  速度太快。

  苏恒都没能看清。

  嘭!

  苏恒就被白色的流光击飞了出去。

  咳咳……

  苏恒单膝跪地,在他胸膛处,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在伤口上面,竟然还长出了一根根白色的狐毛。

  嘴角溢血。

  受了伤。

  “快,吃了它。”

  萧灵脸色微变,迅速从怀里取出了一枚血红色的丹药,递给了苏恒,“这是‘祛邪丹’,你现在已经被邪气入体了,不把邪气祛除,你的麻烦就大了。”

  “多……多谢……”

  苏恒接过‘祛邪丹’,放入口中吞服,炼化药力,伤口处的一根根白色的狐毛掉落下来,又变成了白雾般的气体消失。

  “呼……”

  苏恒松了一口气。

  咔嚓!

  嘭!

  白色的身影被苏恒阻拦了一会儿,使得它再也没有机会和时间阻拦杨厉。

  这一刀。

  杨厉直接就劈中了墙角的古琴,强大的力道,以及所蕴含的阳气,还有烈阳斩爆发的破坏力。

  整个古琴。

  从正中间断成了两截。

  呲呲……

  只见。

  从断裂处,竟有着漆黑色的液体,就像是鲜血一样,流淌了出来,空气中立刻充斥着腥臭的气息。

  “啊!!!”

  轰!

  白色的身影怒吼,彻底的爆发了,恐怖的气息释放出来,浓浓的白雾涌出,在短时间内,就包裹住了整个屋子。

  白雾当中。

  有着一道妙曼的身影若隐若现。

  “女……女儿……”

  李大民抬头,他只觉得白雾中突然出现的身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哪怕过去了二十年,他也不会忘记。

  “快退!”

  杨厉瞳孔收缩,感受到了危险,转身呵斥了一声,就迅速的往屋外退去,在离开的时候,伸手抓住了李大民的衣领,将他也带走了。

  “走!”

  “这个邪祟!”

  “真是可怕。”

  苏恒,方岩,萧灵。

  他们三个在听到了杨厉的话后,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飞退,紧随杨厉的身后退出了房间。

  嗡!嗡!

  白雾弥漫,屋内传来阵阵尖锐的厉笑。

  恐怖的气氛蔓延。

  周围。

  众多村民们都被这里的动静惊醒了,他们神色惊恐,打开了窗户,却不敢开门,微微探出来了一点,偷偷的观察这边的情况。

  “村长家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白烟?”

  “难不成是着火了吗?”

  “这……这……”

  村民们议论纷纷,更胡乱猜想。

  “老婆子,老婆子……”

  李大民跪在地上,有些惊魂未定,他反应过来,转过身就望到了白雾笼罩的屋子,语气无比的焦急与担心的喊道。

  “大人……,大人……”

  李大民向着杨厉不停的磕头,额头也已经磕碰了,“求求您了,求求您了,救救我家老婆子吧,救救我家老婆子吧……”

  “……”

  杨厉微微沉默,“我尽力。”

  “杨兄。”

  苏恒深吸了一口气,心有余悸,“你是怎么看出墙角的古琴才是这个邪祟的真正本体?刚才你一道把那古琴劈成了两段,这个邪祟就是不死,肯定也遭到了重创。”

  “没错。”

  方岩点了点头,“再加上坟地的那一战,估计这个邪祟要不行了。”

  “没那么容易。”

  萧灵道:“看看这么大的阵仗,这个邪祟可不像是要不行了的样子。”

  “我算是瞎猜的吧。”

  杨厉沉默了一下说道:“当时赌了一把。”

  杨厉望了眼苏恒他们,再详细的解释道:“你们当时在询问李二牛的时候,我刚好在打量和观察李村长的屋子,看到屋里卧室的地上有一撮白毛。”

  “现在想来,应该是狐毛。”

  “当然。”

  “也看到了那张古琴。”

  “而我们去了墓地,在路上的时候,就被‘第五人’跟上,在墓地的时候,我打破了幻境,看到了一只狐女在弹琴,而我在李村子的屋内,看到了白色狐毛与一张古琴。”

  “种种迹象表明。”

  “诡异本体就藏在了李村长的屋内。”

  “而这次回来。”

  “我还是在村长的卧室里面,也就是村长老婆王小花的床沿边,露出了一只白色的狐狸尾巴,所以,在刚开始的时候先入为主的,我便以为村长的老婆王小花就是邪祟。”

  “但是。”

  “仔细一想,感觉太简单了。”

  “狐毛,狐女,狐尾。”

  “一切都指向了王小花。”

  “就好像这些证据和线索,都在直接跟我说王小花就是邪祟。”

  “然而。”

  “仔细深想,却发现自己忽略了琴音,以及墙角的破旧古琴,当初是琴音的力量让我们陷入了幻境,所以,在紧要关头,我就没有砍向王小花,而是转身砍向了破旧古琴。”

  “现在看来。”

  “我是赌对了。”

  “这……”

  苏恒听完,完全愣住了,满脸的震惊,更是深深的感叹,心中无比的佩服,“佩服,佩服,杨兄,你果然不愧是少年宗师。”

  “是啊!是啊!”

  方岩吞了吞口水,“杨兄观察的如此仔细入微,更是深思熟虑,在紧要的关头,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与你相比。”

  “我们这么长时间的‘狩魔猎人’真是白当了。”

  “他竟然想的这么深。”

  萧灵望着眼里的目光中也放着异彩,“我从头到尾一点头绪都没有,回过神来时,杨厉就已经找到了邪祟的本体。”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